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迷姦我最愛的二姐

迷姦我最愛的二姐

我十五歲那年,父親在一宗工業意外不幸過世,遺下母親和我們姊弟三人.,母親在銀行工作的薪俸不差,但獨自挑起這頭家也蠻辛苦,直到大姐出外工作後, 家境才無壓力。

大姊二十五歲,比我足大了十年,巳外嫁了一年多。

二姊則比大姊小三歲,在一所學校任職舞蹈老師. 身材豐滿均勻,挺直的鼻樑加上一張清麗的臉孔,是一個標準的小美人,她十分酷愛舞蹈,從小時候已夢想能成為一位出色的舞蹈家,其它的東西對她衹是次要,包括男孩子,雖已二十來歲, 也從未有結交過親蜜男友.

 

母親因工作關係, 所以對我這老麼管教不太嚴厲,我本也不是一個太壞的孩子. 直至在電玩中心結交了肥邦,這傢夥剛到十八歲,已是個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最愛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愛史,雖則我也並非純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虛的,但只要他所述的夠剌激夠新鮮,我也聽得過引。一個喜聽,一個愛說,久而久之, 他已成為我的最佳損友。日久薰陶下,我逐漸對女性產生非常濃厚的性幻想, 街上或校中之女仕們的大胸小胸都成為我的視姦對像,從前的純小子巳逐漸蛻變成一條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來,五月巳很炎熱,街上的女仕們都穿得很薄很小,伶瓏浮凸的身材皆表露無為,尤是那些穿上緊身上衣的女體尤其誘惑, 胸前雙峰在薄薄的衣布內都像是要破衣而出,看得我真想撲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親喜歡呼吸清新空氣及家境好轉, 不久前一家遷往寂靜的郊區居住, 郊區屋子一般都較城市的大, 我家也不例外, 屋前後均有庭院圍著,與最近的鄰房相隔也有一段距離。 雖住處較僻, 但二姊就教之學校距家也不是太遠,所以總能比我早些回家。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門前己聞得一遍遍之音樂聲從屋內飄出,進屋後只見她一人坐在地上。

 

我說了一聲 :「二姊, 我回來啦. 」

就急從冰箱取出一瓶凍飲,想將被回家路上所見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溫。

還未灌進口中, 耳中卻傳來二姊的聲音. 「小弟, 過來看一看這支舞,這是我花了數月之漚心新作呀. 」

我雖也略懂舞蹈,但並不十分熱愛,在不甚願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後。 看她跳了一會兒,隨口說道 :「很了不起呀.」

二姊聞言後面露得戚 : 「真的嗎? 小弟真懂說話, 站著不要動. 待姊現在就給你全支舞跳一次吧. 」

其實如能選擇的話,我是情願回房中打一回手槍,但不想逆她之意, 口中道 :「好得很, 請大舞蹈家贈小弟一支舞吧. 」

於是那也不知是好還是不甚好之樂聲已開始飄進耳中。

 

音樂聲雖不斷傳來,可是我腦內還全是剛才在途中所見的巨乳和美乳,在胡思亂想中,我的目光無意識地隨著二姊的舞蹈不停游動。 突然,,一道美麗的乳溝影進眼廉內,這可立時把我從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 再看清楚. 沒錯, 一條極之誘人的深溝確是已從二姊的衣領下露出. 雖然立刻醒覺應把視線移開, 但女性乳溝的吸引力對我實是無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強力磁石, 再也不能移動.

二姊今天隨意穿的舞衣是V形領口,而這支舞有頗多動作需躺或跪在地下,我的視線是從後上方瞰臨胸前,乳溝頂部還是偷偷地跑了出來,我望著這雙我以前沒多加注意的乳房, 發覺二姊擁有的雖不是一對超級豪乳, 但這刻看來卻高挺非常,由於襯衫的布質薄而軟,胸圍的局部輪廓也若隱若現的從衫布內透現出來。

這偶然的誘惑,竟觸發了我日後對親姊一發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燈般, 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來回掃射,果然被我發現到當她的身體隨著音樂向下方擺動時,可從頜口窺見那淺白色胸罩. 雖然只是一小部份, 但在這慾火高漲的時刻, 已甚具挑逗性。不知不覺中, 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褲袋內捏弄著那巳勃起的陽具,越是看下去,慾火燃得越熾,腦中驟然幻見自已的雙手從後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兩雙堅挺肉乳, 就在此刻,一聲叫喚將我從淫思幻夢中驚醒。

 

原來二姊巳回頭問道:「怎樣, 好看嗎?」

當她看見我滿臉通紅, 續奇怪地問 :「噢!小弟你很熱嗎?」

 

為避免她看見我褲檔前的醜態, 我立刻轉身向浴室衝去. 邊答道 :「沒事, 只是肚子有些痛. 」 最後還補上一句: 「姊的新舞真是一流. 」 心中說的卻是 「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

 

關上浴室門後, 我抹了一個冷水臉, 嘗試將慾火降溫一下, 還是沒用. 二姊那雙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腦海內就是揮之不去, 愈想下去, ?下就愈脹得難受. 非要把這把慾火釋放出來不可. 從褲內掏出脹硬的陽具, 一股只坐在馬桶上自瀆起來.

套弄了十來次後, 望見置於近側的洗衣欄, 忍不著站起走近揭開欄蓋. 翻尋片刻, 已然見到要尋找之物, 一件黑色蕾絲胸圍. 母親看來是不選會用這種款式, 推想這胸罩定是屬於二姊所有. 將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 竟有淡淡的殘香飄進鼻來. 想到現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時, 我的陽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脹裂. 急不及待將其中一個杯罩覆蓋在脹大的龜頭上慢慢的磨弄, 同時幻想著陽具在二姊的兩團肉球內壁中進出著. 陣陣的快感從龜頭上傳進腦中. 祇一陣子, 興奮情度巳到了沸點, 手掌一下只加力隔著杯罩壓按著龜頭, 精關一開, 我的陽精第一次為自己親生二姐姐的美乳噴射而出。

 

此後, 二姊的胸圍及內褲便成為我的自瀆工具. 性慾高漲的晚上, 甚至會射上二, 三次多才能入睡. 日間見到二姊時, 單是想及那刻緊貼在她那雙奶子及陰阜上的內衣物都曾染滿我的陽精, 這念頭也夠使我的陽具脹硬上半天.

隨著日子的過去, 我對二姊肉體的渴求並無下降半分, 反倒是不斷地加劇中. 這夜我一面嗅著由胸罩傳來的乳香, 一面用一條湖水綠色的花邊內褲套弄著肉棒. 但這單調的自瀆方式實已滿足不了我的澎湃慾念. 腦中這刻像是有一聲音道 :「呆小子, 單是坐在這裡幻想有什麼用, 快來一點實則行動吧」

 

我像著魔一樣, 真的由床上爬下, 穿越漆黑的走廊, 鬼鬼祟祟地來到二姊的房門外. 因屋內住的都是自家人, 原不用提防, 二姊睡房的門並沒鑰上. 我伸手輕輕扭動門柄,雖房內的燈已熄,還是可以隱隱看見室內情況。待門開了一小半後,已能望見睡床的前部, 二姊就躺在床上, 似巳入睡了。 等了片刻,見她還是沒動,我鼓起勇氣,閃身踏進房內。回身輕力掩上房門後,我爬在地上,續步向睡床移去,這短短的一段距離,我竟用了接近半分多鐘才能到達床邊。

 

在微弱光線下, 發現二姊上身穿的是一件小背心形內衣, 雖在仰臥姿勢,但得胸罩的扶托,豐滿的乳房還是向上高高怒挺著,雙峰在窄小背衣的奔緊下,看來比平時更呈巨大,脹圓的峰底配上尖尖的峰頂,看得令人血脈沸騰,我在黑暗中一面覽賞著美乳,一面用帶來的胸圍套在陽具上自瀆起來, 老二快速地膨脹起來。

我已色慾上衝,隨即伸出閒著的手按向靠近床邊的左乳上,手掌剛要觸及美乳前, 我停了下來。 心想 :「萬一弄醒了二姊的話, 怎麼辦?」

正想縮回那巳伸出的魔爪,但心中不捨得,正在進退維谷間,卻聽見腦中的聲音慫恿道 : 「輕力些就不會弄醒她. 若真是弄醒, 就大膽幹到底,在她張口呼叫前,將她擊暈加以制伏,就在你二姊的床上強姦她算了,她性格害羞怕事,過後也未必夠膽量張揚被親弟弟強暴之羞事。」

 

我再不猶疑,顫抖的食指再次按向那座山峰上, 當指尖降落在峰上時, 那份剌激感差點將我的心房推出嘴外。此刻按著的就是那朝思暮想的美乳, 雖則接觸點非常輕微,但從指尖傳來的陣陣快感巳足夠今我萬分興奮。指尖在降落點停留片刻後,開始緩緩在峰上移動,從峰底游至峰頂,再游落另一面峰底,跟著便圍繞著山峰游動,感受著這乳房的美麗線條。

 

這樣的弄了一會,看見二姊的胸部在呼吸中不停上下挺動,突想出另一玩法, 將掌心平放在微高於峰頂之處,我的手部不需作任何動作,但每當二姊的胸部因吸氣向上升時, 峰頂就自動向我掌心處撞來,我的心房隨著每下撞擊不斷加速跳動,正感高潮快要來臨,二姊的身軀竟然挪動起來,這一驚非同小可,我飛快縮回停在乳房上的手, 撲向床下伏著不動。

 

繼後二三分鐘內,聽不見二姊再有任何動靜,我慢慢探出頭來,望見她此時巳轉身朝內側臥著。 正想逃出房外時,卻耳聞微微的的鼻鼾聲,雖然非常微弱, 但也足夠使我打消離開的念頭。

 

為了確定二姊是否真的在熟睡中,我還是靜待多一會才作行動,她這刻是背對著我,我再不能爬坐在地下發動攻擊,有必要將自己的姿勢調高些,我跪起身來,向前微躬著上身,才伸手從後襲向美乳,在鼻鼾聲壯膽下,我這次比先前所作更為放恣,整只魔掌曲合成杯狀,一下罩落那左乳上,我的手掌不算小,差不多覆蓋了整個乳房,我的手掌就這樣子和二姊的美乳貼在一起。

 

我另外的手快速套弄那早巳回硬的陽具, 只弄了一陣子已再感高潮到來,在高潮來臨的推動下,握著奶子的魔爪再也不受控制,作內外收放著,輕力擠捏起二姊的左乳,從乳房傳來的脹彈感立時將我推向頂點,濃濃的精液噴向帶來的罩杯上,有些還射落在地上。

安全地回到自巳的睡房後,我真是興幸上蒼賜給我這個擁有一雙上佳美乳的親姊姊。

在隨來的數星期中,每晚夜深時份我都潛至二姊的房中幹那跼齪淫行, 竟也非常幸運, 從沒失手被擒。

這夜一家子圍著吃飯時,母親向我們說道:「下星期有數天長假,我帶你們去大姊處住上幾天吧, 也很久沒探望她了。」

大姊是住在距家很遠的小鎮, 乘公共車也要十數小時才能到達.

我還沒出聲,二姊巳搶先回答 :「我巳安排了利用這幾天假期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新舞, 我不去了。 」

聽見她的回答後,我心中一動,也決定留下。 說道 :「媽, 學校在假後篇排了小考. 我也要留下溫習呢。 」

二姊見我竟然不去玩樂而願留在家中溫習, 開玩笑的道 :「小弟何時變得這麼好學呀,莫非是另有企圖。」

她真的猜中了, 我真的是另有企圖,但她怎麼也沒能想到我所圖謀的竟是她那美麗的肉體。

母親見我和二姊都不去,想將這次探望押後,道 :「原想難得連續幾天假期, 一家聚在一起。也吧,下次有機會才一起去。」

二姊看見母親面露失望之色,忙道 :「媽,姊夫被調派去日本工作後, 留下大姊一人,也怪寂寞的, 你就去陪她吧,下次我必定隨同你一齊去的。」

我當然也加口遊說,幸運地,母親最後決定了前往探望大姊。

 

我對二姊美乳的迷戀已達到了瘋狂程度,決定了不理後果,也要強佔她的美麗肉體淫慾一番。飯後回房,我坐在書桌前對著書本,腦中卻是靜靜地策劃著狩獵親姊的淫行, 首先是從這夜起暫時停止摸進她的房間, 避免打草驚蛇。第二天下午逃學出來,再乘車到市中心的性用品店購買了所需之物才回家。

期待的假期在我苦苦的等待下終於來臨,早上醒來時母親已出門乘車走了,屋內就只有我和二姊, 每想及今晚就可將二姊抱在懷裡慢慢享受她胸前的肉球, 褲檔便立時高崇起來。

午飯間, 二姊對我說 :「弟,姊今晚約了同事到歌劇院,晚飯早些吃,行嗎?」我的淫姊大計是訂在深夜才展開,所以對二姊的要求沒有異議。

晚飯後,二姊進了房中打扮,當她從房中出來,我心跳立時加速,她的上身穿上米白色的襯衫,滑溜的布質,大概是絲綢一類,襯衫下擺崩緊地束在裙內,使雙乳看來更形挺凸,就像二枚等待發射的魚雷挺頂在胸前。下身則是窄身及膝裙子, 微有閃爍的黑色裙子緊貼在渾圓的臀部上, 還有美腿穿上我喜愛的黑色絲襪, 二姊平日稀有穿著得這麼性感, 這誘惑的妝扮對我如同一張無可抗拒的邀請。.

在二姊進房中打扮時,我已主意慨訂,走去打開電冰箱, 隨手取出一瓶飲品,開了蓋後將飲料的一半注入一空杯中,再從懷內取出由性用品店買的巳磨成粉未的安眠藥,全部倒進那杯飲料內, 用手指胡亂地拌勻一下再將飲料放在琴旁的小桌子上, 剛剛才坐回原位, 巳聽見房門聲。

二姊果然沒有立刻出門,當她坐回琴前片刻後,我開口道 :「我剛開了一瓶飲品解喝,但又怕喝不下全部, 所以分了一半給你,不要是浪費啦. 」

她頭也沒回的答道 :「我又不口喝,你才是浪費。 」

雖是這麼說,但片刻後她就舉杯一飲而盡。

我的心在心房內咚咚聲地跳動,而眼尾凝視著我的獵物,祈求她不要在藥力發作前出門而去。

尤幸那半杯飲料是拌和了由多粒藥丸磨成的藥粉,藥力比我預期中生效得更早及更猛烈, 不消片刻, 二姊巳頻頻打起哈欠來, 再過了一陣子,聽見她自言自語的道 :「怎麼突然有些頭暈起來呢?」

二姊扶著鋼琴緩緩站起身來,不防腳下一軟,又跌坐回椅上, 我見她快要暈在琴上似的,急忙趨前把地扶著。 說道 :「怎麼哪 ? 感不適嗎 ? 扶你進房歇一會吧.」

聽見她迷胡地回應道 :「不用了.」

我那理會她的回答,一把將她抱起步向她的閨房。

當把二姊安放在床上時, 她已陷入半昏睡狀,到此,心知二姊這回再也逃脫不了這小弟為她所布下的淫網,我轉身步出房外,待拿齊專為這次獵姊行動而準備的東西後,便快步回房。進房時,發覺她已昏迷不醒,這陣子心中突泛起一絲猶豫, 想 :「我真的是要強姦自己的姊姊嗎 ? 這刻回頭還是可趕及啊。.」

但當目光落在她的胸部時,高挺的雙峰很快給了我一個確定的答案。

由於不敢肯定藥物的效力強與否,安全之計還是先將二姊的手腕及腳腕用布條綑綁在床上四個角落的柱子上,將她綑綁成大字形在床上,然後我便將自己全身衣物都脫去.。

 

我把二姊的身體往床邊推移了一點,站在她的頭前,兩手扶著她的頭偏過來,正好對著我的下身,我把直挺挺的陰莖掏出來豎在她的面前,一手扶頭,另一隻手抓住我的老二在她美麗的俏臉上抹來抹去,在她緊閉的眼簾和臉龐,鼻梁秀發之間擦來擦去,最後,停在她櫻桃般的小嘴邊。

我輕輕用手啟開她的紅唇,再格開她整齊又雪白的牙齒, “撲哧”一聲,把我的老二插了進去,二姊的小嘴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一絲縫隙也沒有,腮幫隨著我的抽送起伏,一條柔軟而又濕潤的香舌搭在我的龜頭下,牙齒又輕輕的磨擦著我的“玉柱”,再看著她緊閉的眼睛,我肯定是她第一次接觸男人的陰莖哦!她的舌頭無意識的蠕動,反而比有意識的吸吮更加有趣。

 

我用手抱住二姊的頭下身頻率加快的抽送起來,長長的陰莖直搗到她的咽喉深處,她的口水也隨著陰莖的抽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我放開左手揉捏搓壓著她的乳房,一對軟滑又有彈性的乳房也越摸越大,越揉越挺,我這輩子也沒這麼受刺激過!老二抽送了七十多下就忍不住想射了,,伴隨著我全身觸電似的抽搐,精關一松,一股滾燙的熱流湧了出來,我將陰莖插入了二姊咽喉深處,在那裡一古腦的射出去,我抬高她的頭,讓這股精液流入了她的食道裡,一滴沒剩。

由於過度的興奮,還是半挺的陰莖呢。我讓它在二姊的小嘴裡溫存了好一會,纔戀戀不捨的從帶給我歡樂的地方抽了出來。

就在這時二姊的頭部突然動了一動,果然藥力開始消退,等了不太久, 二姊微微張開了眼,但還沒完全清醒過來,過了一陣子, 當她試圖移動手部時才突然發覺不對勁,她試圖從床上坐起, 但只微一彈起就被綁在手腕上的布條拉回去, 這刻我心中慨緊張又是害怕,但事情已沒可能回頭,唯有試圖使自己定下心來, 呼吸一口大氣後,用平靜的聲調開口道 :「姊,不用怕,是我呀。」

 

二姊到這刻才發覺昏暗的房中還有人, 她轉頭向發聲處望來, 待確定這黑暗中之人真的是我後, 她眼中混含著不安及驚愕,從被封的嘴部發出嗚嗚聲, 猜想是詢問為什麼她被綁著.

我不敢再和她的眼神接觸, 立即將視線移到那雙美乳上, 果然有效,只望了堅挺的雙峰片刻,色慾一下子已取代了害怕的感覺。

我輕聲道 :「姊,不用怕, 我只是想借姊的身體押弄一下而巳。」

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會說出這等淫話, 二姊就更加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對我這突如其然的淫穢說話一時間竟沒反應。

我緩緩將右手按在她左乳上,續道 :「二姊的胸部很美呀,真是高挺。.」

說話間,我開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輕力握弄著那只美乳,這是我首次可恣意無忌地握弄二姊的乳房,絲布的柔滑配托美乳的脹彈感真是美妙極了,我的陽具再次膨脹起來。

二姊眼見自己的親弟竟然握弄自己肉乳,驚駭得全身僵直,下意息中,猛力扭動上身試圖掙脫,但掙扎的結果只是徒然,肉乳還是脫不了我的掌握。

我道 :「一摸二姊的乳房,我的陽具就脹大起來啦,噢..真挺啊,不如就請二姊借借這對美乳為小弟作乳交一用吧, 唔, 想二姊也未必知道乳交是什麼吧, 現就讓小弟教教二姊。.」

我再不理會二姊如何掙扎,爬在床上將兩腿分開跨在她的肚子上, 從上望著這雙唾涎已久的奶子,也用不著腦袋的指揮, 我慢慢伸出雙手抓著姊的襯衫上襟, 突然快速向外大力一扯, 一連串美妙的鈕扣飛脫聲中,襯衫的前襟已被扯開至肚臍, 二姊那雙雪白美乳現僅能庇護在一個我常用以自瀆的白色胸圍內。

我沒有立刻址脫這僅有的遮蓋物, 微顫的雙手隔著胸圍按在雙乳上, 掌指齊用感受著雙峰的挺拔,這雙從前只能偷偷輕撫的美乳,現在已被我雙掌任意地大力揉弄著,這份喜悅真是不知如何形容。

握弄了一會,, 我感到胯下脹大的肉棒己硬如鐵石,呈十一點鐘直指二姊面上,不知二姊之前有沒有見過發硬的陽具,但這刻就被一根脹大的男性陽具近距離直指著,二姊再也受不了這驚駭, 淚水由眼中大量湧出。

此時我已沒有一絲憐憫之心, 用手指抓著兩個柸罩內側,再次像撕開襯衫一樣從裡向外一分,這下子胸圍雖沒有被撕成二截, 但還是被扯至離了原位, 那雙美乳在它們的主人發出悲嗚聲下,, 赤裸裸從最後的遮蓋物內跳彈而出,我不由得口中嚥了一下, 二姊的雙乳現已有四份三之部份裸露在我眼前, 只餘乳側下部還是被那柸罩糊亂的覆蓋著,我知道她會呼喊,在她沒能叫出幾聲, 嘴巴已被我的手掩著。

我道 : 「你呼叫也沒用, 鄰居與我們的屋子距離這?遠,沒人會聽到的,就算真的有人聽見來救你,你知道明天的新聞紙會怎樣報道嗎? “被發現時, 女子正讓親弟壓在床上強姦, 陽具還插在陰道內。”.你真想這樣嗎?」

我將話說完再待半刻才放開掩口的手,這一番話似真的生效, 二姊已沒大聲呼叫, 祇是厲聲叱斥 :「禽獸, 快放開我, 不然我… 我說給媽聽, 快放開我。」

我堅定地答道 :「我是不會放開姊的. 我現刻下面脹得難受, 待會我在你的小穴內射精後才能放你.。」

二姊聽得那句在小穴內射精, 立時露出恐懼神情, 斥喝變成半哀求,道 :「不能呀,這是亂倫, 不要呀, 會有BB的。 嗚….」

 

我心中暗喜,害羞的二姊就快要踏進我的控制網,我假作考慮片刻才答道 :「二姊姊,我也不想弄得你大肚子,但我也實停不下來,這樣吧, 還豎現在也進去了,你乖乖不再掙扎,讓我弄一次,緊張關頭來時,我拔出來才射。.」

「不行, 嗚… 我是你親姊呀,求你放過我吧. 求求你…..」二姊仍哭著抗議.

我臉一版, 道 :「妳不答應就拉倒算了.」

我的陽具微力在肉洞一縮一挺,二姊立時哀叫著:「哎,痛,快停下。.」

我繼續抽動,恐嚇著道 :「你考慮清楚吧。.」

二姊在呼痛聲中叫道 :「求你不要,不要在內…射呀. 噢…」

我停下來問道 :「你這是答應和我做, 對嗎 ?」

二姊沒說話, 衹是悲痛地飲泣著.

當然二姊絕不甘願和我性交,但她更是害怕被我弄得懷孕,我淫笑道 :「妳說不出口嗎? 也行,我現問你一條問題,你若應允和我做就回答, 若你不回答的話,我就當妳不應允.」

停了一停, 續道 :「就說給我知妳的上圍呎碼吧.」

二姊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續繼嗚嗚的飲泣著.

我道 :「不回答也無所謂,反正我也喜歡和姊徹底地做一次, 我要開始喇.」

話聲一落,我的肉棒兒插入穴內磨擦起來.

抽送數下後, 耳聽得二姊叫道 :「停呀, 哇…不要, 求你不要…鳴….是34吋」

最後那34吋實是微不可聞.

我停下道 :「不對, 34吋! 姊的胸部何止這呎碼. 快說實.」

我見她不再出聲, 我用力狂插數下. 只見她被插至衹能哇哇叫痛, 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此我停下來, 以恐嚇的語調問道 : 「如何, 說是不說 ?」

可能二姊再受不起我的大力?剌, 由嘴內吐出細如蚊叫的聲線, 道 :「34吋C」

見二姊竟真的屈伏在我的淫威下, 我滿意地道 :「這就有些像了, 這麼大對的肉球起碼也有C杯呎碼. 姊這麼乖, 我也告訴你我的一個秘密吧. 小弟的陽具興奮時足有7吋長. 這7吋長的傢夥現正整根藏在姊的陰道內.」

二姊邊哭邊斥道 :「無恥, 下流, 嗚..你這畜生, 快閉嘴.」

我淫笑道 :「是. 聽姊的話. 我不說話喇. 現請姊再給小弟享受一下你的C杯大乳吧. 好嗎?」

話一說完, 我就貓著上身將頭部埋在二姊胸前, 伸手抓著本已半脫落的胸罩大力向上一揪, 那雙肉乳立時徹底袒露在我臉前. 二姊的雙乳雖全失去罩杯的扶托, 也祇是向兩傍微微一傾而矣. 我兩手分別握緊仍然高挺的雙乳, 輪流將其上的乳尖含在嘴內狂啜.

 

在吮弄雙乳同時, 我緩緩抽出陽具直到龜頭退至小穴的洞口, 再輕輕回插小許. 來回數度後, 突如其來一下子整根盡入. 二姊被那突如其來的一插, 忍不住立「哇」的一聲大叫了起來. 這正是我學著情色小說上的九淺一深淫功. 隨著抽插節奏的加快, 二姊的叫聲也漸密和漸響.

 

不一陣子, 感到二姊的小穴巳再度濕潤起來. 我眼看時機成熟, 爬起身來, 兩膝跪著, 用手按著二姊的兩股. 將二姊下身揪離床上, 我不快也不緩前後挺動著腰部,只見自己壯大的腸具在二姊的陰?來回進出,腸具上雜染著標誌著她被破身的處女血及些許淫液,我全沒感到些許惡心, 可憐的二姊初嘗肉棒的抽擊, 頭部不由自主左右搖擺, 口中哭聲夾雜著痛裂的喊叫。

突然一串鈐聲將我從淫樂中扯回, 原來是床頭小櫃上那鬼電話在作怪, 本想由它響下去,但想到若是母親打回來還是接聽比較妥當,一手按著二姊的嘴,再搶起那電話筒, 一把女聲傳來 :「喂, 是黃宅嗎 ?」

不是母親,我反問道 :「找誰啊.」

那女聲答道 :

「噢,你是小弟吧, 我是你二姊的朋友, 小慧姊呀.」

這小慧是二姊的好友, 來家作客也好幾次, 身段還真不錯。

我道 : 「對, 我是小弟, 找二姊嗎 ?」小慧道 :「是呀. 她約了我去看音樂劇,不知何故還未到來。.」我道 :「二姊突感不適, 對不起, 沒打手電通知妳.。」小慧道 :「啊, 她沒大礙吧 ?」我道 :「沒太大問題. 我現正照顧著她.」

說到這裏,我突想到一個刺激的主意,主意雖有危險,但可從中考驗一下二姊是否害怕將這被姦醜事張揚出去。.

我續道 :「妳請悄候.」

我蓋著話筒,在二姊耳語道 :「快打發她,但妳如喜歡向全世界張揚我倆亂倫醜事就告訴她吧?」

說完話後,我將話筒放向二姊口傍, 一面慢慢放開蓋著嘴的手,另方面也預備將話筒快速挪開, 以防她真射不顧後果發聲求救。

二姊待了一陣也沒說話,想是內心掙扎,其實這刻我也感到有些緊張,幸好最後耳聽得二姊忍著聲向著話筒道 :「是小慧嗎 ? 我..不適,不能來了。」

聽得二姊這樣說,我下身又再次抽動起來,二姊氣得想發作又發作不了。

停下一陣子, 想是小慧在話筒另邊說話, 二姊聽小慧說完後,聲音顯得有些急道 :「不,你不用來探我, 我…真的沒大礙, 真對不起。」

待二姊說罷這句,我立將話筒放回自己嘴邊道 :「小慧姊, 請不用擔心,二姊只是有小許頭痛.。」

小慧在另邊道 :「這..好吧,你小心照顧妳二姊啦。.」

我道 :「知道,拜拜.。」

放回話筒後,我已確定這害羞怕事的二姊絕無勇氣將我這淫行對別人提及, 想到這裏,忍不住淫笑道 :「嘻, 小慧姊叫我好好照顧姊,姊這?乖,我今晚一定盡力照顧妳的。.」

二姊沒說話, 衹側著頭臉呆望向床內, 一副絕望的神態。

 

我壓回二姊身上,屁股順時針方向打著大圈子,那陽具就像一枝棒子在肉洞深處不停撬動,二姊強忍不發一聲, 衹是淚珠不斷從眼角淌出,我突發動強襲, 將腸具快速抽插數下, 她被這幾下快襲攻至皺著眉頭,但那一聲叫喊還是硬生生被繃緊著唇兒強吞回肚內, 二姊這咬著唇兒的表情看在我眼中更激起我的獸性, 我倆手力握著她胸前肉球, 不斷無情搓揉著,下部同時狂力抽送起來, 每挺至龜頭頂上小穴的深處才抽回。

 

被狂插數次後, 二姊終受不住哀號起來 :「噢, 不要,, 哇..痛得很, 喔..停呀…嗚..」

陽具傳來的快感令我也禁不住?叫道 :「姊, 你胸前的兩團圓渾肉球正被我抓著, 腿間的小穴也被我的陽具抽插著, 啊, 姊,你的肉洞夾得弟很是舒服,我感到你的肉洞巳越來越濕,我的肉棒滿是妳的淫水呀。.」

這本純粹是我的胡說,但狂插數十下後, 二姊的愛液真的隨著陽具的進出溢流洞外, 將姊弟二人的陰毛齊齊弄濕。.

那緊迫及濕潤的快感令我倍加大力挺動腰肢, 不給二姊一絲喘息餘地,二姊被插至連哭泣的機會也沒有,衹能發出一連串像痛苦又像呻吟的叫喊聲。

在二姊身上再騁馳數分鐘後,我已進入快要射精時刻,仰頭叫道 :「姊呀, 我忍不來了, 要在妳穴內射精啦。.」

二姊像被利刀刺中,駭然震聲叫道 :「不要,哇..快拔.喔..出,今天是危險期..啊…..不要…射…, 哎…..嗚..」

我高潮已臨, 用盡全身力度加快瘋狂抽送, 邊喊道 :「不能拔出啦,我太愛二姊姊, 我要成為第一個在二姊體內射精的男人, 射啦…射啦..噢.. 姊, 我要射入妳的子宮,. 啊….好爽呀!」話聲剛落,我下身向上用力一挺,這一挺的力度將二姊整個身軀向上推移,頭蓋頂撞床頭上, 那雙肉球被我十指深深陷著。.

我感到龜頭砥在小穴的盡頭不停地跳動, 隨著每次跳動,一股接一股的濃精激射進小穴深處。.

二姊的小穴初嘗精液無情射擊,竟刺激得肉壁突然產生數陣痙攣,淫水大量從洞內深處湧出, 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二姊敵不住生理反應,竟被我姦淫至產生高潮., 衹見她雙眼微反, 嘴部張開, 但口中已叫不出聲,只能從喉內吐出低微「呵…呵..」之聲。

我本已漸停跳躍的龜頭在同一時間被陰道壓逼及愛液?激下,再次發射數下才完全靜止下來,我整個人壓在二姊身上感受著極樂過後的一刻,二姊的美乳以至整個肉體已全無保留的被我強佔了。.

在初嘗二姊的禁果後,我當然沒即時放脫已在綱中的獵物,續續斷斷押玩著這美麗的肉體至矇矓中睡去,待眼廉再張時, 發覺天色巳微亮, 極度疲倦令二姊睡起來,我伸手往那神聖的小孔中探索,那孔道十分細小。心中暗暗歡喜,我想一會兒又會進入這道小門之中,不禁更加興奮。

我用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就往那道肉門中一伸,一陣美艷感侵來,感到自己被一陣陣溫濕包圍著,我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抽送,我做了個深呼吸,開始規律的在二姊熱熱的穴裡反復抽插,眼睛就盯著自己的老二推著陰唇一下子進去一下子出來,慢慢的,老二的進出越來越順利,洞裡頭越來越熱,而冒出的淫水也越來越多,那溢出來的淫液就像唾液一般晶亮而透明,漫流到二姊的肛門上形成亮亮的一層,好似敷上面膜一般。

我插的面紅耳熱,氣喘籲籲,而二姊也像有感覺般呼吸又一次沉重急促起來。

我將二姊的一隻大腿掛到我的肩膀上,以方便作更深入的抽插,陰莖已急不及待的展開下一輪的攻勢。

我的腰際用力不停來回抽送,深入二姊體內的陰莖不一會已頂到陰道的盡頭,我感到自己碩大的龜頭已抵在她的子宮口上。

我密集而快速的抽插令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她的子宮,終於二姊被操醒過來,我就將龜頭擠頂她的子宮口,二姊被我抽插得不斷發浪哼哼,身體也好像在主動迎合著我的抽送。這時我感到她的整個子宮也緊緊吸啜著我的龜頭蠕動著,我知道我連翻的刺激將二姊推上了高潮,令她的子宮內充斥滿身而出的卵精。

“啊!”我長出一聲,扭動的屁股停止不動,被抱住的屁股開始痙攣,絕美的快感像波浪一樣席捲全身。感到黏膩滑熱的陰精,層層包住自己的大肉棒,小穴裡的花心一張一合地吸吮著自己的大龜頭,而二姊再一次達到了高潮。這是我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而咻咻射出的大量滾燙的精液又把她的小穴填滿。

已經上次迷姦二姐之後,她一直到現在依然維持不秋不睬對應我,但是她每天挺著4個月微凸的孕腹在上課。看見她上圍呎碼大了,我真想再強姦她幾次。

我十五歲那年,父親在一宗工業意外不幸過世,遺下母親和我們姊弟三人.,母親在銀行工作的薪俸不差,但獨自挑起這頭家也蠻辛苦,直到大姐出外工作後, 家境才無壓力。

大姊二十五歲,比我足大了十年,巳外嫁了一年多。

二姊則比大姊小三歲,在一所學校任職舞蹈老師. 身材豐滿均勻,挺直的鼻樑加上一張清麗的臉孔,是一個標準的小美人,她十分酷愛舞蹈,從小時候已夢想能成為一位出色的舞蹈家,其它的東西對她衹是次要,包括男孩子,雖已二十來歲, 也從未有結交過親蜜男友.

 

母親因工作關係, 所以對我這老麼管教不太嚴厲,我本也不是一個太壞的孩子. 直至在電玩中心結交了肥邦,這傢夥剛到十八歲,已是個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最愛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愛史,雖則我也並非純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虛的,但只要他所述的夠剌激夠新鮮,我也聽得過引。一個喜聽,一個愛說,久而久之, 他已成為我的最佳損友。日久薰陶下,我逐漸對女性產生非常濃厚的性幻想, 街上或校中之女仕們的大胸小胸都成為我的視姦對像,從前的純小子巳逐漸蛻變成一條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來,五月巳很炎熱,街上的女仕們都穿得很薄很小,伶瓏浮凸的身材皆表露無為,尤是那些穿上緊身上衣的女體尤其誘惑, 胸前雙峰在薄薄的衣布內都像是要破衣而出,看得我真想撲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親喜歡呼吸清新空氣及家境好轉, 不久前一家遷往寂靜的郊區居住, 郊區屋子一般都較城市的大, 我家也不例外, 屋前後均有庭院圍著,與最近的鄰房相隔也有一段距離。 雖住處較僻, 但二姊就教之學校距家也不是太遠,所以總能比我早些回家。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門前己聞得一遍遍之音樂聲從屋內飄出,進屋後只見她一人坐在地上。

 

我說了一聲 :「二姊, 我回來啦. 」

就急從冰箱取出一瓶凍飲,想將被回家路上所見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溫。

還未灌進口中, 耳中卻傳來二姊的聲音. 「小弟, 過來看一看這支舞,這是我花了數月之漚心新作呀. 」

我雖也略懂舞蹈,但並不十分熱愛,在不甚願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後。 看她跳了一會兒,隨口說道 :「很了不起呀.」

二姊聞言後面露得戚 : 「真的嗎? 小弟真懂說話, 站著不要動. 待姊現在就給你全支舞跳一次吧. 」

其實如能選擇的話,我是情願回房中打一回手槍,但不想逆她之意, 口中道 :「好得很, 請大舞蹈家贈小弟一支舞吧. 」

於是那也不知是好還是不甚好之樂聲已開始飄進耳中。

 

音樂聲雖不斷傳來,可是我腦內還全是剛才在途中所見的巨乳和美乳,在胡思亂想中,我的目光無意識地隨著二姊的舞蹈不停游動。 突然,,一道美麗的乳溝影進眼廉內,這可立時把我從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 再看清楚. 沒錯, 一條極之誘人的深溝確是已從二姊的衣領下露出. 雖然立刻醒覺應把視線移開, 但女性乳溝的吸引力對我實是無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強力磁石, 再也不能移動.

二姊今天隨意穿的舞衣是V形領口,而這支舞有頗多動作需躺或跪在地下,我的視線是從後上方瞰臨胸前,乳溝頂部還是偷偷地跑了出來,我望著這雙我以前沒多加注意的乳房, 發覺二姊擁有的雖不是一對超級豪乳, 但這刻看來卻高挺非常,由於襯衫的布質薄而軟,胸圍的局部輪廓也若隱若現的從衫布內透現出來。

這偶然的誘惑,竟觸發了我日後對親姊一發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燈般, 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來回掃射,果然被我發現到當她的身體隨著音樂向下方擺動時,可從頜口窺見那淺白色胸罩. 雖然只是一小部份, 但在這慾火高漲的時刻, 已甚具挑逗性。不知不覺中, 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褲袋內捏弄著那巳勃起的陽具,越是看下去,慾火燃得越熾,腦中驟然幻見自已的雙手從後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兩雙堅挺肉乳, 就在此刻,一聲叫喚將我從淫思幻夢中驚醒。

 

原來二姊巳回頭問道:「怎樣, 好看嗎?」

當她看見我滿臉通紅, 續奇怪地問 :「噢!小弟你很熱嗎?」

 

為避免她看見我褲檔前的醜態, 我立刻轉身向浴室衝去. 邊答道 :「沒事, 只是肚子有些痛. 」 最後還補上一句: 「姊的新舞真是一流. 」 心中說的卻是 「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

 

關上浴室門後, 我抹了一個冷水臉, 嘗試將慾火降溫一下, 還是沒用. 二姊那雙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腦海內就是揮之不去, 愈想下去, ?下就愈脹得難受. 非要把這把慾火釋放出來不可. 從褲內掏出脹硬的陽具, 一股只坐在馬桶上自瀆起來.

套弄了十來次後, 望見置於近側的洗衣欄, 忍不著站起走近揭開欄蓋. 翻尋片刻, 已然見到要尋找之物, 一件黑色蕾絲胸圍. 母親看來是不選會用這種款式, 推想這胸罩定是屬於二姊所有. 將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 竟有淡淡的殘香飄進鼻來. 想到現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時, 我的陽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脹裂. 急不及待將其中一個杯罩覆蓋在脹大的龜頭上慢慢的磨弄, 同時幻想著陽具在二姊的兩團肉球內壁中進出著. 陣陣的快感從龜頭上傳進腦中. 祇一陣子, 興奮情度巳到了沸點, 手掌一下只加力隔著杯罩壓按著龜頭, 精關一開, 我的陽精第一次為自己親生二姐姐的美乳噴射而出。

 

此後, 二姊的胸圍及內褲便成為我的自瀆工具. 性慾高漲的晚上, 甚至會射上二, 三次多才能入睡. 日間見到二姊時, 單是想及那刻緊貼在她那雙奶子及陰阜上的內衣物都曾染滿我的陽精, 這念頭也夠使我的陽具脹硬上半天.

隨著日子的過去, 我對二姊肉體的渴求並無下降半分, 反倒是不斷地加劇中. 這夜我一面嗅著由胸罩傳來的乳香, 一面用一條湖水綠色的花邊內褲套弄著肉棒. 但這單調的自瀆方式實已滿足不了我的澎湃慾念. 腦中這刻像是有一聲音道 :「呆小子, 單是坐在這裡幻想有什麼用, 快來一點實則行動吧」

 

我像著魔一樣, 真的由床上爬下, 穿越漆黑的走廊, 鬼鬼祟祟地來到二姊的房門外. 因屋內住的都是自家人, 原不用提防, 二姊睡房的門並沒鑰上. 我伸手輕輕扭動門柄,雖房內的燈已熄,還是可以隱隱看見室內情況。待門開了一小半後,已能望見睡床的前部, 二姊就躺在床上, 似巳入睡了。 等了片刻,見她還是沒動,我鼓起勇氣,閃身踏進房內。回身輕力掩上房門後,我爬在地上,續步向睡床移去,這短短的一段距離,我竟用了接近半分多鐘才能到達床邊。

 

在微弱光線下, 發現二姊上身穿的是一件小背心形內衣, 雖在仰臥姿勢,但得胸罩的扶托,豐滿的乳房還是向上高高怒挺著,雙峰在窄小背衣的奔緊下,看來比平時更呈巨大,脹圓的峰底配上尖尖的峰頂,看得令人血脈沸騰,我在黑暗中一面覽賞著美乳,一面用帶來的胸圍套在陽具上自瀆起來, 老二快速地膨脹起來。

我已色慾上衝,隨即伸出閒著的手按向靠近床邊的左乳上,手掌剛要觸及美乳前, 我停了下來。 心想 :「萬一弄醒了二姊的話, 怎麼辦?」

正想縮回那巳伸出的魔爪,但心中不捨得,正在進退維谷間,卻聽見腦中的聲音慫恿道 : 「輕力些就不會弄醒她. 若真是弄醒, 就大膽幹到底,在她張口呼叫前,將她擊暈加以制伏,就在你二姊的床上強姦她算了,她性格害羞怕事,過後也未必夠膽量張揚被親弟弟強暴之羞事。」

 

我再不猶疑,顫抖的食指再次按向那座山峰上, 當指尖降落在峰上時, 那份剌激感差點將我的心房推出嘴外。此刻按著的就是那朝思暮想的美乳, 雖則接觸點非常輕微,但從指尖傳來的陣陣快感巳足夠今我萬分興奮。指尖在降落點停留片刻後,開始緩緩在峰上移動,從峰底游至峰頂,再游落另一面峰底,跟著便圍繞著山峰游動,感受著這乳房的美麗線條。

 

這樣的弄了一會,看見二姊的胸部在呼吸中不停上下挺動,突想出另一玩法, 將掌心平放在微高於峰頂之處,我的手部不需作任何動作,但每當二姊的胸部因吸氣向上升時, 峰頂就自動向我掌心處撞來,我的心房隨著每下撞擊不斷加速跳動,正感高潮快要來臨,二姊的身軀竟然挪動起來,這一驚非同小可,我飛快縮回停在乳房上的手, 撲向床下伏著不動。

 

繼後二三分鐘內,聽不見二姊再有任何動靜,我慢慢探出頭來,望見她此時巳轉身朝內側臥著。 正想逃出房外時,卻耳聞微微的的鼻鼾聲,雖然非常微弱, 但也足夠使我打消離開的念頭。

 

為了確定二姊是否真的在熟睡中,我還是靜待多一會才作行動,她這刻是背對著我,我再不能爬坐在地下發動攻擊,有必要將自己的姿勢調高些,我跪起身來,向前微躬著上身,才伸手從後襲向美乳,在鼻鼾聲壯膽下,我這次比先前所作更為放恣,整只魔掌曲合成杯狀,一下罩落那左乳上,我的手掌不算小,差不多覆蓋了整個乳房,我的手掌就這樣子和二姊的美乳貼在一起。

 

我另外的手快速套弄那早巳回硬的陽具, 只弄了一陣子已再感高潮到來,在高潮來臨的推動下,握著奶子的魔爪再也不受控制,作內外收放著,輕力擠捏起二姊的左乳,從乳房傳來的脹彈感立時將我推向頂點,濃濃的精液噴向帶來的罩杯上,有些還射落在地上。

安全地回到自巳的睡房後,我真是興幸上蒼賜給我這個擁有一雙上佳美乳的親姊姊。

在隨來的數星期中,每晚夜深時份我都潛至二姊的房中幹那跼齪淫行, 竟也非常幸運, 從沒失手被擒。

這夜一家子圍著吃飯時,母親向我們說道:「下星期有數天長假,我帶你們去大姊處住上幾天吧, 也很久沒探望她了。」

大姊是住在距家很遠的小鎮, 乘公共車也要十數小時才能到達.

我還沒出聲,二姊巳搶先回答 :「我巳安排了利用這幾天假期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新舞, 我不去了。 」

聽見她的回答後,我心中一動,也決定留下。 說道 :「媽, 學校在假後篇排了小考. 我也要留下溫習呢。 」

二姊見我竟然不去玩樂而願留在家中溫習, 開玩笑的道 :「小弟何時變得這麼好學呀,莫非是另有企圖。」

她真的猜中了, 我真的是另有企圖,但她怎麼也沒能想到我所圖謀的竟是她那美麗的肉體。

母親見我和二姊都不去,想將這次探望押後,道 :「原想難得連續幾天假期, 一家聚在一起。也吧,下次有機會才一起去。」

二姊看見母親面露失望之色,忙道 :「媽,姊夫被調派去日本工作後, 留下大姊一人,也怪寂寞的, 你就去陪她吧,下次我必定隨同你一齊去的。」

我當然也加口遊說,幸運地,母親最後決定了前往探望大姊。

 

我對二姊美乳的迷戀已達到了瘋狂程度,決定了不理後果,也要強佔她的美麗肉體淫慾一番。飯後回房,我坐在書桌前對著書本,腦中卻是靜靜地策劃著狩獵親姊的淫行, 首先是從這夜起暫時停止摸進她的房間, 避免打草驚蛇。第二天下午逃學出來,再乘車到市中心的性用品店購買了所需之物才回家。

期待的假期在我苦苦的等待下終於來臨,早上醒來時母親已出門乘車走了,屋內就只有我和二姊, 每想及今晚就可將二姊抱在懷裡慢慢享受她胸前的肉球, 褲檔便立時高崇起來。

午飯間, 二姊對我說 :「弟,姊今晚約了同事到歌劇院,晚飯早些吃,行嗎?」我的淫姊大計是訂在深夜才展開,所以對二姊的要求沒有異議。

晚飯後,二姊進了房中打扮,當她從房中出來,我心跳立時加速,她的上身穿上米白色的襯衫,滑溜的布質,大概是絲綢一類,襯衫下擺崩緊地束在裙內,使雙乳看來更形挺凸,就像二枚等待發射的魚雷挺頂在胸前。下身則是窄身及膝裙子, 微有閃爍的黑色裙子緊貼在渾圓的臀部上, 還有美腿穿上我喜愛的黑色絲襪, 二姊平日稀有穿著得這麼性感, 這誘惑的妝扮對我如同一張無可抗拒的邀請。.

在二姊進房中打扮時,我已主意慨訂,走去打開電冰箱, 隨手取出一瓶飲品,開了蓋後將飲料的一半注入一空杯中,再從懷內取出由性用品店買的巳磨成粉未的安眠藥,全部倒進那杯飲料內, 用手指胡亂地拌勻一下再將飲料放在琴旁的小桌子上, 剛剛才坐回原位, 巳聽見房門聲。

二姊果然沒有立刻出門,當她坐回琴前片刻後,我開口道 :「我剛開了一瓶飲品解喝,但又怕喝不下全部, 所以分了一半給你,不要是浪費啦. 」

她頭也沒回的答道 :「我又不口喝,你才是浪費。 」

雖是這麼說,但片刻後她就舉杯一飲而盡。

我的心在心房內咚咚聲地跳動,而眼尾凝視著我的獵物,祈求她不要在藥力發作前出門而去。

尤幸那半杯飲料是拌和了由多粒藥丸磨成的藥粉,藥力比我預期中生效得更早及更猛烈, 不消片刻, 二姊巳頻頻打起哈欠來, 再過了一陣子,聽見她自言自語的道 :「怎麼突然有些頭暈起來呢?」

二姊扶著鋼琴緩緩站起身來,不防腳下一軟,又跌坐回椅上, 我見她快要暈在琴上似的,急忙趨前把地扶著。 說道 :「怎麼哪 ? 感不適嗎 ? 扶你進房歇一會吧.」

聽見她迷胡地回應道 :「不用了.」

我那理會她的回答,一把將她抱起步向她的閨房。

當把二姊安放在床上時, 她已陷入半昏睡狀,到此,心知二姊這回再也逃脫不了這小弟為她所布下的淫網,我轉身步出房外,待拿齊專為這次獵姊行動而準備的東西後,便快步回房。進房時,發覺她已昏迷不醒,這陣子心中突泛起一絲猶豫, 想 :「我真的是要強姦自己的姊姊嗎 ? 這刻回頭還是可趕及啊。.」

但當目光落在她的胸部時,高挺的雙峰很快給了我一個確定的答案。

由於不敢肯定藥物的效力強與否,安全之計還是先將二姊的手腕及腳腕用布條綑綁在床上四個角落的柱子上,將她綑綁成大字形在床上,然後我便將自己全身衣物都脫去.。

 

我把二姊的身體往床邊推移了一點,站在她的頭前,兩手扶著她的頭偏過來,正好對著我的下身,我把直挺挺的陰莖掏出來豎在她的面前,一手扶頭,另一隻手抓住我的老二在她美麗的俏臉上抹來抹去,在她緊閉的眼簾和臉龐,鼻梁秀發之間擦來擦去,最後,停在她櫻桃般的小嘴邊。

我輕輕用手啟開她的紅唇,再格開她整齊又雪白的牙齒, “撲哧”一聲,把我的老二插了進去,二姊的小嘴緊緊的包裹著我的陰莖,一絲縫隙也沒有,腮幫隨著我的抽送起伏,一條柔軟而又濕潤的香舌搭在我的龜頭下,牙齒又輕輕的磨擦著我的“玉柱”,再看著她緊閉的眼睛,我肯定是她第一次接觸男人的陰莖哦!她的舌頭無意識的蠕動,反而比有意識的吸吮更加有趣。

 

我用手抱住二姊的頭下身頻率加快的抽送起來,長長的陰莖直搗到她的咽喉深處,她的口水也隨著陰莖的抽送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我放開左手揉捏搓壓著她的乳房,一對軟滑又有彈性的乳房也越摸越大,越揉越挺,我這輩子也沒這麼受刺激過!老二抽送了七十多下就忍不住想射了,,伴隨著我全身觸電似的抽搐,精關一松,一股滾燙的熱流湧了出來,我將陰莖插入了二姊咽喉深處,在那裡一古腦的射出去,我抬高她的頭,讓這股精液流入了她的食道裡,一滴沒剩。

由於過度的興奮,還是半挺的陰莖呢。我讓它在二姊的小嘴裡溫存了好一會,纔戀戀不捨的從帶給我歡樂的地方抽了出來。

就在這時二姊的頭部突然動了一動,果然藥力開始消退,等了不太久, 二姊微微張開了眼,但還沒完全清醒過來,過了一陣子, 當她試圖移動手部時才突然發覺不對勁,她試圖從床上坐起, 但只微一彈起就被綁在手腕上的布條拉回去, 這刻我心中慨緊張又是害怕,但事情已沒可能回頭,唯有試圖使自己定下心來, 呼吸一口大氣後,用平靜的聲調開口道 :「姊,不用怕,是我呀。」

 

二姊到這刻才發覺昏暗的房中還有人, 她轉頭向發聲處望來, 待確定這黑暗中之人真的是我後, 她眼中混含著不安及驚愕,從被封的嘴部發出嗚嗚聲, 猜想是詢問為什麼她被綁著.

我不敢再和她的眼神接觸, 立即將視線移到那雙美乳上, 果然有效,只望了堅挺的雙峰片刻,色慾一下子已取代了害怕的感覺。

我輕聲道 :「姊,不用怕, 我只是想借姊的身體押弄一下而巳。」

連我自己也不相信會說出這等淫話, 二姊就更加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對我這突如其然的淫穢說話一時間竟沒反應。

我緩緩將右手按在她左乳上,續道 :「二姊的胸部很美呀,真是高挺。.」

說話間,我開始不規矩地隔著衣服輕力握弄著那只美乳,這是我首次可恣意無忌地握弄二姊的乳房,絲布的柔滑配托美乳的脹彈感真是美妙極了,我的陽具再次膨脹起來。

二姊眼見自己的親弟竟然握弄自己肉乳,驚駭得全身僵直,下意息中,猛力扭動上身試圖掙脫,但掙扎的結果只是徒然,肉乳還是脫不了我的掌握。

我道 :「一摸二姊的乳房,我的陽具就脹大起來啦,噢..真挺啊,不如就請二姊借借這對美乳為小弟作乳交一用吧, 唔, 想二姊也未必知道乳交是什麼吧, 現就讓小弟教教二姊。.」

我再不理會二姊如何掙扎,爬在床上將兩腿分開跨在她的肚子上, 從上望著這雙唾涎已久的奶子,也用不著腦袋的指揮, 我慢慢伸出雙手抓著姊的襯衫上襟, 突然快速向外大力一扯, 一連串美妙的鈕扣飛脫聲中,襯衫的前襟已被扯開至肚臍, 二姊那雙雪白美乳現僅能庇護在一個我常用以自瀆的白色胸圍內。

我沒有立刻址脫這僅有的遮蓋物, 微顫的雙手隔著胸圍按在雙乳上, 掌指齊用感受著雙峰的挺拔,這雙從前只能偷偷輕撫的美乳,現在已被我雙掌任意地大力揉弄著,這份喜悅真是不知如何形容。

握弄了一會,, 我感到胯下脹大的肉棒己硬如鐵石,呈十一點鐘直指二姊面上,不知二姊之前有沒有見過發硬的陽具,但這刻就被一根脹大的男性陽具近距離直指著,二姊再也受不了這驚駭, 淚水由眼中大量湧出。

此時我已沒有一絲憐憫之心, 用手指抓著兩個柸罩內側,再次像撕開襯衫一樣從裡向外一分,這下子胸圍雖沒有被撕成二截, 但還是被扯至離了原位, 那雙美乳在它們的主人發出悲嗚聲下,, 赤裸裸從最後的遮蓋物內跳彈而出,我不由得口中嚥了一下, 二姊的雙乳現已有四份三之部份裸露在我眼前, 只餘乳側下部還是被那柸罩糊亂的覆蓋著,我知道她會呼喊,在她沒能叫出幾聲, 嘴巴已被我的手掩著。

我道 : 「你呼叫也沒用, 鄰居與我們的屋子距離這?遠,沒人會聽到的,就算真的有人聽見來救你,你知道明天的新聞紙會怎樣報道嗎? “被發現時, 女子正讓親弟壓在床上強姦, 陽具還插在陰道內。”.你真想這樣嗎?」

我將話說完再待半刻才放開掩口的手,這一番話似真的生效, 二姊已沒大聲呼叫, 祇是厲聲叱斥 :「禽獸, 快放開我, 不然我… 我說給媽聽, 快放開我。」

我堅定地答道 :「我是不會放開姊的. 我現刻下面脹得難受, 待會我在你的小穴內射精後才能放你.。」

二姊聽得那句在小穴內射精, 立時露出恐懼神情, 斥喝變成半哀求,道 :「不能呀,這是亂倫, 不要呀, 會有BB的。 嗚….」

 

我心中暗喜,害羞的二姊就快要踏進我的控制網,我假作考慮片刻才答道 :「二姊姊,我也不想弄得你大肚子,但我也實停不下來,這樣吧, 還豎現在也進去了,你乖乖不再掙扎,讓我弄一次,緊張關頭來時,我拔出來才射。.」

「不行, 嗚… 我是你親姊呀,求你放過我吧. 求求你…..」二姊仍哭著抗議.

我臉一版, 道 :「妳不答應就拉倒算了.」

我的陽具微力在肉洞一縮一挺,二姊立時哀叫著:「哎,痛,快停下。.」

我繼續抽動,恐嚇著道 :「你考慮清楚吧。.」

二姊在呼痛聲中叫道 :「求你不要,不要在內…射呀. 噢…」

我停下來問道 :「你這是答應和我做, 對嗎 ?」

二姊沒說話, 衹是悲痛地飲泣著.

當然二姊絕不甘願和我性交,但她更是害怕被我弄得懷孕,我淫笑道 :「妳說不出口嗎? 也行,我現問你一條問題,你若應允和我做就回答, 若你不回答的話,我就當妳不應允.」

停了一停, 續道 :「就說給我知妳的上圍呎碼吧.」

二姊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續繼嗚嗚的飲泣著.

我道 :「不回答也無所謂,反正我也喜歡和姊徹底地做一次, 我要開始喇.」

話聲一落,我的肉棒兒插入穴內磨擦起來.

抽送數下後, 耳聽得二姊叫道 :「停呀, 哇…不要, 求你不要…鳴….是34吋」

最後那34吋實是微不可聞.

我停下道 :「不對, 34吋! 姊的胸部何止這呎碼. 快說實.」

我見她不再出聲, 我用力狂插數下. 只見她被插至衹能哇哇叫痛, 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此我停下來, 以恐嚇的語調問道 : 「如何, 說是不說 ?」

可能二姊再受不起我的大力?剌, 由嘴內吐出細如蚊叫的聲線, 道 :「34吋C」

見二姊竟真的屈伏在我的淫威下, 我滿意地道 :「這就有些像了, 這麼大對的肉球起碼也有C杯呎碼. 姊這麼乖, 我也告訴你我的一個秘密吧. 小弟的陽具興奮時足有7吋長. 這7吋長的傢夥現正整根藏在姊的陰道內.」

二姊邊哭邊斥道 :「無恥, 下流, 嗚..你這畜生, 快閉嘴.」

我淫笑道 :「是. 聽姊的話. 我不說話喇. 現請姊再給小弟享受一下你的C杯大乳吧. 好嗎?」

話一說完, 我就貓著上身將頭部埋在二姊胸前, 伸手抓著本已半脫落的胸罩大力向上一揪, 那雙肉乳立時徹底袒露在我臉前. 二姊的雙乳雖全失去罩杯的扶托, 也祇是向兩傍微微一傾而矣. 我兩手分別握緊仍然高挺的雙乳, 輪流將其上的乳尖含在嘴內狂啜.

 

在吮弄雙乳同時, 我緩緩抽出陽具直到龜頭退至小穴的洞口, 再輕輕回插小許. 來回數度後, 突如其來一下子整根盡入. 二姊被那突如其來的一插, 忍不住立「哇」的一聲大叫了起來. 這正是我學著情色小說上的九淺一深淫功. 隨著抽插節奏的加快, 二姊的叫聲也漸密和漸響.

 

不一陣子, 感到二姊的小穴巳再度濕潤起來. 我眼看時機成熟, 爬起身來, 兩膝跪著, 用手按著二姊的兩股. 將二姊下身揪離床上, 我不快也不緩前後挺動著腰部,只見自己壯大的腸具在二姊的陰?來回進出,腸具上雜染著標誌著她被破身的處女血及些許淫液,我全沒感到些許惡心, 可憐的二姊初嘗肉棒的抽擊, 頭部不由自主左右搖擺, 口中哭聲夾雜著痛裂的喊叫。

突然一串鈐聲將我從淫樂中扯回, 原來是床頭小櫃上那鬼電話在作怪, 本想由它響下去,但想到若是母親打回來還是接聽比較妥當,一手按著二姊的嘴,再搶起那電話筒, 一把女聲傳來 :「喂, 是黃宅嗎 ?」

不是母親,我反問道 :「找誰啊.」

那女聲答道 :

「噢,你是小弟吧, 我是你二姊的朋友, 小慧姊呀.」

這小慧是二姊的好友, 來家作客也好幾次, 身段還真不錯。

我道 : 「對, 我是小弟, 找二姊嗎 ?」小慧道 :「是呀. 她約了我去看音樂劇,不知何故還未到來。.」我道 :「二姊突感不適, 對不起, 沒打手電通知妳.。」小慧道 :「啊, 她沒大礙吧 ?」我道 :「沒太大問題. 我現正照顧著她.」

說到這裏,我突想到一個刺激的主意,主意雖有危險,但可從中考驗一下二姊是否害怕將這被姦醜事張揚出去。.

我續道 :「妳請悄候.」

我蓋著話筒,在二姊耳語道 :「快打發她,但妳如喜歡向全世界張揚我倆亂倫醜事就告訴她吧?」

說完話後,我將話筒放向二姊口傍, 一面慢慢放開蓋著嘴的手,另方面也預備將話筒快速挪開, 以防她真射不顧後果發聲求救。

二姊待了一陣也沒說話,想是內心掙扎,其實這刻我也感到有些緊張,幸好最後耳聽得二姊忍著聲向著話筒道 :「是小慧嗎 ? 我..不適,不能來了。」

聽得二姊這樣說,我下身又再次抽動起來,二姊氣得想發作又發作不了。

停下一陣子, 想是小慧在話筒另邊說話, 二姊聽小慧說完後,聲音顯得有些急道 :「不,你不用來探我, 我…真的沒大礙, 真對不起。」

待二姊說罷這句,我立將話筒放回自己嘴邊道 :「小慧姊, 請不用擔心,二姊只是有小許頭痛.。」

小慧在另邊道 :「這..好吧,你小心照顧妳二姊啦。.」

我道 :「知道,拜拜.。」

放回話筒後,我已確定這害羞怕事的二姊絕無勇氣將我這淫行對別人提及, 想到這裏,忍不住淫笑道 :「嘻, 小慧姊叫我好好照顧姊,姊這?乖,我今晚一定盡力照顧妳的。.」

二姊沒說話, 衹側著頭臉呆望向床內, 一副絕望的神態。

 

我壓回二姊身上,屁股順時針方向打著大圈子,那陽具就像一枝棒子在肉洞深處不停撬動,二姊強忍不發一聲, 衹是淚珠不斷從眼角淌出,我突發動強襲, 將腸具快速抽插數下, 她被這幾下快襲攻至皺著眉頭,但那一聲叫喊還是硬生生被繃緊著唇兒強吞回肚內, 二姊這咬著唇兒的表情看在我眼中更激起我的獸性, 我倆手力握著她胸前肉球, 不斷無情搓揉著,下部同時狂力抽送起來, 每挺至龜頭頂上小穴的深處才抽回。

 

被狂插數次後, 二姊終受不住哀號起來 :「噢, 不要,, 哇..痛得很, 喔..停呀…嗚..」

陽具傳來的快感令我也禁不住?叫道 :「姊, 你胸前的兩團圓渾肉球正被我抓著, 腿間的小穴也被我的陽具抽插著, 啊, 姊,你的肉洞夾得弟很是舒服,我感到你的肉洞巳越來越濕,我的肉棒滿是妳的淫水呀。.」

這本純粹是我的胡說,但狂插數十下後, 二姊的愛液真的隨著陽具的進出溢流洞外, 將姊弟二人的陰毛齊齊弄濕。.

那緊迫及濕潤的快感令我倍加大力挺動腰肢, 不給二姊一絲喘息餘地,二姊被插至連哭泣的機會也沒有,衹能發出一連串像痛苦又像呻吟的叫喊聲。

在二姊身上再騁馳數分鐘後,我已進入快要射精時刻,仰頭叫道 :「姊呀, 我忍不來了, 要在妳穴內射精啦。.」

二姊像被利刀刺中,駭然震聲叫道 :「不要,哇..快拔.喔..出,今天是危險期..啊…..不要…射…, 哎…..嗚..」

我高潮已臨, 用盡全身力度加快瘋狂抽送, 邊喊道 :「不能拔出啦,我太愛二姊姊, 我要成為第一個在二姊體內射精的男人, 射啦…射啦..噢.. 姊, 我要射入妳的子宮,. 啊….好爽呀!」話聲剛落,我下身向上用力一挺,這一挺的力度將二姊整個身軀向上推移,頭蓋頂撞床頭上, 那雙肉球被我十指深深陷著。.

我感到龜頭砥在小穴的盡頭不停地跳動, 隨著每次跳動,一股接一股的濃精激射進小穴深處。.

二姊的小穴初嘗精液無情射擊,竟刺激得肉壁突然產生數陣痙攣,淫水大量從洞內深處湧出, 這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二姊敵不住生理反應,竟被我姦淫至產生高潮., 衹見她雙眼微反, 嘴部張開, 但口中已叫不出聲,只能從喉內吐出低微「呵…呵..」之聲。

我本已漸停跳躍的龜頭在同一時間被陰道壓逼及愛液?激下,再次發射數下才完全靜止下來,我整個人壓在二姊身上感受著極樂過後的一刻,二姊的美乳以至整個肉體已全無保留的被我強佔了。.

在初嘗二姊的禁果後,我當然沒即時放脫已在綱中的獵物,續續斷斷押玩著這美麗的肉體至矇矓中睡去,待眼廉再張時, 發覺天色巳微亮, 極度疲倦令二姊睡起來,我伸手往那神聖的小孔中探索,那孔道十分細小。心中暗暗歡喜,我想一會兒又會進入這道小門之中,不禁更加興奮。

我用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就往那道肉門中一伸,一陣美艷感侵來,感到自己被一陣陣溫濕包圍著,我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抽送,我做了個深呼吸,開始規律的在二姊熱熱的穴裡反復抽插,眼睛就盯著自己的老二推著陰唇一下子進去一下子出來,慢慢的,老二的進出越來越順利,洞裡頭越來越熱,而冒出的淫水也越來越多,那溢出來的淫液就像唾液一般晶亮而透明,漫流到二姊的肛門上形成亮亮的一層,好似敷上面膜一般。

我插的面紅耳熱,氣喘籲籲,而二姊也像有感覺般呼吸又一次沉重急促起來。

我將二姊的一隻大腿掛到我的肩膀上,以方便作更深入的抽插,陰莖已急不及待的展開下一輪的攻勢。

我的腰際用力不停來回抽送,深入二姊體內的陰莖不一會已頂到陰道的盡頭,我感到自己碩大的龜頭已抵在她的子宮口上。

我密集而快速的抽插令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她的子宮,終於二姊被操醒過來,我就將龜頭擠頂她的子宮口,二姊被我抽插得不斷發浪哼哼,身體也好像在主動迎合著我的抽送。這時我感到她的整個子宮也緊緊吸啜著我的龜頭蠕動著,我知道我連翻的刺激將二姊推上了高潮,令她的子宮內充斥滿身而出的卵精。

“啊!”我長出一聲,扭動的屁股停止不動,被抱住的屁股開始痙攣,絕美的快感像波浪一樣席捲全身。感到黏膩滑熱的陰精,層層包住自己的大肉棒,小穴裡的花心一張一合地吸吮著自己的大龜頭,而二姊再一次達到了高潮。這是我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而咻咻射出的大量滾燙的精液又把她的小穴填滿。

已經上次迷姦二姐之後,她一直到現在依然維持不秋不睬對應我,但是她每天挺著4個月微凸的孕腹在上課。看見她上圍呎碼大了,我真想再強姦她幾次。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