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愛3P的嬌妻

愛3P的嬌妻

我的老婆佳美在大學時候是學播音主持的,流利的口齒,一米六七的身高,總是保持著一百零幾斤的體重,所以她看起來很高挑,身體卻不缺乏肉感。老婆的胸不是那種波霸型的,看起來卻很大,可能是因為腰細的原因,胸部很迷人。臉蛋更不用說了,眼睛裏總是水汪汪的,大得迷人,嘴巴紅潤有光澤,樣子絕對是仙女級別的。

加上老婆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溫柔懂事,孝敬父母,疼愛我,全身上下透露出貴族高傲卻又善解人意、討人喜歡的氣質。老婆肌膚雪白,全身上下更是沒有一塊疤痕,和這樣的女人做一次愛簡直死都願意。

我是一個熱血的青年,從小好強的我家庭條件也不錯。現在有一份屬於自己的事業,收入可觀,這也使得老婆辭去了工作,專心照顧家庭和照顧我。我的夫妻關係是所有親友都羨慕的榜樣。

記得剛剛談戀愛的時候,老婆還是個小姑娘,十九歲。她學的播音主持,我也是搞婚禮主持的,共同語言和彼此身上的優點很快在相處中被兩個人發現,使得我們很快進入熱戀之中。我們認識的時候,老婆還是個處女,第一次的時候,老婆被我弄得痛到哭了。隨後老婆便越來越懂得什麼叫性愛,在我面前她也變得越來越淫蕩。當然,老婆在外面絕對是一個矜持的女子。

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老婆的身體一直只屬於過我一個人,在她的思想裏,絕對是那種保守的東方女子。我知道,在生活裏有許多人幻想和我老婆發生性關係,這也難怪,老婆這麼迷人。但我也從來都不擔心,因為老婆從小家教很嚴,從來就不是那種人。再說,我們性生活美滿和諧,老婆也不是那種空虛寂寞的蕩婦。

反觀我,思想相對老婆來說算是開放的了,我經常和老婆講一些黃色故事,做愛的時候還特瘋狂,什麼髒話都說。而且我腦子裏雖然不提倡換妻、亂倫類的事情,但也不反對。家裏有許多我們在網上買的情趣用品,讓我們在性生活中保持著新鮮。我們做愛的地點也是在隨時隨地,辦公室裏做過、汽車裏做過、露營時在河邊我們做過,旅遊時在山上我們做過,甚至在社區的樓梯口我們也做過,那次還差點被別人看見!

心目中的老婆絕對是生活中的貴婦,廚房中的巧婦,床上的蕩婦。所有的一切都讓我們的生活那麼的美好。

和老婆做愛

每天我的工作都很輕鬆,但經常會很晚回來,因為我是做婚禮主持的,婚禮晚宴常常很晚才結束。老婆常常在我晚上有事的時候出去逛逛街,或者去姐姐家玩,也或者呆在家,又或者和我一起去主持,然後晚上我們一起回家,每次一回家我們都做愛。家裏房子很多,我們都和父母分開住,所以家裏就我們兩個人,我們從陽臺做到廚房,然後很晚才睡覺。

這一天晚上,我依然主持很晚才回家。到了家,沖了澡,一件衣服也沒穿就進了房間。剛打開房門,一陣體香就撲進我的鼻子,房間裏燈光灰暗,老婆在床上半躺著,床頭櫃上放著為我準備的紅酒和漢堡。

 

風騷的老婆看到我進來便把身體轉向我,「親愛的,我等得你花都謝了!」老婆表情略帶同情,風騷的對我說。

「老婆大人,我洗過澡了,可以上床了嗎?」

「你來……」老婆伸出她的玉手,雪白的手臂向我輕輕的揮著。手一伸,蓋在老婆身上的真絲毯子就順著老婆性感柔滑的身體滑到了腰間,我才發現,老婆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

老婆一動,雪白的大奶子就一晃一晃的,乳頭是殷紅色的,明顯看出來乳頭已經有點硬了。老婆的秀髮亂亂的,一看就知道沒有故意打理等著我回來。下半身被真絲的毯子蓋著,卻蓋不住老婆性感的身軀,肥潤的屁股、白皙的大腿,塗著指甲油的一雙小腳在不停地互相摩擦著。

這樣的春宮圖一映入我的眼簾,我的下面就挺了起來,像一具小鋼炮一樣。沒等我說話,老婆見我沒過來便舉起一條腿,整個絲巾也就全部從身體上滑了下來。老婆的陰毛不濃密卻長長的,集中在陰戶的上面,陰唇兩邊也有幾根,很明顯,老婆在我回來之前整理過自己的陰毛;屄裏閃著亮晶晶的水珠子,由此可見老婆剛剛洗過澡,屄也沒擦乾淨,也可能就是淫水,老婆的淫水很多。

我再也受不了了,沖向老婆,抱住她,使勁地撫摸著她兩個像木瓜一樣的奶子,親吻著她的嘴唇。老婆嬌聲細語的在我耳邊說著:「輕點……輕點……親愛的……」老婆越這麼說,我越興奮,雙手更使勁了,用力搓揉著她的奶子。

我趴在老婆身上,抱著她,親著她的耳根,老婆已經被我弄得有點受不了。我又親了一遍老婆的脖子,便轉向她的騷屄,伸出舌頭舔著老婆的陰毛,老婆下面早就開始氾濫了,屄裏面不斷流淌著淫水,有點騷,卻總是不缺乏讓人想吃的誘惑,我的雞巴在這個時候也變得硬梆梆的了。

老婆被我弄得大聲的呻吟起來:「我要,我要,我要……」

「小婊子,告訴大雞巴老公,要什麼?」

「小婊子要老公大肉棒!」做愛的時候老婆經常這樣侮辱自己,我們這個時候都很興奮。

我舔著老婆的小屄,觀察著她的表情,老婆臉蛋上紅絲絲的,像個發情的騷母狗。她的一隻手摸著我的頭,不停地往下按,讓我去舔她的屄,另一隻手握著我的肉棒。我把下半身靠著老婆的臉,老婆也順勢將肉棒放進嘴裏,她賣力忘情地舔著肉棒,一會吸一會吹,一會握著肉棒舔著龜頭,一會又將蛋蛋放進嘴裏。

我看老婆似乎再也受不了了,就躺在了床上,雞巴挺得高高的。老婆眼神迷茫,但下一步她知道要做什麼,她騎在我的身上,扶著肉棒慢慢地坐了下來。老婆的屄真是極品,緊緊的,裏面肉很多,稱得上是世界第一等的騷屄。

淫水早就從肉棒流到蛋蛋上,床單也濕了一片,雞巴剛放進屄裏一半,老婆就仰著頭忘情地叫了一聲:「啊……」我見老婆沒把肉棒全放進去,腰就挺了一下,老婆大聲的叫了一聲:「啊……」我見老婆騷得厲害,便不停地挺動著腰,開始有規律的抽插著老婆,老婆還是仰著頭,嘴巴張得大大的,胸似乎在賣力地往前挺著,兩顆奶子上下拋晃,身體半蹲著。

風騷的老婆兩隻手按著我的身體,不停地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舒服……老公,插我,插小婊子的騷屄……啊……哦……啊……哦……啊……哦……哦……哦……老公,好舒服……老公你好厲害,插小婊子,讓小婊子爽……哦哦啊……哦哦啊……嗯……啊……嗯嗯……啊……哦……」

女上男下的動作一直是老婆最受不了的動作,我見到老婆這麼騷,抓起來老婆的兩隻手,開始加快了挺腰的速度,雞巴撞擊著老婆的騷屄,「嘎嗤、嘎嗤」的聲音和老婆淫蕩的叫聲環繞著房間,也讓我挺動的速度更快了。

老婆面對我的進攻,很快腿就站不住了,跪了下來,倒在了我的身上。我抱著老婆一起站起來,老婆的動作像老樹盤根一樣盤在我的身上。我抱著老婆的屁股,開始繼續上下的抽插她,這個動作一直是老婆最喜歡的。

「哦……喔……啊……咦……嗯……哦……」老婆的呻吟動聽極了:「大雞巴老公,插死我,不要停……舒服,舒服,太舒服了……老公,老公,我要上天了……太爽了……舒服……要上天……舒服……好舒服……要丟了……丟……丟了……要丟了……太舒服了……要高潮了……受不了了……要高潮了……」

我猛烈地操著老婆的屄,很快老婆兩條腿緊緊地夾緊我的腰,抽搐了一下,腰也扭了幾下,整個身體軟了下來,攤倒在床上,我知道,老婆高潮了。我也弄得一身汗,躺了下來,老婆像一個騷母狗一樣爬到我的大腿上,枕在我的大腿上舔舐我紫紅色的龜頭,然後把整個雞巴放到嘴裏,因頂著自己的喉嚨,差點要吐出來,卻不肯把雞巴放下。

我還沒射,所以雞巴仍然硬梆梆的,老婆迷人誘惑的雙眼對我看著,雞巴上全是她的口水。她吐出我的雞巴,讓我吃放在床頭櫃為我準備好的晚餐。我喝著紅酒,吃著漢堡包,享受著老婆為我口交。

騷貨老婆還在舔著雞巴,我抱起她的頭,把她抱到我懷裏,老婆撫摸著我的胸口,躺在胸口,小鳥依人,騷騷的說:「老公,剛才我被你幹得好舒服。你好壞,把人家弄得好痛。」我點了下她的鼻子,對她笑了笑。

老婆已經累得不行了,外面也夜裏11點了,我們躺在床上說著話。老婆大腿擱在我的身體上,抱著我,腦子裏似乎什麼也沒想,嘴巴裏微笑著,眼睛半睜著,聽我說著今天在外面的所見所聞。這就是我們的夫妻生活,激情、浪漫。

我突然想起來,明天有個網友要到這裏來遊玩,我在網上說要接待他,是平時在網上玩遊戲認識的,新疆人,到我們這旅遊,和我在網上聊得很開心。他剛剛結婚,帶著新婚妻子到全國各地渡蜜月,我在網上說要招待他,決定讓他和他的妻子住在我家裏。

我還和老婆開了下玩笑,說:「不知道新疆的小妞有沒有你騷!」老婆說了一聲:「去!」打了我一下,我們安然入睡了。

阿山駕到

早上,我很早的起來晨練,回來的時候老婆已經把早飯準備好了。我和老婆坐下來一起吃早飯,老婆臉上還留著昨晚高潮的甜蜜,我不停地用語言挑逗和諷刺著老婆:「小屄痛嗎?昨晚你好騷哦!」老婆裝作不理我。

 

今天一天沒事,網友要來,我決定一會兒和老婆一起去火車站接網友和他老婆。

吃完早飯,我們一起看了會兒新聞就開車出門了。九點的時候,網友終於從火車站的出站口出來了,我雖然沒有見過網友的面,但在網上看過他的照片,而且網友是新疆人,在人群中很好認。他也很快看到我,我們互相握手擁抱。

網友個頭和我差不多高,叫阿的爾山,我們叫他阿山。他的妻子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和我的老婆有一拼。名字很好聽,叫木美子,和我老婆一樣名字裏都有個美字。

我們四人上了車,一起開向我父親的家。家里,母親早就準備好了午飯,我們說了會兒話就開始吃飯了,阿山和美子都誇我母親的飯做得很好吃,我們的午飯吃得很開心。

下午的時候我們帶著網友去了家鄉的幾個景點,阿山提議回我家,我們就早早的回家去了。

阿山告訴我,他喜歡我們這里的房子,他們那兒都是住在山里,很不乾淨,我們這里很乾淨,很舒服。晚上的時候我們吃過晚飯,四個人打了一會牌,老婆帶著美子去逛超市買東西了,我和阿山在客廳里看電視,說著話,喝著紅酒。

阿山是個很開放的人,以前在網上聊天的時候經常和我調侃一些色情的話。我們倆越談越開放,他開始講一些他和他老婆做愛的事情,告訴我她老婆在床上很風騷,我也開始和他說我的老婆佳美的一些事情,我們聊得不亦樂乎。

阿山放下酒杯,拿出了他隨身帶的電腦,打開了一個帶密碼的文檔,笑眯眯的給我看。我一看,哇!居然是他老婆的裸照,他可真開放!我和阿山邊看邊笑著,我下面的肉棒早就偷偷的硬了起來。

很快,老婆和美子回來了,我們關了電腦,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繼續看著電視。她們倆也加入到我們的談話中,老婆提議唱歌,我們打開音響,開心的唱著歌、喝著酒。我們又打了會兒牌,美子說有點累了,老婆說也累了,阿山說今晚想和我多聊聊,所以美子和老婆今晚就一起睡了,我和阿山兩個人一起睡。

雙狼計劃

我和阿山躺在床上,繼續聊著色情的話題,他又打開電腦讓我看他老婆美子的照片,照片里好多淫蕩的動作。我們越聊越開放,阿山說,他早就想看老婆被別的男人干了,我聽了這話也就色性大發。阿山早就看出我是個好色之徒,於是問我:「想上我老婆嗎?」我默認了,兩個色魔決定行動起來……

我們準備先到老婆和美子睡的房間探探虛實,於是躡手躡腳的到了老婆和美子的房門,門果然沒鎖,我們順利地打開了門。里面燈光灰暗,隱約的看見兩個人躺在那里,蓋著毯子。老婆和美子的身材都很好,一層薄薄的毯子將兩個人的火辣身體凸顯出來,美子的奶子看起來圓圓的、大大的。

我們悄悄的走了進去,我慢慢掀開了兩個人蓋的毛毯,哇!一幅讓人看了就想犯罪的春宮圖展現在我們面前:兩個人穿著蕾絲的睡衣,由於剛洗過澡,所以都沒穿內衣褲。睡衣很薄,特別是老婆的睡衣,平時只穿給我一個人看,她怎麼會想到也被阿山這個色狼看見。

老婆的睡衣其實就是一層薄薄的紗,兩顆奶子畢露無遺,下面黑色的一團屄毛更是人讓人看了就想操她。誰想到阿山這個粗手粗腳的人看到我老婆的奶子就起了色心,一個大手立即摸了上去。老婆睡眠雖然很深,但是阿山的手勁使得太大,一下子就把老婆給弄醒了。老婆微微睜開雙眼,阿山趕緊幾個大步就竄到了門外,我趁著老婆睜開眼之前也黑溜溜的走了。

我們溜進了我們的房間,嚇得六神無主,過了半個小時才定下神來。因為我們都知道,老婆要是發現我們這樣,生氣了怎麼辦?特別是我,老婆從來就很反對我說一些換妻的話題,我估計剛才要是讓她知道我讓阿山摸她的奶子,準會殺了我。喔,幸好沒發現。

我們倆被嚇得也不敢再行動了,我的心也安定了很多,而且也取消了色狼行動。確切的說,我們也沒什麼行動計劃,只是起了色心去她們的房間看看而已,不過老婆的奶子被阿山摸了一下我很嫉妒,因為我沒摸到美子的那對大奶子,可惜,可惜。

我們睡了,兩人都以為事情過去了,因為我們再也沒機會了,以為我們沒了色心了。誰知道,第二天的事情發生得那麼蹊蹺,更讓我重新認識了我的老婆。

美子病了

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四個人一起吃早飯,我觀察著老婆的表情,因為我懷疑她昨晚發現我們進她房間了,可是老婆早上一切都很正常,我也放了心。

白天,我們又是開車四處遊玩,不過下午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美子突然說身體不舒服,阿山作為丈夫很擔心,我們立刻去了醫院,太不巧了,美子的闌尾炎居然犯了。阿山倒是挺鎮定的,說就要給美子在這里做手術。可想而知,阿山和美子會在我家里呆上半個月了,起碼要等美子康復吧!

很快,我們就決定給美子辦理手術的手續。找好了醫生,我通過在當地的熟人,給美子找了個單獨的病房。手術得等到明天了,不過醫生吩咐今晚美子得住院觀察。美子的臉上表現出給我們帶來麻煩的表情,嘴里還不停地說著不好意思帶來了麻煩,阿山也是表現得很不好意思。作為朋友,我們一點也不在意。

晚上的時候,醫院安排好了一切手續,醫生讓美子早點休息,阿山堅持要留下來陪著美子,不過美子通情達理,並且真的要休息了,所以阿山與我們一同回家,留美子一個人在病房。況且醫院距離我們家不遠,手術也是明天,我們便放心的回家去了。

到了家之後,耿直的新疆人終於表現出他的不安,他不停地問這問那,我和老婆都看出來他是多麼關心美子。我小聲的對老婆說,想個辦法讓他開心開心,不要讓他那麼惆悵。老婆腦子轉得很快,說讓我陪他喝酒,喝酒解解悶,再陪著他打打牌,好讓他心情好點。

老婆從冰箱里取來了兩瓶紅酒,阿山心情還是很惆悵。我們繼續喝酒,酒喝得並不是很多的時候,老婆拿來了牌,為了提神,我提議打牌輸的要被罰喝酒,大家都同意了。我開始認真的打牌,阿山在打牌的時候終於忘記了難過,變得開心起來。我暗地里給老婆使了個眼色,誇她做得好,老婆得意的笑著。

說到打牌,老婆可真厲害,一連十幾局下來她都沒輸。我和阿山都罰了不少紅酒,但是好在紅酒度數低,我們倒是不醉。我決定認真的殺老婆一局,也滅滅她的囂張氣焰。

果然,老婆這一局被我和阿山打敗了。從來滴酒不沾的她面對著一杯紅酒,雖說度數不高,但卻足以讓老婆為難。老婆想賴,我同意,但阿山不同意,終於老婆經不住勸,端起來酒杯一下子就把紅酒乾了,我和阿山都為她鼓掌。

也不知道是頭昏還是被紅酒給喝醉了,老婆一連輸了三局,一下子喝了三杯酒。當我注意到老婆的時候,她的臉已經變得緋紅,紅得讓人舍不得,但又紅得總是讓人感覺有點和醉酒的紅不太一樣。老婆說話也開始胡言亂語,牌也開始亂打了起來,一個不小心還將手放在了阿山的大腿上,拍著他的大腿叫我的名字,最後發現弄錯了,自己也哈哈大笑。我知道,老婆醉了。

正所謂「酒後吐真言」,老婆在醉酒之後也開始說起來平時很少說的髒話和一些帶「屄」字的詞。夏天嘛,老婆穿著一件連衣裙,領口很大,她常常笑著彎下腰,雪白的奶子一大半就露了出來。阿山也真色,眼睛直勾勾的對著老婆的奶子看,還老誇我老婆漂亮,老婆總是呵呵的笑。

我再次觀察到老婆的臉的時候,終於發現老婆的臉為什麼看起來和其它醉酒的紅不一樣了,她的紅色里,更像是做愛的時候那種悶騷的紅。酒會助興,也能激發起人的性慾,平時在床上風騷的老婆這個時候毫無顧忌,臉上當然會寫著淫蕩兩個字。我知道,此刻她下面一定早就淫水泛濫了。

老婆也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言語和情慾,她算是有點清醒,提議不打了,估計老婆心里也明白,自己腦子亂了。老婆提議要睡覺去了,還一邊摟著我的脖子說晚上要我陪她睡。阿山笑了笑,自己一個人識趣的回房間了,我也陪老婆進了我們的房間。

兩個人一進房間,老婆迫不及待的關了門,脫下了自己的裙子,內衣也沒脫就過來扒我的褲子,還說著:「你討厭,酒把人家弄得醉醺醺的,昨晚都沒做,今晚我要……」

很快,老婆把我脫得光溜溜的,把我的大雞巴放進嘴里舔著。騷貨,絕對的騷貨!我抱起老婆,推她上了床,扒了她的奶罩和性感的內褲,老婆像個母狗一樣趴在那兒,我讓她跪下,然後走到後面抱起她的屁股,插入老婆早已淫水泛濫的屄。老婆也不管家里有人,大聲的浪叫著,我知道阿山聽見了,可是我萬萬沒想到,阿山竟敢進入我們的房間。

我重新認識了我的老婆

因為門沒鎖的原因,阿山打開了門,聽到這個聲音,我立刻轉頭看著阿山。雖然昨晚阿山摸了我老婆的奶子是經過我同意的,但今天我沒同意他過來,所以我還是很吃驚。更讓我想不到的是,騷得浪叫的老婆見我停下來便自己扭動著屁股,來回地用屄套弄著我的雞巴,繼續忘情地浪叫著。她根本不知道這個時候有人進來了,老婆確實醉了。

阿山走近我們,淫笑著看我操著老婆。我不斷給阿山使顏色,意思告訴他,萬一我老婆發現了怎麼辦?阿山用表情回答我:沒事。老婆還在浪叫著,我知道騷屄老婆這時候神志不清,也就抱起老婆的屁股狠狠地操著她的屄。慢慢地,我也對著阿山微笑,我注意到阿山的雞巴早就頂著他的牛仔褲了。

自己老婆的裸體被別人看到,這反而令我更加興奮。老婆手撐著床,頭低著跪在床上,兩顆雪白的大乳房被做愛的節奏弄得前後搖晃,完美的身材在阿山面前全部展露。我有預感,今晚老婆的屄,將不再只屬於我一個人。

獸性大發的我示意阿山脫了衣服,阿山二話不說就把自己脫得光光的。阿山的肉棒比起我的一點也不遜色,而且看起來很烏黑,他的毛發相當發達,陽具上的毛一直連到胸口。大雞巴挺得高高的,自己在那里用手套弄著,看得出來,他對我老婆早就迫不及待了。

騷貨老婆被我干得正浪叫著,哪兒注意到旁邊還有人。我腰用力一頂,雞巴離開了老婆的騷穴,淫水早就濕透了我的雞巴和床單。老婆趴在床上,淫靡放蕩的叫著:「老公,把我翻過來再干我,好不好?」這時我並沒有說話,而是示意阿山,告訴他:你可以插我的老婆了。

我下了床,坐在床邊的沙發上。阿山溜到了床上,色性大發的他早就對我老婆垂涎三尺,面對著我給的機會,阿山迫不及待,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麼去享受這個大美人。

他把我老婆翻了過來,老婆兩條雪白大腿叉開,叉得大大的,整個屄都展現在阿山面前,嘴里還不停地說:「操我,老公操我……」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老公早就把她出賣了,在她淫蕩的屄面前的是一個新疆人–阿山。

阿山再也受不了,扶著他的大雞巴在老婆的淫穴口摩擦了幾下就捅進去。老婆的淫水太多了,所以阿山沒費多少力就把雞巴全插進去了。阿山很粗魯,死命地操著老婆的屄,可是這個混蛋居然大叫著:「嫂子,你的屄好舒服!」

老婆只是半醉,並不是完全醉了,原本在浪叫的老婆聽了這話,一下子把眼睛睜開,發現騷屄里的大雞巴原來是阿山的,出於本能的大叫一生:「啊!」然後面帶恐懼,並開始掙紮。但是阿山整個人都壓在老婆身上,再加上老婆兩腿叉得那麼大,根本沒法逃脫。

 

老婆緊張了,不安了,恐慌了,她完全失去了原本風騷的狀態,騷穴里的淫水也很快乾了。她知道,自己被qiang奸了,但她根本不知道,坐在灰暗燈光下還有個人,就是她的老公。

老婆哭著說:「求求你放過我,不要啊……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放過我吧!」看到老婆這樣,我有點舍不得,想上前阻止阿山,但是這樣阻止他,老婆就會知道我是教唆阿山的。我心里是一團糟。

阿山面對著老婆已經乾澀的淫穴,還在抽插著,這時候老婆的聲音變得好痛苦。我知道,乾的陰道被插是很痛苦的,但是阿山完全不顧老婆的感受,繼續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老婆還在哀求阿山放過她,但是自己根本沒法逃脫。老婆的雙手開始擊打阿山的臉,阿山氣了,狠狠地把雞巴頂著老婆的騷穴,並按住老婆的雙手,老婆大叫一聲:「好痛!」阿山開始用嘴巴舔著老婆的腋下、脖子還有耳根,老婆的淚都快流乾了,可阿山還在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漸漸地,老婆也不反抗了,開始緊閉著自己的嘴巴,表情充滿痛苦和委屈。房間里變得只有雞巴和騷穴的碰撞聲,阿山的動作也開始變得溫柔起來,慢慢享受著一下一下抽插的感覺。

我知道,老婆的身體已經慢慢開始不受控制了,本性淫蕩的老婆還是努力地緊閉雙唇,我知道,這是想讓自己不叫出來,但是巨大的喘息出賣了她。老婆的呼吸越來越大,終於,嘴唇打開了,老婆「啊……」的叫了出來。不過老婆的頭還在拼命地搖著,秀發變得淩亂不堪,身體扭動著、反抗著,雙手還在掙紮。

「不要……啊……我老公看見了不好的,求你阿山,停吧……啊……」這時候老婆的說話已變得嬌聲細語,而且能聽見淫穴里傳出性器官摩擦的「噗哧、噗哧」水聲。我知道,老婆下面開始又分泌淫水了。

淫蕩的妻子

「啊……不要……嗯……求你……啊……求你……嗯……啊……嗯……」慢慢地,聲音從哀求變成了有點不好意思的呻吟:「啊……受不了了……啊……求你了……快停吧……啊……啊……嗯……嗯……嗯……」

阿山也辱罵著老婆:「騷嫂子,想叫就叫吧,大聲的叫出來吧!嗯?叫啊!告訴我,爽嗎?喜歡大雞巴嗎?」

「滾!滾!求你,下來……求你,不要再插了,求你,求求你了,啊……」

阿山又操了老婆幾十下,終於停下了,他躺在床上,命令老婆騎在他身上,老婆嘴里還是喊著「不要」,但被阿山強行弄到了他身上。老婆雪白的腿分得開開的,屄毛早就被干得亂七八糟,眼睛哭到有點紅,但面色依然是那麼紅潤和淫蕩,疲乏的老婆頭發很淩亂。

阿山把大肉棒對著老婆的騷屄,老婆剛才一直被干,也沒注意到阿山有一條比我還要大的肉棍子,而且黑黑的,看起來讓人害怕卻很誘惑。早已經被干得淫水四濺的老婆現在基本不反抗了,面對這條大雞巴,老婆只是看著。

阿山見到老婆不動,便抱著老婆的腰狠狠地往下一按,整個淫穴和阿山的肉棒再次完全結合了。這個動作使得阿山的肉棒頂到老婆騷屄的最里面,能明顯看到老婆的小腹鼓了起來,估計龜頭已經頂到老婆的子宮口了。

老婆痛苦的長叫了一聲:「啊……」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阿山有規律地挺動著腰。老婆雙腳踮著半蹲在阿山身上,老婆被弄得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腰也趴著,手撐在床上,秀發擋住了老婆淫蕩的臉。

我知道,這個動作是老婆最受不了的,果然,老婆內心的淫蕩在一點一點的被激發出來,「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嬌聲的反抗完全消失了,變成了害羞的呻吟。

阿山一邊繼續挺聳著下身,一邊嘲笑的問著騷貨老婆:「嫂子,爽嗎?」

老婆想說爽,卻始終不好開口,繼續呻吟著:「哦……啊……嗯……喔……啊……啊……」

老婆雪白的奶子被弄得上下拋蕩著,乳頭變得脹脹的,她的手也不知所措,開始在阿山的胸口亂抓,整個下半身成一個M型展現在阿山的面前。

慢慢地,老婆的身體開始迎合阿山的動作,阿山的腰也慢慢地停了下來,老婆變得主動起來,開始熟練地在阿山的身體上上下的扭動著。阿山完全停止了動作,完全變成了老婆在扭動,用她的陰道去套弄阿山的雞巴。

阿山欣賞著老婆在他身上抬動屁股,兩只手開始蹂躪老婆兩顆雪白的奶子並且辱罵著老婆:「婊子,爽嗎?騷婊子,賤貨,蕩婦,嫂子,告訴我,爽嗎?」老婆還是不回答,自顧自用淫穴套弄著阿山的肉棒,只聽見老婆的浪叫聲和騷穴與阿山小腹碰撞的聲音。

慢慢地老婆的頭抬了起來,露出了她的臉,老婆眼睛閉著,嘴唇有點乾。也不知道是被干醒了,還是無意中抬頭看見了,老婆終於發現我坐在沙發上。老婆看到了我,驚嚇壞了,面帶恐懼恐慌,她連忙說:「老公,我……老公……不是你想的這樣,我……」

緊張的老婆不知道說什麼好,尷尬的面對著我。可是,性慾高漲、本性淫蕩的她居然還在繼續抬動屁股吞吐著阿山的大肉棒,而且仍嬌滴滴的呻吟著:「老公……我……喔……啊……老公……求你……不要怪我……求你……讓阿山停下來……」

「讓阿山停下來?騷貨,眼前我明明看到是你在qiang奸阿山!」我假裝生氣的大叫著:「你個騷婊子,現在阿山動還是你動?你讓誰停?」

老婆此刻早就被阿山干得慾火高漲,根本停不下自己的腰,仍然在呻吟著:「老公……我錯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肉棒撞擊著老婆的淫穴,老婆高高的抬著頭,腰拼命地上下移動,什麼都顧不著了。這就是女人,飢渴的女人,只要能讓她爽,就算要了她的命也不會停。

阿山恢復了體力,也感覺老婆的騷穴越來越緊了,他再次扶著老婆的腰,我也站到了床邊,欣賞老婆的淫蕩的表情。老婆風騷並且可憐的看著我,我對老婆淫邪的笑著。

阿山開始再次猛烈地撞擊老婆的騷穴,頻率快得只聽見老婆吐出一連串「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老婆的頭拼命地搖著,想說爽卻始終開不了口。

阿山的動作越來越快,老婆終於受不了了:「啊……舒服,太舒服了,受不了了……對不起,老公,我好舒服……」真沒想到這騷貨這個時候還能想到我,也沒想到在我的面前老婆被別人干得不能自拔。

「騷貨,在我面前被別人干還叫爽,真是個婊子!騷婊子,舒服嗎?」我大聲的說道。

「舒服,太舒服了……啊……阿山把我弄得……舒服……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喔……哦……喔……嗯……哦……」

阿山的速度還在加快。

「舒服死了……老公,阿山哥哥,用大雞巴干我……啊……太爽了,我要升天了……啊……太舒服了……爽,爽……我是婊子,我是騷貨,我是賤貨,我要大雞巴干我的騷穴,我要高潮了!」

見到老婆這樣,我站立在她旁邊,扶著老婆的頭,把我的大雞巴放在老婆的嘴巴,老婆一只手抱著我的大腿,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巴里瘋狂的吞吐著。

阿山越插越快,似乎要射了。此刻的老婆也眉毛一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於是把雞巴從老婆嘴里拿出,欣賞老婆高潮的樣子。

「啊……嗯……嗯……嗯……嗯……嗯啊……啊……真的不行了,大雞巴阿山哥……嗯……讓騷婊子嫂子太爽了……啊……丟了,丟了,啊……」

一聲長長的呻吟聲,老婆癱瘓在床上。老婆高潮了,在自己的老公面前,被一個認識不久的網友干得高潮了,老婆還在微微的浪叫著。阿山在老婆高潮的時候也射了,並且把大股精液射在老婆的淫穴里,精液順著老婆的大腿從她的騷穴里流了出來。

阿山曾告訴我,他做過結紮手術,所以不需要擔心老婆懷孕。此刻的老婆在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表情略帶微笑的躺著。我欣賞著老婆爽的樣子,老婆見到我對著她看,害羞得像個小鳥一樣投入到我的懷抱里,嬌滴滴的告訴我:「老公,對不起。」我沒說話,只撫摸著她的頭。

爽透了的阿山一把又槍過老婆,讓老婆撅起屁股幫他口交,把軟了的雞巴全部放進了老婆的嘴巴里。老婆一邊對著我看,一邊吸著阿山軟化了的肉棒。慢慢地,她也不對我看了,開始舔著剛才讓她高潮的肉棒。

面對這條黑黝黝的棒子,老婆愛不釋手,陶醉地舔舐著;阿山的手在蹂躪著老婆的大奶子,雞巴慢慢地又再硬起來。我也躺在阿山旁邊,兩條大雞巴樹立在老婆面前,老婆立刻幫我舔著肉棒,兩條雞巴不停地插著老婆的淫嘴。

這騷貨,我看了就來勁。我開始跪在老婆的屁股後面,把大雞巴一挺,面對著老婆淫水四濺的騷穴,抱著她的肥美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大肉棒插進了老婆的騷穴。老婆像個母狗般趴著,嘴巴里含著阿山的肉棒,騷穴被我在後面干著。

騷婊子的嘴被肉棒填得滿滿的,呻吟聲變成了「嗯……嗯……嗯……嗯……嗯……嗯……」,就看見她的口水順著阿山的肉棒淌著,嘴巴卻不肯吐出肉棒。

我抽插著老婆的騷屄,問她:「騷貨,我的雞巴和阿山的誰讓你更爽啊?」

老婆急忙回答:「老公的雞巴讓我最舒服!」

阿山也挑逗起老婆,輕輕的打了一下老婆耳光,說:「騷貨,剛才讓你爽的時候怎麼不這樣說?我的不爽,那我就不插你了!」

老婆聽了立刻說:「阿山哥哥,你的爽,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爽!」

我狠狠打了下老婆的屁股,老婆急忙又說:「不,還是老公的雞巴舒服!」

老婆被我和阿山弄得像個幾年沒享受到大雞巴的寡婦一樣,半刻也不舍得我們任何一根雞巴離開她的身體。我們讓老婆把身體換個方向,換阿山插老婆,老婆又開始幫我舔肉棒。看得出來,老婆還是喜歡我的肉棒多一點,畢竟是自己的老公嘛,我的老婆很愛我。

這一夜我們做了很多次,老婆高潮了無數次,一直到淩晨三點才被我們放過去。阿山射了三次,實在沒力氣了,我射了四次。我們把精液射在老婆的臉上、騷穴里,老婆一夜里嘴巴和騷穴就沒停歇過,始終被兩根大雞巴操著。

睡覺的時候我要老婆趴在阿山的身上睡,阿山也不客氣的把雞巴放在老婆的淫穴里睡覺。老婆轉了轉身體,頭枕在我的肚子上,嘴里含著我的雞巴,我們就這樣睡著了。

老婆的淫蕩算是真的讓我見識了,真是個騷貨,不過阿山上了我老婆之後,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對我老婆是想操就操,完全不把我當外人了。美子的手術做好了之後,和阿山也要離開了,我們依依不舍,阿山更是舍不得我這個狼友和我的美麗嬌妻。老婆在送阿山走的時候,和阿山兩個人在車站的廁所里干了一炮,出來的時候老婆頭發還有點亂,一看就知道剛被干過。

阿山走了,我和老婆也上了車,回家去了。

車上我發現老婆的裙子下面沒有內褲,後來問問,才知道剛才在廁所里和阿山操屄的時候,內褲被阿山帶走了。我看著阿山的精液又順著老婆的大腿從騷穴里流出來,心里既嫉妒又興奮。

老婆還是嬌滴滴的對我說:「老公,以後不要把我的屄給別人操,好不好?討厭!」我笑著,狠狠地摸了摸老婆的騷屄,我知道,事情還剛開始!

我的老婆佳美在大學時候是學播音主持的,流利的口齒,一米六七的身高,總是保持著一百零幾斤的體重,所以她看起來很高挑,身體卻不缺乏肉感。老婆的胸不是那種波霸型的,看起來卻很大,可能是因為腰細的原因,胸部很迷人。臉蛋更不用說了,眼睛裏總是水汪汪的,大得迷人,嘴巴紅潤有光澤,樣子絕對是仙女級別的。

加上老婆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溫柔懂事,孝敬父母,疼愛我,全身上下透露出貴族高傲卻又善解人意、討人喜歡的氣質。老婆肌膚雪白,全身上下更是沒有一塊疤痕,和這樣的女人做一次愛簡直死都願意。

我是一個熱血的青年,從小好強的我家庭條件也不錯。現在有一份屬於自己的事業,收入可觀,這也使得老婆辭去了工作,專心照顧家庭和照顧我。我的夫妻關係是所有親友都羨慕的榜樣。

記得剛剛談戀愛的時候,老婆還是個小姑娘,十九歲。她學的播音主持,我也是搞婚禮主持的,共同語言和彼此身上的優點很快在相處中被兩個人發現,使得我們很快進入熱戀之中。我們認識的時候,老婆還是個處女,第一次的時候,老婆被我弄得痛到哭了。隨後老婆便越來越懂得什麼叫性愛,在我面前她也變得越來越淫蕩。當然,老婆在外面絕對是一個矜持的女子。

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老婆的身體一直只屬於過我一個人,在她的思想裏,絕對是那種保守的東方女子。我知道,在生活裏有許多人幻想和我老婆發生性關係,這也難怪,老婆這麼迷人。但我也從來都不擔心,因為老婆從小家教很嚴,從來就不是那種人。再說,我們性生活美滿和諧,老婆也不是那種空虛寂寞的蕩婦。

反觀我,思想相對老婆來說算是開放的了,我經常和老婆講一些黃色故事,做愛的時候還特瘋狂,什麼髒話都說。而且我腦子裏雖然不提倡換妻、亂倫類的事情,但也不反對。家裏有許多我們在網上買的情趣用品,讓我們在性生活中保持著新鮮。我們做愛的地點也是在隨時隨地,辦公室裏做過、汽車裏做過、露營時在河邊我們做過,旅遊時在山上我們做過,甚至在社區的樓梯口我們也做過,那次還差點被別人看見!

心目中的老婆絕對是生活中的貴婦,廚房中的巧婦,床上的蕩婦。所有的一切都讓我們的生活那麼的美好。

和老婆做愛

每天我的工作都很輕鬆,但經常會很晚回來,因為我是做婚禮主持的,婚禮晚宴常常很晚才結束。老婆常常在我晚上有事的時候出去逛逛街,或者去姐姐家玩,也或者呆在家,又或者和我一起去主持,然後晚上我們一起回家,每次一回家我們都做愛。家裏房子很多,我們都和父母分開住,所以家裏就我們兩個人,我們從陽臺做到廚房,然後很晚才睡覺。

這一天晚上,我依然主持很晚才回家。到了家,沖了澡,一件衣服也沒穿就進了房間。剛打開房門,一陣體香就撲進我的鼻子,房間裏燈光灰暗,老婆在床上半躺著,床頭櫃上放著為我準備的紅酒和漢堡。

 

風騷的老婆看到我進來便把身體轉向我,「親愛的,我等得你花都謝了!」老婆表情略帶同情,風騷的對我說。

「老婆大人,我洗過澡了,可以上床了嗎?」

「你來……」老婆伸出她的玉手,雪白的手臂向我輕輕的揮著。手一伸,蓋在老婆身上的真絲毯子就順著老婆性感柔滑的身體滑到了腰間,我才發現,老婆身上一件衣服也沒有。

老婆一動,雪白的大奶子就一晃一晃的,乳頭是殷紅色的,明顯看出來乳頭已經有點硬了。老婆的秀髮亂亂的,一看就知道沒有故意打理等著我回來。下半身被真絲的毯子蓋著,卻蓋不住老婆性感的身軀,肥潤的屁股、白皙的大腿,塗著指甲油的一雙小腳在不停地互相摩擦著。

這樣的春宮圖一映入我的眼簾,我的下面就挺了起來,像一具小鋼炮一樣。沒等我說話,老婆見我沒過來便舉起一條腿,整個絲巾也就全部從身體上滑了下來。老婆的陰毛不濃密卻長長的,集中在陰戶的上面,陰唇兩邊也有幾根,很明顯,老婆在我回來之前整理過自己的陰毛;屄裏閃著亮晶晶的水珠子,由此可見老婆剛剛洗過澡,屄也沒擦乾淨,也可能就是淫水,老婆的淫水很多。

我再也受不了了,沖向老婆,抱住她,使勁地撫摸著她兩個像木瓜一樣的奶子,親吻著她的嘴唇。老婆嬌聲細語的在我耳邊說著:「輕點……輕點……親愛的……」老婆越這麼說,我越興奮,雙手更使勁了,用力搓揉著她的奶子。

我趴在老婆身上,抱著她,親著她的耳根,老婆已經被我弄得有點受不了。我又親了一遍老婆的脖子,便轉向她的騷屄,伸出舌頭舔著老婆的陰毛,老婆下面早就開始氾濫了,屄裏面不斷流淌著淫水,有點騷,卻總是不缺乏讓人想吃的誘惑,我的雞巴在這個時候也變得硬梆梆的了。

老婆被我弄得大聲的呻吟起來:「我要,我要,我要……」

「小婊子,告訴大雞巴老公,要什麼?」

「小婊子要老公大肉棒!」做愛的時候老婆經常這樣侮辱自己,我們這個時候都很興奮。

我舔著老婆的小屄,觀察著她的表情,老婆臉蛋上紅絲絲的,像個發情的騷母狗。她的一隻手摸著我的頭,不停地往下按,讓我去舔她的屄,另一隻手握著我的肉棒。我把下半身靠著老婆的臉,老婆也順勢將肉棒放進嘴裏,她賣力忘情地舔著肉棒,一會吸一會吹,一會握著肉棒舔著龜頭,一會又將蛋蛋放進嘴裏。

我看老婆似乎再也受不了了,就躺在了床上,雞巴挺得高高的。老婆眼神迷茫,但下一步她知道要做什麼,她騎在我的身上,扶著肉棒慢慢地坐了下來。老婆的屄真是極品,緊緊的,裏面肉很多,稱得上是世界第一等的騷屄。

淫水早就從肉棒流到蛋蛋上,床單也濕了一片,雞巴剛放進屄裏一半,老婆就仰著頭忘情地叫了一聲:「啊……」我見老婆沒把肉棒全放進去,腰就挺了一下,老婆大聲的叫了一聲:「啊……」我見老婆騷得厲害,便不停地挺動著腰,開始有規律的抽插著老婆,老婆還是仰著頭,嘴巴張得大大的,胸似乎在賣力地往前挺著,兩顆奶子上下拋晃,身體半蹲著。

風騷的老婆兩隻手按著我的身體,不停地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舒服……老公,插我,插小婊子的騷屄……啊……哦……啊……哦……啊……哦……哦……哦……老公,好舒服……老公你好厲害,插小婊子,讓小婊子爽……哦哦啊……哦哦啊……嗯……啊……嗯嗯……啊……哦……」

女上男下的動作一直是老婆最受不了的動作,我見到老婆這麼騷,抓起來老婆的兩隻手,開始加快了挺腰的速度,雞巴撞擊著老婆的騷屄,「嘎嗤、嘎嗤」的聲音和老婆淫蕩的叫聲環繞著房間,也讓我挺動的速度更快了。

老婆面對我的進攻,很快腿就站不住了,跪了下來,倒在了我的身上。我抱著老婆一起站起來,老婆的動作像老樹盤根一樣盤在我的身上。我抱著老婆的屁股,開始繼續上下的抽插她,這個動作一直是老婆最喜歡的。

「哦……喔……啊……咦……嗯……哦……」老婆的呻吟動聽極了:「大雞巴老公,插死我,不要停……舒服,舒服,太舒服了……老公,老公,我要上天了……太爽了……舒服……要上天……舒服……好舒服……要丟了……丟……丟了……要丟了……太舒服了……要高潮了……受不了了……要高潮了……」

我猛烈地操著老婆的屄,很快老婆兩條腿緊緊地夾緊我的腰,抽搐了一下,腰也扭了幾下,整個身體軟了下來,攤倒在床上,我知道,老婆高潮了。我也弄得一身汗,躺了下來,老婆像一個騷母狗一樣爬到我的大腿上,枕在我的大腿上舔舐我紫紅色的龜頭,然後把整個雞巴放到嘴裏,因頂著自己的喉嚨,差點要吐出來,卻不肯把雞巴放下。

我還沒射,所以雞巴仍然硬梆梆的,老婆迷人誘惑的雙眼對我看著,雞巴上全是她的口水。她吐出我的雞巴,讓我吃放在床頭櫃為我準備好的晚餐。我喝著紅酒,吃著漢堡包,享受著老婆為我口交。

騷貨老婆還在舔著雞巴,我抱起她的頭,把她抱到我懷裏,老婆撫摸著我的胸口,躺在胸口,小鳥依人,騷騷的說:「老公,剛才我被你幹得好舒服。你好壞,把人家弄得好痛。」我點了下她的鼻子,對她笑了笑。

老婆已經累得不行了,外面也夜裏11點了,我們躺在床上說著話。老婆大腿擱在我的身體上,抱著我,腦子裏似乎什麼也沒想,嘴巴裏微笑著,眼睛半睜著,聽我說著今天在外面的所見所聞。這就是我們的夫妻生活,激情、浪漫。

我突然想起來,明天有個網友要到這裏來遊玩,我在網上說要接待他,是平時在網上玩遊戲認識的,新疆人,到我們這旅遊,和我在網上聊得很開心。他剛剛結婚,帶著新婚妻子到全國各地渡蜜月,我在網上說要招待他,決定讓他和他的妻子住在我家裏。

我還和老婆開了下玩笑,說:「不知道新疆的小妞有沒有你騷!」老婆說了一聲:「去!」打了我一下,我們安然入睡了。

阿山駕到

早上,我很早的起來晨練,回來的時候老婆已經把早飯準備好了。我和老婆坐下來一起吃早飯,老婆臉上還留著昨晚高潮的甜蜜,我不停地用語言挑逗和諷刺著老婆:「小屄痛嗎?昨晚你好騷哦!」老婆裝作不理我。

 

今天一天沒事,網友要來,我決定一會兒和老婆一起去火車站接網友和他老婆。

吃完早飯,我們一起看了會兒新聞就開車出門了。九點的時候,網友終於從火車站的出站口出來了,我雖然沒有見過網友的面,但在網上看過他的照片,而且網友是新疆人,在人群中很好認。他也很快看到我,我們互相握手擁抱。

網友個頭和我差不多高,叫阿的爾山,我們叫他阿山。他的妻子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和我的老婆有一拼。名字很好聽,叫木美子,和我老婆一樣名字裏都有個美字。

我們四人上了車,一起開向我父親的家。家里,母親早就準備好了午飯,我們說了會兒話就開始吃飯了,阿山和美子都誇我母親的飯做得很好吃,我們的午飯吃得很開心。

下午的時候我們帶著網友去了家鄉的幾個景點,阿山提議回我家,我們就早早的回家去了。

阿山告訴我,他喜歡我們這里的房子,他們那兒都是住在山里,很不乾淨,我們這里很乾淨,很舒服。晚上的時候我們吃過晚飯,四個人打了一會牌,老婆帶著美子去逛超市買東西了,我和阿山在客廳里看電視,說著話,喝著紅酒。

阿山是個很開放的人,以前在網上聊天的時候經常和我調侃一些色情的話。我們倆越談越開放,他開始講一些他和他老婆做愛的事情,告訴我她老婆在床上很風騷,我也開始和他說我的老婆佳美的一些事情,我們聊得不亦樂乎。

阿山放下酒杯,拿出了他隨身帶的電腦,打開了一個帶密碼的文檔,笑眯眯的給我看。我一看,哇!居然是他老婆的裸照,他可真開放!我和阿山邊看邊笑著,我下面的肉棒早就偷偷的硬了起來。

很快,老婆和美子回來了,我們關了電腦,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繼續看著電視。她們倆也加入到我們的談話中,老婆提議唱歌,我們打開音響,開心的唱著歌、喝著酒。我們又打了會兒牌,美子說有點累了,老婆說也累了,阿山說今晚想和我多聊聊,所以美子和老婆今晚就一起睡了,我和阿山兩個人一起睡。

雙狼計劃

我和阿山躺在床上,繼續聊著色情的話題,他又打開電腦讓我看他老婆美子的照片,照片里好多淫蕩的動作。我們越聊越開放,阿山說,他早就想看老婆被別的男人干了,我聽了這話也就色性大發。阿山早就看出我是個好色之徒,於是問我:「想上我老婆嗎?」我默認了,兩個色魔決定行動起來……

我們準備先到老婆和美子睡的房間探探虛實,於是躡手躡腳的到了老婆和美子的房門,門果然沒鎖,我們順利地打開了門。里面燈光灰暗,隱約的看見兩個人躺在那里,蓋著毯子。老婆和美子的身材都很好,一層薄薄的毯子將兩個人的火辣身體凸顯出來,美子的奶子看起來圓圓的、大大的。

我們悄悄的走了進去,我慢慢掀開了兩個人蓋的毛毯,哇!一幅讓人看了就想犯罪的春宮圖展現在我們面前:兩個人穿著蕾絲的睡衣,由於剛洗過澡,所以都沒穿內衣褲。睡衣很薄,特別是老婆的睡衣,平時只穿給我一個人看,她怎麼會想到也被阿山這個色狼看見。

老婆的睡衣其實就是一層薄薄的紗,兩顆奶子畢露無遺,下面黑色的一團屄毛更是人讓人看了就想操她。誰想到阿山這個粗手粗腳的人看到我老婆的奶子就起了色心,一個大手立即摸了上去。老婆睡眠雖然很深,但是阿山的手勁使得太大,一下子就把老婆給弄醒了。老婆微微睜開雙眼,阿山趕緊幾個大步就竄到了門外,我趁著老婆睜開眼之前也黑溜溜的走了。

我們溜進了我們的房間,嚇得六神無主,過了半個小時才定下神來。因為我們都知道,老婆要是發現我們這樣,生氣了怎麼辦?特別是我,老婆從來就很反對我說一些換妻的話題,我估計剛才要是讓她知道我讓阿山摸她的奶子,準會殺了我。喔,幸好沒發現。

我們倆被嚇得也不敢再行動了,我的心也安定了很多,而且也取消了色狼行動。確切的說,我們也沒什麼行動計劃,只是起了色心去她們的房間看看而已,不過老婆的奶子被阿山摸了一下我很嫉妒,因為我沒摸到美子的那對大奶子,可惜,可惜。

我們睡了,兩人都以為事情過去了,因為我們再也沒機會了,以為我們沒了色心了。誰知道,第二天的事情發生得那麼蹊蹺,更讓我重新認識了我的老婆。

美子病了

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四個人一起吃早飯,我觀察著老婆的表情,因為我懷疑她昨晚發現我們進她房間了,可是老婆早上一切都很正常,我也放了心。

白天,我們又是開車四處遊玩,不過下午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美子突然說身體不舒服,阿山作為丈夫很擔心,我們立刻去了醫院,太不巧了,美子的闌尾炎居然犯了。阿山倒是挺鎮定的,說就要給美子在這里做手術。可想而知,阿山和美子會在我家里呆上半個月了,起碼要等美子康復吧!

很快,我們就決定給美子辦理手術的手續。找好了醫生,我通過在當地的熟人,給美子找了個單獨的病房。手術得等到明天了,不過醫生吩咐今晚美子得住院觀察。美子的臉上表現出給我們帶來麻煩的表情,嘴里還不停地說著不好意思帶來了麻煩,阿山也是表現得很不好意思。作為朋友,我們一點也不在意。

晚上的時候,醫院安排好了一切手續,醫生讓美子早點休息,阿山堅持要留下來陪著美子,不過美子通情達理,並且真的要休息了,所以阿山與我們一同回家,留美子一個人在病房。況且醫院距離我們家不遠,手術也是明天,我們便放心的回家去了。

到了家之後,耿直的新疆人終於表現出他的不安,他不停地問這問那,我和老婆都看出來他是多麼關心美子。我小聲的對老婆說,想個辦法讓他開心開心,不要讓他那麼惆悵。老婆腦子轉得很快,說讓我陪他喝酒,喝酒解解悶,再陪著他打打牌,好讓他心情好點。

老婆從冰箱里取來了兩瓶紅酒,阿山心情還是很惆悵。我們繼續喝酒,酒喝得並不是很多的時候,老婆拿來了牌,為了提神,我提議打牌輸的要被罰喝酒,大家都同意了。我開始認真的打牌,阿山在打牌的時候終於忘記了難過,變得開心起來。我暗地里給老婆使了個眼色,誇她做得好,老婆得意的笑著。

說到打牌,老婆可真厲害,一連十幾局下來她都沒輸。我和阿山都罰了不少紅酒,但是好在紅酒度數低,我們倒是不醉。我決定認真的殺老婆一局,也滅滅她的囂張氣焰。

果然,老婆這一局被我和阿山打敗了。從來滴酒不沾的她面對著一杯紅酒,雖說度數不高,但卻足以讓老婆為難。老婆想賴,我同意,但阿山不同意,終於老婆經不住勸,端起來酒杯一下子就把紅酒乾了,我和阿山都為她鼓掌。

也不知道是頭昏還是被紅酒給喝醉了,老婆一連輸了三局,一下子喝了三杯酒。當我注意到老婆的時候,她的臉已經變得緋紅,紅得讓人舍不得,但又紅得總是讓人感覺有點和醉酒的紅不太一樣。老婆說話也開始胡言亂語,牌也開始亂打了起來,一個不小心還將手放在了阿山的大腿上,拍著他的大腿叫我的名字,最後發現弄錯了,自己也哈哈大笑。我知道,老婆醉了。

正所謂「酒後吐真言」,老婆在醉酒之後也開始說起來平時很少說的髒話和一些帶「屄」字的詞。夏天嘛,老婆穿著一件連衣裙,領口很大,她常常笑著彎下腰,雪白的奶子一大半就露了出來。阿山也真色,眼睛直勾勾的對著老婆的奶子看,還老誇我老婆漂亮,老婆總是呵呵的笑。

我再次觀察到老婆的臉的時候,終於發現老婆的臉為什麼看起來和其它醉酒的紅不一樣了,她的紅色里,更像是做愛的時候那種悶騷的紅。酒會助興,也能激發起人的性慾,平時在床上風騷的老婆這個時候毫無顧忌,臉上當然會寫著淫蕩兩個字。我知道,此刻她下面一定早就淫水泛濫了。

老婆也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言語和情慾,她算是有點清醒,提議不打了,估計老婆心里也明白,自己腦子亂了。老婆提議要睡覺去了,還一邊摟著我的脖子說晚上要我陪她睡。阿山笑了笑,自己一個人識趣的回房間了,我也陪老婆進了我們的房間。

兩個人一進房間,老婆迫不及待的關了門,脫下了自己的裙子,內衣也沒脫就過來扒我的褲子,還說著:「你討厭,酒把人家弄得醉醺醺的,昨晚都沒做,今晚我要……」

很快,老婆把我脫得光溜溜的,把我的大雞巴放進嘴里舔著。騷貨,絕對的騷貨!我抱起老婆,推她上了床,扒了她的奶罩和性感的內褲,老婆像個母狗一樣趴在那兒,我讓她跪下,然後走到後面抱起她的屁股,插入老婆早已淫水泛濫的屄。老婆也不管家里有人,大聲的浪叫著,我知道阿山聽見了,可是我萬萬沒想到,阿山竟敢進入我們的房間。

我重新認識了我的老婆

因為門沒鎖的原因,阿山打開了門,聽到這個聲音,我立刻轉頭看著阿山。雖然昨晚阿山摸了我老婆的奶子是經過我同意的,但今天我沒同意他過來,所以我還是很吃驚。更讓我想不到的是,騷得浪叫的老婆見我停下來便自己扭動著屁股,來回地用屄套弄著我的雞巴,繼續忘情地浪叫著。她根本不知道這個時候有人進來了,老婆確實醉了。

阿山走近我們,淫笑著看我操著老婆。我不斷給阿山使顏色,意思告訴他,萬一我老婆發現了怎麼辦?阿山用表情回答我:沒事。老婆還在浪叫著,我知道騷屄老婆這時候神志不清,也就抱起老婆的屁股狠狠地操著她的屄。慢慢地,我也對著阿山微笑,我注意到阿山的雞巴早就頂著他的牛仔褲了。

自己老婆的裸體被別人看到,這反而令我更加興奮。老婆手撐著床,頭低著跪在床上,兩顆雪白的大乳房被做愛的節奏弄得前後搖晃,完美的身材在阿山面前全部展露。我有預感,今晚老婆的屄,將不再只屬於我一個人。

獸性大發的我示意阿山脫了衣服,阿山二話不說就把自己脫得光光的。阿山的肉棒比起我的一點也不遜色,而且看起來很烏黑,他的毛發相當發達,陽具上的毛一直連到胸口。大雞巴挺得高高的,自己在那里用手套弄著,看得出來,他對我老婆早就迫不及待了。

騷貨老婆被我干得正浪叫著,哪兒注意到旁邊還有人。我腰用力一頂,雞巴離開了老婆的騷穴,淫水早就濕透了我的雞巴和床單。老婆趴在床上,淫靡放蕩的叫著:「老公,把我翻過來再干我,好不好?」這時我並沒有說話,而是示意阿山,告訴他:你可以插我的老婆了。

我下了床,坐在床邊的沙發上。阿山溜到了床上,色性大發的他早就對我老婆垂涎三尺,面對著我給的機會,阿山迫不及待,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麼去享受這個大美人。

他把我老婆翻了過來,老婆兩條雪白大腿叉開,叉得大大的,整個屄都展現在阿山面前,嘴里還不停地說:「操我,老公操我……」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老公早就把她出賣了,在她淫蕩的屄面前的是一個新疆人–阿山。

阿山再也受不了,扶著他的大雞巴在老婆的淫穴口摩擦了幾下就捅進去。老婆的淫水太多了,所以阿山沒費多少力就把雞巴全插進去了。阿山很粗魯,死命地操著老婆的屄,可是這個混蛋居然大叫著:「嫂子,你的屄好舒服!」

老婆只是半醉,並不是完全醉了,原本在浪叫的老婆聽了這話,一下子把眼睛睜開,發現騷屄里的大雞巴原來是阿山的,出於本能的大叫一生:「啊!」然後面帶恐懼,並開始掙紮。但是阿山整個人都壓在老婆身上,再加上老婆兩腿叉得那麼大,根本沒法逃脫。

 

老婆緊張了,不安了,恐慌了,她完全失去了原本風騷的狀態,騷穴里的淫水也很快乾了。她知道,自己被qiang奸了,但她根本不知道,坐在灰暗燈光下還有個人,就是她的老公。

老婆哭著說:「求求你放過我,不要啊……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放過我吧!」看到老婆這樣,我有點舍不得,想上前阻止阿山,但是這樣阻止他,老婆就會知道我是教唆阿山的。我心里是一團糟。

阿山面對著老婆已經乾澀的淫穴,還在抽插著,這時候老婆的聲音變得好痛苦。我知道,乾的陰道被插是很痛苦的,但是阿山完全不顧老婆的感受,繼續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老婆還在哀求阿山放過她,但是自己根本沒法逃脫。老婆的雙手開始擊打阿山的臉,阿山氣了,狠狠地把雞巴頂著老婆的騷穴,並按住老婆的雙手,老婆大叫一聲:「好痛!」阿山開始用嘴巴舔著老婆的腋下、脖子還有耳根,老婆的淚都快流乾了,可阿山還在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漸漸地,老婆也不反抗了,開始緊閉著自己的嘴巴,表情充滿痛苦和委屈。房間里變得只有雞巴和騷穴的碰撞聲,阿山的動作也開始變得溫柔起來,慢慢享受著一下一下抽插的感覺。

我知道,老婆的身體已經慢慢開始不受控制了,本性淫蕩的老婆還是努力地緊閉雙唇,我知道,這是想讓自己不叫出來,但是巨大的喘息出賣了她。老婆的呼吸越來越大,終於,嘴唇打開了,老婆「啊……」的叫了出來。不過老婆的頭還在拼命地搖著,秀發變得淩亂不堪,身體扭動著、反抗著,雙手還在掙紮。

「不要……啊……我老公看見了不好的,求你阿山,停吧……啊……」這時候老婆的說話已變得嬌聲細語,而且能聽見淫穴里傳出性器官摩擦的「噗哧、噗哧」水聲。我知道,老婆下面開始又分泌淫水了。

淫蕩的妻子

「啊……不要……嗯……求你……啊……求你……嗯……啊……嗯……」慢慢地,聲音從哀求變成了有點不好意思的呻吟:「啊……受不了了……啊……求你了……快停吧……啊……啊……嗯……嗯……嗯……」

阿山也辱罵著老婆:「騷嫂子,想叫就叫吧,大聲的叫出來吧!嗯?叫啊!告訴我,爽嗎?喜歡大雞巴嗎?」

「滾!滾!求你,下來……求你,不要再插了,求你,求求你了,啊……」

阿山又操了老婆幾十下,終於停下了,他躺在床上,命令老婆騎在他身上,老婆嘴里還是喊著「不要」,但被阿山強行弄到了他身上。老婆雪白的腿分得開開的,屄毛早就被干得亂七八糟,眼睛哭到有點紅,但面色依然是那麼紅潤和淫蕩,疲乏的老婆頭發很淩亂。

阿山把大肉棒對著老婆的騷屄,老婆剛才一直被干,也沒注意到阿山有一條比我還要大的肉棍子,而且黑黑的,看起來讓人害怕卻很誘惑。早已經被干得淫水四濺的老婆現在基本不反抗了,面對這條大雞巴,老婆只是看著。

阿山見到老婆不動,便抱著老婆的腰狠狠地往下一按,整個淫穴和阿山的肉棒再次完全結合了。這個動作使得阿山的肉棒頂到老婆騷屄的最里面,能明顯看到老婆的小腹鼓了起來,估計龜頭已經頂到老婆的子宮口了。

老婆痛苦的長叫了一聲:「啊……」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阿山有規律地挺動著腰。老婆雙腳踮著半蹲在阿山身上,老婆被弄得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腰也趴著,手撐在床上,秀發擋住了老婆淫蕩的臉。

我知道,這個動作是老婆最受不了的,果然,老婆內心的淫蕩在一點一點的被激發出來,「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嬌聲的反抗完全消失了,變成了害羞的呻吟。

阿山一邊繼續挺聳著下身,一邊嘲笑的問著騷貨老婆:「嫂子,爽嗎?」

老婆想說爽,卻始終不好開口,繼續呻吟著:「哦……啊……嗯……喔……啊……啊……」

老婆雪白的奶子被弄得上下拋蕩著,乳頭變得脹脹的,她的手也不知所措,開始在阿山的胸口亂抓,整個下半身成一個M型展現在阿山的面前。

慢慢地,老婆的身體開始迎合阿山的動作,阿山的腰也慢慢地停了下來,老婆變得主動起來,開始熟練地在阿山的身體上上下的扭動著。阿山完全停止了動作,完全變成了老婆在扭動,用她的陰道去套弄阿山的雞巴。

阿山欣賞著老婆在他身上抬動屁股,兩只手開始蹂躪老婆兩顆雪白的奶子並且辱罵著老婆:「婊子,爽嗎?騷婊子,賤貨,蕩婦,嫂子,告訴我,爽嗎?」老婆還是不回答,自顧自用淫穴套弄著阿山的肉棒,只聽見老婆的浪叫聲和騷穴與阿山小腹碰撞的聲音。

慢慢地老婆的頭抬了起來,露出了她的臉,老婆眼睛閉著,嘴唇有點乾。也不知道是被干醒了,還是無意中抬頭看見了,老婆終於發現我坐在沙發上。老婆看到了我,驚嚇壞了,面帶恐懼恐慌,她連忙說:「老公,我……老公……不是你想的這樣,我……」

緊張的老婆不知道說什麼好,尷尬的面對著我。可是,性慾高漲、本性淫蕩的她居然還在繼續抬動屁股吞吐著阿山的大肉棒,而且仍嬌滴滴的呻吟著:「老公……我……喔……啊……老公……求你……不要怪我……求你……讓阿山停下來……」

「讓阿山停下來?騷貨,眼前我明明看到是你在qiang奸阿山!」我假裝生氣的大叫著:「你個騷婊子,現在阿山動還是你動?你讓誰停?」

老婆此刻早就被阿山干得慾火高漲,根本停不下自己的腰,仍然在呻吟著:「老公……我錯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肉棒撞擊著老婆的淫穴,老婆高高的抬著頭,腰拼命地上下移動,什麼都顧不著了。這就是女人,飢渴的女人,只要能讓她爽,就算要了她的命也不會停。

阿山恢復了體力,也感覺老婆的騷穴越來越緊了,他再次扶著老婆的腰,我也站到了床邊,欣賞老婆的淫蕩的表情。老婆風騷並且可憐的看著我,我對老婆淫邪的笑著。

阿山開始再次猛烈地撞擊老婆的騷穴,頻率快得只聽見老婆吐出一連串「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老婆的頭拼命地搖著,想說爽卻始終開不了口。

阿山的動作越來越快,老婆終於受不了了:「啊……舒服,太舒服了,受不了了……對不起,老公,我好舒服……」真沒想到這騷貨這個時候還能想到我,也沒想到在我的面前老婆被別人干得不能自拔。

「騷貨,在我面前被別人干還叫爽,真是個婊子!騷婊子,舒服嗎?」我大聲的說道。

「舒服,太舒服了……啊……阿山把我弄得……舒服……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喔……哦……喔……嗯……哦……」

阿山的速度還在加快。

「舒服死了……老公,阿山哥哥,用大雞巴干我……啊……太爽了,我要升天了……啊……太舒服了……爽,爽……我是婊子,我是騷貨,我是賤貨,我要大雞巴干我的騷穴,我要高潮了!」

見到老婆這樣,我站立在她旁邊,扶著老婆的頭,把我的大雞巴放在老婆的嘴巴,老婆一只手抱著我的大腿,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巴里瘋狂的吞吐著。

阿山越插越快,似乎要射了。此刻的老婆也眉毛一皺,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於是把雞巴從老婆嘴里拿出,欣賞老婆高潮的樣子。

「啊……嗯……嗯……嗯……嗯……嗯啊……啊……真的不行了,大雞巴阿山哥……嗯……讓騷婊子嫂子太爽了……啊……丟了,丟了,啊……」

一聲長長的呻吟聲,老婆癱瘓在床上。老婆高潮了,在自己的老公面前,被一個認識不久的網友干得高潮了,老婆還在微微的浪叫著。阿山在老婆高潮的時候也射了,並且把大股精液射在老婆的淫穴里,精液順著老婆的大腿從她的騷穴里流了出來。

阿山曾告訴我,他做過結紮手術,所以不需要擔心老婆懷孕。此刻的老婆在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表情略帶微笑的躺著。我欣賞著老婆爽的樣子,老婆見到我對著她看,害羞得像個小鳥一樣投入到我的懷抱里,嬌滴滴的告訴我:「老公,對不起。」我沒說話,只撫摸著她的頭。

爽透了的阿山一把又槍過老婆,讓老婆撅起屁股幫他口交,把軟了的雞巴全部放進了老婆的嘴巴里。老婆一邊對著我看,一邊吸著阿山軟化了的肉棒。慢慢地,她也不對我看了,開始舔著剛才讓她高潮的肉棒。

面對這條黑黝黝的棒子,老婆愛不釋手,陶醉地舔舐著;阿山的手在蹂躪著老婆的大奶子,雞巴慢慢地又再硬起來。我也躺在阿山旁邊,兩條大雞巴樹立在老婆面前,老婆立刻幫我舔著肉棒,兩條雞巴不停地插著老婆的淫嘴。

這騷貨,我看了就來勁。我開始跪在老婆的屁股後面,把大雞巴一挺,面對著老婆淫水四濺的騷穴,抱著她的肥美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大肉棒插進了老婆的騷穴。老婆像個母狗般趴著,嘴巴里含著阿山的肉棒,騷穴被我在後面干著。

騷婊子的嘴被肉棒填得滿滿的,呻吟聲變成了「嗯……嗯……嗯……嗯……嗯……嗯……」,就看見她的口水順著阿山的肉棒淌著,嘴巴卻不肯吐出肉棒。

我抽插著老婆的騷屄,問她:「騷貨,我的雞巴和阿山的誰讓你更爽啊?」

老婆急忙回答:「老公的雞巴讓我最舒服!」

阿山也挑逗起老婆,輕輕的打了一下老婆耳光,說:「騷貨,剛才讓你爽的時候怎麼不這樣說?我的不爽,那我就不插你了!」

老婆聽了立刻說:「阿山哥哥,你的爽,你的雞巴比我老公的爽!」

我狠狠打了下老婆的屁股,老婆急忙又說:「不,還是老公的雞巴舒服!」

老婆被我和阿山弄得像個幾年沒享受到大雞巴的寡婦一樣,半刻也不舍得我們任何一根雞巴離開她的身體。我們讓老婆把身體換個方向,換阿山插老婆,老婆又開始幫我舔肉棒。看得出來,老婆還是喜歡我的肉棒多一點,畢竟是自己的老公嘛,我的老婆很愛我。

這一夜我們做了很多次,老婆高潮了無數次,一直到淩晨三點才被我們放過去。阿山射了三次,實在沒力氣了,我射了四次。我們把精液射在老婆的臉上、騷穴里,老婆一夜里嘴巴和騷穴就沒停歇過,始終被兩根大雞巴操著。

睡覺的時候我要老婆趴在阿山的身上睡,阿山也不客氣的把雞巴放在老婆的淫穴里睡覺。老婆轉了轉身體,頭枕在我的肚子上,嘴里含著我的雞巴,我們就這樣睡著了。

老婆的淫蕩算是真的讓我見識了,真是個騷貨,不過阿山上了我老婆之後,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對我老婆是想操就操,完全不把我當外人了。美子的手術做好了之後,和阿山也要離開了,我們依依不舍,阿山更是舍不得我這個狼友和我的美麗嬌妻。老婆在送阿山走的時候,和阿山兩個人在車站的廁所里干了一炮,出來的時候老婆頭發還有點亂,一看就知道剛被干過。

阿山走了,我和老婆也上了車,回家去了。

車上我發現老婆的裙子下面沒有內褲,後來問問,才知道剛才在廁所里和阿山操屄的時候,內褲被阿山帶走了。我看著阿山的精液又順著老婆的大腿從騷穴里流出來,心里既嫉妒又興奮。

老婆還是嬌滴滴的對我說:「老公,以後不要把我的屄給別人操,好不好?討厭!」我笑著,狠狠地摸了摸老婆的騷屄,我知道,事情還剛開始!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