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誘惑爹地

誘惑爹地

珍妮很緊張,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是否會成功。她不確定自己十二歲的胴體,是不是有足夠的女人味,去吸引一個已習慣於完美女體的男人。

媽媽是自己所知道的每個女孩的羨慕對象,連自己也是。

她身材高佻而苗條,有一雙豐滿而堅挺的胸線。珍妮遺傳了母親完美的屁股,但她的胸部才剛剛開始發育,甚至還來不及長成「 A 」罩杯。

她的家庭,是某些人所謂的怪異家庭。

為了一些分娩時的併發症,母親沒有其他的小孩,而她是唯一的一個。身為獨生女,這已經夠糟的了;但她常感覺父母對自己不太注意,這無疑是更糟的。

父親是一位工程師,工作時間很長;母親專門作三天一期的講習會,每隔一個星期,便會到其他的城市去講習。她在旅行途中從不打電話回家,這點,爸爸也是一樣。

他們並非在冷戰;而是他們之間,沒有真正的感情表現。

每當媽媽離開,爸爸會看著有線電視的「 R 」片,獨自喝上一兩杯。

珍妮憶起,她以前曾看到過一次爸爸在打手槍。但爸爸看到了她,而且立刻坐直身子,所以她不是十分確定。

她希望爸爸真的有那麼做,這將讓計劃更容易實現。

她花了整個下午在自己房裡擺設東西,移動桌子,確定小鏡子是放在正確位置,讓房裡光線適中,或著是她所希望的適中。

但現在,她花了最後三小時在房裡,納悶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我是百分之百真心的,但他如果生氣了又該怎麼辦?狗屎!」珍妮想到這件事,就覺得自己真是好色,但現在她必須去嘗試。

而在自己失去機會或膽怯退出之前,最好現在馬上去做。

媽媽那天會離開,去威斯康新州或是其他地方。爸爸和自己會送她去機場,搭飛機出發,去那邊待四天。

至少他們終於同意,她已經夠大,不需要請褓母。

既然是暑假,這天她將獨自在家。她大多數的朋友正在看護其他小孩。

—————————-

珍妮鼓起勇氣,抬頭走進客廳。

在進去之前,她停下腳步,看看爸爸在做什麼。

「非常好!」她發現他正看一部「 R 」片。

當她進入客廳,爸爸大大地吃了一驚。

「我以為妳已經睡了!」當她進入客廳的瞬間,他立刻坐直身子。

「是啊,只是我忽然想要一杯牛奶。」珍妮努力地裝作若無其事,「要不要我再幫你把酒杯倒滿,反正我也要去倒牛奶?』

「不用,反正我也快要睡了。」爸爸的回答有些慌張。

 

珍妮開始有些擔心。在她把一切準備好之前,還不能讓他去睡。

她能做什麼?

她漫不經心地說道,「在我向你說晚安之前,先別去睡,我馬上就回來。」珍妮急忙去斟了杯牛奶。

她並非真的需要一杯牛奶;而是如果她不去倒上一杯,爸爸可能會發現破綻,感到懷疑。

她穿了一件爸爸的大襯衫,充作睡袍,在那之下什麼也沒有。

她拿著牛奶,走過來說晚安。

珍妮走到爸爸身前,向前傾,領口中露出冬雪般柔嫩的肌膚,給爸爸一個晚安吻。

「晚安,爸爸。」

她的襯衫前襟微微打開,她看見爸爸略微下瞥她的襯衫。

「好,做到了。」她想。

希望爸爸看見了某些事物,而且會喜歡上它!

「晚安,珍。」

珍妮轉頭回房,但在離開之後,她又偷偷轉過頭來窺視,看看爸爸在做什麼。

爸爸輕鬆地躺回沙發,再度打開有線電視。

「好,這樣一來大概有半小時。時間已經夠讓我把每件事準備好。」珍妮想著。

她無法相信自己現在所作的,但只要一想到這個,她的胸口為之聳動,而蜜處也變得濕潤。

她回到房間,確定門被打開約一吋的空隙。

這應該剛好足夠讓爸爸看見光源,跟著窺視於她。

至少她希望他會!

珍妮最後再檢查一次房間。

她轉開桌上小小的燈光,關了所有頭頂上的燈。

她坐在桌上,檢查這角度好不好。

它很棒。

從門那邊看來,你會認為,除非你打開了門,否則一個坐在桌子上的人不可能看見你,但門邊的那個人可以從這角度清楚地看清坐在前面的人。

這是很重要的。

他必須看見她在做什麼。

珍妮聽到爸爸椅子的唧喳聲。

她知道他一定在上樓。

依照以往的習慣,他會把眼鏡放於洗手臺,然後回到他的臥房。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It was now or never .

「開始了!」珍妮將睡衣拉過頭,完全裸體地坐在桌上。

冰涼的空氣,拂過她的胸部,令她的乳蕾巍巍聳立。

「太好了。」她想。

她移動出一個更舒適的位置,檢查她的小鏡子。

它應該在正確的位置。

她能看見這扇門。假如爸爸在偷看,那他將不會注意到她桌上的這只小鏡子。

她將一手放在蜜處,開始磨擦,另一隻手放在一邊胸部,揉捏乳蕾,使它為他而挺立。

當她聽到爸爸走近,蜜處變得更濕了。

「我在做什麼?」突然升起的理智,讓女孩驚恐了一會兒,但她還是繼續手淫。

他快要到她的房間了。

她用一隻眼睛盯著鏡子。

然後,她看見他走了過去。

珍妮的心往下沈沒,爸爸甚至連看一下都沒有。她盯著鏡子出神,眼淚偷偷地凝聚在眼眶。

然後她看見了一個轉機。

他走回來檢查了。

門開始慢慢地打開。如果她已熟睡,他大概不想吵醒她。

然後門又慢慢地關上,但並非全部。

門仍然是打開的。

比剛才的縫大了些,珍妮確定爸爸正在看她!

她繼續手淫。

少女的隆臀開始扭動,當她覺得越來越熱。

門又多打開了一些;而她看見爸爸也同樣地在手淫。

她瞥了一下鐘,他已經看了幾分鐘了。

珍妮沒有再繼續,而是開始輕聲呻吟:「幹我 ~~ 爹地,幹我 ~~ 爹地,讓我成為一個女人吧。請幹我 ~~ 喔 ~~ 幹我吧,爸爸!」她沒有注意到門已經打開,而爸爸走到她身前。

她慢慢地轉過頭來,仰視著爹地,凝視著他的眼神。

少女發出了夢囈似的傾訴:「喔!幹我吧 ~~ 爹地,請幹我好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低下腰,攫住她一邊乳房,抬起她的下巴,輕輕地吻下。

珍妮感覺到爸爸的舌頭,當它開始搜尋著她的。她張開嘴,讓它進入,而後將自己的小香舌火速貼上。

她胸部的感覺更強烈,當爸爸輕柔愛撫,然後低身開始舔它。

他的手下移至她的蜜處。

先在外面愛撫第一次後,將一根手指慢慢插進去。

當他的手指深入探索她的蜜穴,那裡面是如此的滾燙、濕潤。

爸爸從她身上離開,珍妮擔心他將停止。但他只是蹲下身,脫掉褲子,隨手拋至地板上。

然後他脫下襯衫,也同樣地拋在地上。

爸爸站在那裡,身上僅穿一條短內褲,過了一會兒,他道:「過來,幫我把這些拉下。」珍妮依照所收到的指示,高高興興地照作。

爸爸輕輕地讓她跪下,幫助她抓住他短褲的頂端。

她吻著他的小腹,慢慢地拉下他的短內褲。當內褲褪至一半,露出肉棒,令它迅速地抬頭,指向自己。

肉棒大約有六吋,並不如她曾經聽過的那麼巨大;但它卻是堅挺地指著她。

珍妮知道它是為她而勃起,而她為此感到自豪。

爸爸將肉棒推向她,而她主動地親吻它,然後用香舌裹住龜頭,慢慢舔舐。

然後,爸爸抓起她的頭,讓肉棒深深地刺進她口中。她很高興,它沒有比剛才大多少。

他將肉棒在小口中進進出出;而珍妮眠顯地感覺它的脈動。它嚐起來稍微有點鹹味,但她沒有感覺到他射精。

爸爸站起身,又開始吻她,開始把她帶到床上。

他將她放下,連續親吻她,慢慢地往下移動到她的頸子,她的胸部。

雨點般的熱吻,交替灑遍女兒的一雙乳峰,而珍妮再一次開始呻吟。

然後他往下移,吻她的小腹,然後舔舐她的蜜處。

珍妮可以能感受到爸爸的舌頭,輕舔她的蜜穴,深深鑽碰她的處女膜。

當爸爸使她從高潮邊緣甦醒,她將臀部上推至爸爸臉龐。

然後,他退後幾步,跪在女兒大張的腿間。

珍妮不想讓他停止;但爸爸只是看著她

爸爸含糊不清道:「妳好美啊!珍,我….. 情不自禁。我必須佔有妳!」

珍妮只是一笑,「幹我吧!爹地,讓我變成一個女人!」

爸爸低下身,親暱地吻她,但令臀部保持在她之上。

伸出一手,將陰莖引導至她等候許久的濕潤蜜穴前,他將肉棒在裂縫前上上下下地移動幾次,使之濕潤。

然後,當他滑動肉棒挺入時,她清楚地感覺到了。

慢慢地,起初並沒有很深入,然後開始加快、加深,直至她感到它碰著了一面牆壁。

當爸爸強壓下臀部,陰莖穿過女兒的處女膜,撕裂它,他緊緊地摟住她,而她拼命忍著別發出聲音。

爸爸不久便不注意這個,只是強把臀部壓著她,更快、更賣力。

痛楚很快便被超越;因為她是如此的飢渴;她可以清楚地感到高潮正在增長。

她希望他這時千萬別停止,直到她到達高潮。

「更用力地幹我,爹地,更用力一些,幹我 ~~ 幹我 ~~ 幹我。」少女的嬌吟響徹整個房間。

爸爸的動作越來越用力、越來越快,直至她感到他開始哆嗦。

然後,他發出了最後一記猛刺,將她推過了邊界。

她享受到手淫從未有過的高潮,而她能感覺爸爸肉棒在自己的蜜穴中脈動。

當爸爸的精液射入體內,處女嫩穴不停地擠壓著肉棒。

他射了又射。

她以為他停不下來。

她希望他停不下來。

而他終究還是攤倒在床上,滾離她身上。

爸爸往下看,瞧見了鮮血,駭道:「天啊!妳還是個處女。我奪走了妳的童貞。」

 

「我要你這樣做,爹地。我已經等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你終於讓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珍妮娓娓道:「我是這麼樣的愛你。」

「我也愛你,珍」

父女倆躺在床上,親暱地對吻,緊緊地擁抱彼此。

然後,她看見爸爸的表情變了。

「珍,妳上次經期是什麼時候?妳已經有月經了,是不是?」

「是的,已經快要一年了。」珍妮撒了謊。

她是已有月經了沒錯,但大約只有五個月。

「最後一次是在五月開始的,為什麼?」

爸爸向後靠,「那豈不是十三天前?」

珍妮有些不解:「所以?」

「妳現在是在生理危險期啊!」爸爸額頭已然見汗,「妳可能會懷孕的。」

「真的嗎?爹地,我真的會懷孕嗎的?」

爸爸點頭道:「對,可能會。」

珍妮在這之前沒想到這點。

她沒往這方面去想。

但她現在想到了更多,而她的乳蕾與蜜穴越來越燙了。

她看著爸爸,他的肉棒又勃起了。

可以讓女兒懷孕的這個想法,讓他興奮了嗎?

珍妮跳到爸爸頭上,用蜜穴研磨他的龜頭。

「再幹我一次,爹地!我要你的精液再射進來一次。」

爸爸還沒能從震驚中恢復,「這是錯的,珍,我不能再錯一次!」

「你可以的,爹地,別對我說謊。」少女粉頰上泛起了異樣的紅霞,卻絕不是羞怯,「你都已經那麼硬了,我知道你一定想要!」

不給他進一步爭辯的機會,珍妮蹲起屁股,抓住爸爸的肉棒,將之引導至濕潤已久的蜜穴。

爸爸顫抖著手,伸向女兒的臀部,動作很慢,曾有一度,珍妮認為爸爸是要把她推開,她屏息以待,最後,當手碰著嬰兒般幼滑的肌膚,爸爸紅著眼,口中野獸似的荷荷出聲,猛地將女兒屁股拉下,用堅硬的肉棒刺穿她。

「喔!爸爸!」珍妮狂喜道。

爸爸繼續扶著她,抱著女兒雪嫩的屁股,上上下下移動身體,直到她陷入一個美好的旋律中。

跟著,他伸出手,抓滿她的幼奶,細密地愛撫,輕捏她的乳蕾。

「幹吧!珍,珍!」

珍妮像顆皮球一樣忽上忽下,扭動身子,感受爸爸的肉棒在體內越來越硬。

爸爸已經快要高潮了,她也是。

珍妮希望父女倆一起去。

「爹地 ~~ 幹我 ~~ 給我精液,讓我為你生個貝比。」

珍妮的頭狂野地搖擺,雪白的肌膚染上紅彩,吐氣如麝。

「再用力一點,我要爹地的精液把我射得滿滿的,我想要生一個嬰兒。喔!幹我…….. 我!!」

爸爸挺動他的臀部,讓珍妮不知是第幾次攀到高潮。

她感覺到爸爸的精液,再次淹滿她的處女嫩穴。

用他亂倫的種子射滿她。

珍妮輕喃道:「我愛你,爸爸。」

「我也愛妳,珍。」

「我們能永遠這麼做嗎?」

「只有當妳媽不在的時候….. 妳媽媽,假如她發現這件事,她會殺了我們兩個!」

珍妮俏皮地眨眨眼,手指在爸爸乳頭上畫圓圈,「如果你不說出去,我也不會說!」

爸爸對於女兒的動作有些吃驚,「放心,妳可以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說的。」

女孩嗔笑道:「我也是。」

剩下來的幾天,珍妮和爸爸繼續猛幹,直到他們必須離開家,去機場接媽媽回家。

珍妮對於媽媽回家的事實感到傷心。在過去的這幾天,她已經每晚都和爸爸睡在一起了。

但媽媽不久便為了另一個講習會,再離開二星期。

—————————-

在從機場回來的途中,父女倆在一家藥店前停車,買了些東西。

「我只去一下下,妳留這等我。」「好,爹地,不過快點,我快等不及回家和你獨處了!」「我會快去快回的!」爸爸笑著說。

爸爸回來的比她預期中快,而且他拼命趕回家。

她沒有看見爸爸買了什麼,直到他們進了家門。

「妳想要小便嗎?」爸爸問道。

「有一點,為什麼這麼問?」。

爸爸取出驗孕試紙和一些保險套。

「去看看妳有沒有懷孕,如果沒有,等一下就用這些保險套。」

聽清楚爸爸的話,少女的表情一沈。

「我很樂意看見自己懷孕,如果沒有,我也不會用這些保險套。」珍妮嘟著小嘴說:「我已經考慮清楚,我希望爹地來幹我,給我一個嬰兒。我可以同時有一個弟弟和兒子,或者是妹妹和女兒。」

從爸爸的表情,珍妮可以看出,爸爸或許不這麼想。

珍妮當先走向浴室,爸爸緊跟著。

她脫去全部衣服,小便並不需要這麼做;這麼做是為了讓爸爸幹她,而做好準備。

她尿在其中一端,把驗孕紙放下,開始脫爸爸的衣服;他渴望地幫著她,一面愛撫她的胸部。

珍妮看著測試結果,把爸爸拉到她的臥室。爸爸臥室的床確實比較大,但是他們的第一次是在她床上,這對一個女人而言,有特別的意義。

「你可以丟掉那些保險套了!」珍妮挺著胸,大膽地宣告,「就算我現在讓你用,那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妳……… 妳是指?」爸爸的聲音聽來像是呻吟。

珍妮坐上爸爸膝蓋,撥開這個男人的瀏海,親吻著他,呢喃道:「是的,爹地,你將要再當一次爸爸!」

爸爸臉上血色,剎時間褪的乾淨,大張著口,卻說不出半句話來。珍妮只是不停地吻著他,用漸漸挺立的乳蕾,摩擦他的胸口。

好半晌,爸爸低聲道:「我….. 我說不出現在是什麼感覺,珍。」

珍妮輕咬著爸爸的耳朵,柔聲道:「但是你可以表現給我看,幹我吧!爹地,幹我!」

The End ?

珍妮很緊張,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是否會成功。她不確定自己十二歲的胴體,是不是有足夠的女人味,去吸引一個已習慣於完美女體的男人。

媽媽是自己所知道的每個女孩的羨慕對象,連自己也是。

她身材高佻而苗條,有一雙豐滿而堅挺的胸線。珍妮遺傳了母親完美的屁股,但她的胸部才剛剛開始發育,甚至還來不及長成「 A 」罩杯。

她的家庭,是某些人所謂的怪異家庭。

為了一些分娩時的併發症,母親沒有其他的小孩,而她是唯一的一個。身為獨生女,這已經夠糟的了;但她常感覺父母對自己不太注意,這無疑是更糟的。

父親是一位工程師,工作時間很長;母親專門作三天一期的講習會,每隔一個星期,便會到其他的城市去講習。她在旅行途中從不打電話回家,這點,爸爸也是一樣。

他們並非在冷戰;而是他們之間,沒有真正的感情表現。

每當媽媽離開,爸爸會看著有線電視的「 R 」片,獨自喝上一兩杯。

珍妮憶起,她以前曾看到過一次爸爸在打手槍。但爸爸看到了她,而且立刻坐直身子,所以她不是十分確定。

她希望爸爸真的有那麼做,這將讓計劃更容易實現。

她花了整個下午在自己房裡擺設東西,移動桌子,確定小鏡子是放在正確位置,讓房裡光線適中,或著是她所希望的適中。

但現在,她花了最後三小時在房裡,納悶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我是百分之百真心的,但他如果生氣了又該怎麼辦?狗屎!」珍妮想到這件事,就覺得自己真是好色,但現在她必須去嘗試。

而在自己失去機會或膽怯退出之前,最好現在馬上去做。

媽媽那天會離開,去威斯康新州或是其他地方。爸爸和自己會送她去機場,搭飛機出發,去那邊待四天。

至少他們終於同意,她已經夠大,不需要請褓母。

既然是暑假,這天她將獨自在家。她大多數的朋友正在看護其他小孩。

—————————-

珍妮鼓起勇氣,抬頭走進客廳。

在進去之前,她停下腳步,看看爸爸在做什麼。

「非常好!」她發現他正看一部「 R 」片。

當她進入客廳,爸爸大大地吃了一驚。

「我以為妳已經睡了!」當她進入客廳的瞬間,他立刻坐直身子。

「是啊,只是我忽然想要一杯牛奶。」珍妮努力地裝作若無其事,「要不要我再幫你把酒杯倒滿,反正我也要去倒牛奶?』

「不用,反正我也快要睡了。」爸爸的回答有些慌張。

 

珍妮開始有些擔心。在她把一切準備好之前,還不能讓他去睡。

她能做什麼?

她漫不經心地說道,「在我向你說晚安之前,先別去睡,我馬上就回來。」珍妮急忙去斟了杯牛奶。

她並非真的需要一杯牛奶;而是如果她不去倒上一杯,爸爸可能會發現破綻,感到懷疑。

她穿了一件爸爸的大襯衫,充作睡袍,在那之下什麼也沒有。

她拿著牛奶,走過來說晚安。

珍妮走到爸爸身前,向前傾,領口中露出冬雪般柔嫩的肌膚,給爸爸一個晚安吻。

「晚安,爸爸。」

她的襯衫前襟微微打開,她看見爸爸略微下瞥她的襯衫。

「好,做到了。」她想。

希望爸爸看見了某些事物,而且會喜歡上它!

「晚安,珍。」

珍妮轉頭回房,但在離開之後,她又偷偷轉過頭來窺視,看看爸爸在做什麼。

爸爸輕鬆地躺回沙發,再度打開有線電視。

「好,這樣一來大概有半小時。時間已經夠讓我把每件事準備好。」珍妮想著。

她無法相信自己現在所作的,但只要一想到這個,她的胸口為之聳動,而蜜處也變得濕潤。

她回到房間,確定門被打開約一吋的空隙。

這應該剛好足夠讓爸爸看見光源,跟著窺視於她。

至少她希望他會!

珍妮最後再檢查一次房間。

她轉開桌上小小的燈光,關了所有頭頂上的燈。

她坐在桌上,檢查這角度好不好。

它很棒。

從門那邊看來,你會認為,除非你打開了門,否則一個坐在桌子上的人不可能看見你,但門邊的那個人可以從這角度清楚地看清坐在前面的人。

這是很重要的。

他必須看見她在做什麼。

珍妮聽到爸爸椅子的唧喳聲。

她知道他一定在上樓。

依照以往的習慣,他會把眼鏡放於洗手臺,然後回到他的臥房。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It was now or never .

「開始了!」珍妮將睡衣拉過頭,完全裸體地坐在桌上。

冰涼的空氣,拂過她的胸部,令她的乳蕾巍巍聳立。

「太好了。」她想。

她移動出一個更舒適的位置,檢查她的小鏡子。

它應該在正確的位置。

她能看見這扇門。假如爸爸在偷看,那他將不會注意到她桌上的這只小鏡子。

她將一手放在蜜處,開始磨擦,另一隻手放在一邊胸部,揉捏乳蕾,使它為他而挺立。

當她聽到爸爸走近,蜜處變得更濕了。

「我在做什麼?」突然升起的理智,讓女孩驚恐了一會兒,但她還是繼續手淫。

他快要到她的房間了。

她用一隻眼睛盯著鏡子。

然後,她看見他走了過去。

珍妮的心往下沈沒,爸爸甚至連看一下都沒有。她盯著鏡子出神,眼淚偷偷地凝聚在眼眶。

然後她看見了一個轉機。

他走回來檢查了。

門開始慢慢地打開。如果她已熟睡,他大概不想吵醒她。

然後門又慢慢地關上,但並非全部。

門仍然是打開的。

比剛才的縫大了些,珍妮確定爸爸正在看她!

她繼續手淫。

少女的隆臀開始扭動,當她覺得越來越熱。

門又多打開了一些;而她看見爸爸也同樣地在手淫。

她瞥了一下鐘,他已經看了幾分鐘了。

珍妮沒有再繼續,而是開始輕聲呻吟:「幹我 ~~ 爹地,幹我 ~~ 爹地,讓我成為一個女人吧。請幹我 ~~ 喔 ~~ 幹我吧,爸爸!」她沒有注意到門已經打開,而爸爸走到她身前。

她慢慢地轉過頭來,仰視著爹地,凝視著他的眼神。

少女發出了夢囈似的傾訴:「喔!幹我吧 ~~ 爹地,請幹我好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低下腰,攫住她一邊乳房,抬起她的下巴,輕輕地吻下。

珍妮感覺到爸爸的舌頭,當它開始搜尋著她的。她張開嘴,讓它進入,而後將自己的小香舌火速貼上。

她胸部的感覺更強烈,當爸爸輕柔愛撫,然後低身開始舔它。

他的手下移至她的蜜處。

先在外面愛撫第一次後,將一根手指慢慢插進去。

當他的手指深入探索她的蜜穴,那裡面是如此的滾燙、濕潤。

爸爸從她身上離開,珍妮擔心他將停止。但他只是蹲下身,脫掉褲子,隨手拋至地板上。

然後他脫下襯衫,也同樣地拋在地上。

爸爸站在那裡,身上僅穿一條短內褲,過了一會兒,他道:「過來,幫我把這些拉下。」珍妮依照所收到的指示,高高興興地照作。

爸爸輕輕地讓她跪下,幫助她抓住他短褲的頂端。

她吻著他的小腹,慢慢地拉下他的短內褲。當內褲褪至一半,露出肉棒,令它迅速地抬頭,指向自己。

肉棒大約有六吋,並不如她曾經聽過的那麼巨大;但它卻是堅挺地指著她。

珍妮知道它是為她而勃起,而她為此感到自豪。

爸爸將肉棒推向她,而她主動地親吻它,然後用香舌裹住龜頭,慢慢舔舐。

然後,爸爸抓起她的頭,讓肉棒深深地刺進她口中。她很高興,它沒有比剛才大多少。

他將肉棒在小口中進進出出;而珍妮眠顯地感覺它的脈動。它嚐起來稍微有點鹹味,但她沒有感覺到他射精。

爸爸站起身,又開始吻她,開始把她帶到床上。

他將她放下,連續親吻她,慢慢地往下移動到她的頸子,她的胸部。

雨點般的熱吻,交替灑遍女兒的一雙乳峰,而珍妮再一次開始呻吟。

然後他往下移,吻她的小腹,然後舔舐她的蜜處。

珍妮可以能感受到爸爸的舌頭,輕舔她的蜜穴,深深鑽碰她的處女膜。

當爸爸使她從高潮邊緣甦醒,她將臀部上推至爸爸臉龐。

然後,他退後幾步,跪在女兒大張的腿間。

珍妮不想讓他停止;但爸爸只是看著她

爸爸含糊不清道:「妳好美啊!珍,我….. 情不自禁。我必須佔有妳!」

珍妮只是一笑,「幹我吧!爹地,讓我變成一個女人!」

爸爸低下身,親暱地吻她,但令臀部保持在她之上。

伸出一手,將陰莖引導至她等候許久的濕潤蜜穴前,他將肉棒在裂縫前上上下下地移動幾次,使之濕潤。

然後,當他滑動肉棒挺入時,她清楚地感覺到了。

慢慢地,起初並沒有很深入,然後開始加快、加深,直至她感到它碰著了一面牆壁。

當爸爸強壓下臀部,陰莖穿過女兒的處女膜,撕裂它,他緊緊地摟住她,而她拼命忍著別發出聲音。

爸爸不久便不注意這個,只是強把臀部壓著她,更快、更賣力。

痛楚很快便被超越;因為她是如此的飢渴;她可以清楚地感到高潮正在增長。

她希望他這時千萬別停止,直到她到達高潮。

「更用力地幹我,爹地,更用力一些,幹我 ~~ 幹我 ~~ 幹我。」少女的嬌吟響徹整個房間。

爸爸的動作越來越用力、越來越快,直至她感到他開始哆嗦。

然後,他發出了最後一記猛刺,將她推過了邊界。

她享受到手淫從未有過的高潮,而她能感覺爸爸肉棒在自己的蜜穴中脈動。

當爸爸的精液射入體內,處女嫩穴不停地擠壓著肉棒。

他射了又射。

她以為他停不下來。

她希望他停不下來。

而他終究還是攤倒在床上,滾離她身上。

爸爸往下看,瞧見了鮮血,駭道:「天啊!妳還是個處女。我奪走了妳的童貞。」

 

「我要你這樣做,爹地。我已經等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你終於讓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珍妮娓娓道:「我是這麼樣的愛你。」

「我也愛你,珍」

父女倆躺在床上,親暱地對吻,緊緊地擁抱彼此。

然後,她看見爸爸的表情變了。

「珍,妳上次經期是什麼時候?妳已經有月經了,是不是?」

「是的,已經快要一年了。」珍妮撒了謊。

她是已有月經了沒錯,但大約只有五個月。

「最後一次是在五月開始的,為什麼?」

爸爸向後靠,「那豈不是十三天前?」

珍妮有些不解:「所以?」

「妳現在是在生理危險期啊!」爸爸額頭已然見汗,「妳可能會懷孕的。」

「真的嗎?爹地,我真的會懷孕嗎的?」

爸爸點頭道:「對,可能會。」

珍妮在這之前沒想到這點。

她沒往這方面去想。

但她現在想到了更多,而她的乳蕾與蜜穴越來越燙了。

她看著爸爸,他的肉棒又勃起了。

可以讓女兒懷孕的這個想法,讓他興奮了嗎?

珍妮跳到爸爸頭上,用蜜穴研磨他的龜頭。

「再幹我一次,爹地!我要你的精液再射進來一次。」

爸爸還沒能從震驚中恢復,「這是錯的,珍,我不能再錯一次!」

「你可以的,爹地,別對我說謊。」少女粉頰上泛起了異樣的紅霞,卻絕不是羞怯,「你都已經那麼硬了,我知道你一定想要!」

不給他進一步爭辯的機會,珍妮蹲起屁股,抓住爸爸的肉棒,將之引導至濕潤已久的蜜穴。

爸爸顫抖著手,伸向女兒的臀部,動作很慢,曾有一度,珍妮認為爸爸是要把她推開,她屏息以待,最後,當手碰著嬰兒般幼滑的肌膚,爸爸紅著眼,口中野獸似的荷荷出聲,猛地將女兒屁股拉下,用堅硬的肉棒刺穿她。

「喔!爸爸!」珍妮狂喜道。

爸爸繼續扶著她,抱著女兒雪嫩的屁股,上上下下移動身體,直到她陷入一個美好的旋律中。

跟著,他伸出手,抓滿她的幼奶,細密地愛撫,輕捏她的乳蕾。

「幹吧!珍,珍!」

珍妮像顆皮球一樣忽上忽下,扭動身子,感受爸爸的肉棒在體內越來越硬。

爸爸已經快要高潮了,她也是。

珍妮希望父女倆一起去。

「爹地 ~~ 幹我 ~~ 給我精液,讓我為你生個貝比。」

珍妮的頭狂野地搖擺,雪白的肌膚染上紅彩,吐氣如麝。

「再用力一點,我要爹地的精液把我射得滿滿的,我想要生一個嬰兒。喔!幹我…….. 我!!」

爸爸挺動他的臀部,讓珍妮不知是第幾次攀到高潮。

她感覺到爸爸的精液,再次淹滿她的處女嫩穴。

用他亂倫的種子射滿她。

珍妮輕喃道:「我愛你,爸爸。」

「我也愛妳,珍。」

「我們能永遠這麼做嗎?」

「只有當妳媽不在的時候….. 妳媽媽,假如她發現這件事,她會殺了我們兩個!」

珍妮俏皮地眨眨眼,手指在爸爸乳頭上畫圓圈,「如果你不說出去,我也不會說!」

爸爸對於女兒的動作有些吃驚,「放心,妳可以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說的。」

女孩嗔笑道:「我也是。」

剩下來的幾天,珍妮和爸爸繼續猛幹,直到他們必須離開家,去機場接媽媽回家。

珍妮對於媽媽回家的事實感到傷心。在過去的這幾天,她已經每晚都和爸爸睡在一起了。

但媽媽不久便為了另一個講習會,再離開二星期。

—————————-

在從機場回來的途中,父女倆在一家藥店前停車,買了些東西。

「我只去一下下,妳留這等我。」「好,爹地,不過快點,我快等不及回家和你獨處了!」「我會快去快回的!」爸爸笑著說。

爸爸回來的比她預期中快,而且他拼命趕回家。

她沒有看見爸爸買了什麼,直到他們進了家門。

「妳想要小便嗎?」爸爸問道。

「有一點,為什麼這麼問?」。

爸爸取出驗孕試紙和一些保險套。

「去看看妳有沒有懷孕,如果沒有,等一下就用這些保險套。」

聽清楚爸爸的話,少女的表情一沈。

「我很樂意看見自己懷孕,如果沒有,我也不會用這些保險套。」珍妮嘟著小嘴說:「我已經考慮清楚,我希望爹地來幹我,給我一個嬰兒。我可以同時有一個弟弟和兒子,或者是妹妹和女兒。」

從爸爸的表情,珍妮可以看出,爸爸或許不這麼想。

珍妮當先走向浴室,爸爸緊跟著。

她脫去全部衣服,小便並不需要這麼做;這麼做是為了讓爸爸幹她,而做好準備。

她尿在其中一端,把驗孕紙放下,開始脫爸爸的衣服;他渴望地幫著她,一面愛撫她的胸部。

珍妮看著測試結果,把爸爸拉到她的臥室。爸爸臥室的床確實比較大,但是他們的第一次是在她床上,這對一個女人而言,有特別的意義。

「你可以丟掉那些保險套了!」珍妮挺著胸,大膽地宣告,「就算我現在讓你用,那也不會有什麼幫助!」

「妳……… 妳是指?」爸爸的聲音聽來像是呻吟。

珍妮坐上爸爸膝蓋,撥開這個男人的瀏海,親吻著他,呢喃道:「是的,爹地,你將要再當一次爸爸!」

爸爸臉上血色,剎時間褪的乾淨,大張著口,卻說不出半句話來。珍妮只是不停地吻著他,用漸漸挺立的乳蕾,摩擦他的胸口。

好半晌,爸爸低聲道:「我….. 我說不出現在是什麼感覺,珍。」

珍妮輕咬著爸爸的耳朵,柔聲道:「但是你可以表現給我看,幹我吧!爹地,幹我!」

The End ?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