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当前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爹地,這是我的第一次

爹地,這是我的第一次

有一次我跟老婆帶著女兒珊兒一起去花蓮度假,由於是年假,訂不到飯店房間,只好拚命的找汽車旅館,終於讓我找到ㄧ家還有空房的旅館了,辦好手續付錢後,總算有落腳的地方了。

三個人一起出去吃飯(席間我故意要了3瓶啤酒)又走走逛逛後,回到旅館輪流洗完澡後,因為坐了一整天的車,她們兩個女人很快就進入沈睡狀態,而我則是因為將要實施我計畫已久的計畫,而興奮的睡不著覺。

因為只有一張大床,所以老婆睡在中間隔開我跟珊兒,在聽到老婆跟女兒發出勻稱的鼾聲後,我知道機會來了,我珊兒目前還在讀高一,年紀雖小身材可是好到爆,因為我在日本還有投資ㄧ些小生意,珊兒要我老婆叫我幫她帶些內衣回來,也因為這樣,我也才知道她的身材居然這麼火辣,平常看它包的緊緊的,居然有Ecap的內容實力,所以我才會計畫這次的花東之旅。

在我輕輕的搖了老婆幾下仍沒反應,我知道老婆沒有3個小時以上是不會醒過來的(因為喝了啤酒的關係),我又故意把老婆往珊兒那邊擠靠過去,我故意抓著老婆的手,往女兒身上搖幾下,心理的興奮度往上飆,一個疑問冒出來,難道珊兒跟老婆一樣,喝點小酒睡覺時會不省人事…(哈……)爽到了為了再確認一次,我再拿起老婆的手從珊兒的咪咪放上去,順勢在揉幾下,天啊……

果然還是沒反應。嘿嘿嘿~ 我總算放下心來,可以開始我的摸摸計畫了,我起先還不敢直接把老婆調位置,怕珊兒醒過來,所以先側個身面向老婆,把我的手整個伸過去放在珊兒的身上,哇……好細好嫩的觸感(因為睡熟她的衣服翻上來了些),先在小腹那裡柔摸了幾下,慢慢的往上移動,終於來到山腳下(咦!珊兒居然沒穿內衣!!哈!賺到了),正準備往山頭攻去時,珊兒突然嗯……了一聲,嚇我一大跳,我以為她醒過來了,我動也不動的等了一會兒,確認珊兒沒有醒過來後,繼續往山頭攻了上去,哇……小巧的乳頭,不錯的手感(整座山果然無法一手掌握)。

輕輕的揉捏了幾下,小乳頭終於在我的輕撫揉捏下變硬了。她也很配合,加快了喘息的速度,三不五時的發出了舒服的歎息聲,這種刺激,讓我的色心戰勝理智,繼續往下移動,往山下的溪谷前進。

經過一路長征,終於來到那一片青草地(^^珊兒的毛很稀疏),流連了一下繼續往下探去,一碰到小溪溝的時候,珊兒突然全身抖了一下,哇!~ 她的內褲已經濕透了(她穿的是睡裙,她也太相信我了吧),我想說都到這裡裡了,我也就不客氣了,撥開小褲褲進入到溪谷中,手上傳來的感覺,第一個念頭,她還是處女,因為整個陰部很平順,這時我把自己身體弓起來,清楚的看到珊兒的臉微紅,當我的手滑過小溝時,她就會抖一下嗯啊一聲,在我的耕耘下,小姨子連續抖了幾下,她的小褲褲濕透了,床單也遭受波及濕了一小片,(她居然會噴水,爽死了當下決定再弄一次,鐵了心之後,把我跟老婆的位置對調,一切就緒,當我在把手放到小溝時,忽然一隻手抓住我的手,驚嚇之於望向珊兒,她突然睜開眼睛看著我,又望向她母親,略帶哭因小聲的問我:爹地,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你要我怎麼面對媽咪!

哇咧……這時候當然得要使出三寸不爛之舌,拼了老命的懺悔灌迷湯了。當我說完後,珊兒緊緊的抱著我,小聲的跟我說,其實她早就很喜歡我了,只是因為我是父親,她不能跟她媽咪搶老公……之類的對我坦白她的情意。還說她本來就打算跟我們出來度完這個假留個甜蜜的回憶之後,就要接受她同學的交往,並且把這份情藏在心底最深處。

哇!……打蛇隨棍上,二話不說,把珊兒摟在懷裡吻了下去,另一隻手也開始撫摸她的胸部挑動她的情慾,珊兒這時也清醒了過來,避開我吻著她的嘴,問了一句:爹地,你是只要我的人還是要我的心?你愛我嗎?

這時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她:如果我先認識你,我一定只愛你一個,但是現在你媽咪是我的責任,我不能拋下她。

突然我從珊兒的眼底看到一絲複雜與堅定,對我說:爹地,吻我好嗎?但是,到這裡就好,可以嗎?

我裝著無奈的表情回答她:嗯!

我跟珊兒熱情擁吻直到天空一抹魚白,天啊!!我門兩個都沒睡,在不舍的心境下鬆開相擁的手,珊兒突然問我:爹地,我媽咪怎麼睡的這麼死?

我茫然的回過頭,告訴她說:你媽咪只要喝二、三杯啤酒,就算921地震,她也睡死的不會醒過來的。怎麼?

珊兒臉微紅的急說沒有啦,難怪你這麼大膽,敢對我使壞。

過了一會兒,老婆也醒了,梳洗一下,我們又往下一個行程–宜蘭前進。

今天就學聰明,一到宜蘭就先去找好旅館,唯一不同的是,我原本打算要間房的,珊兒一聽到連忙跑過來跟服務台小姐說,不用了,一間房就好,但是要有2張床的那種房間。

這時珊兒回過頭來小聲跟我說:爹地,我跟你們出來度假,你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另一個房間。我會害怕到睡不著耶,還說你會疼我,你騙人。

我一時急道:你媽咪在後面耶,你想害死我喔!

珊兒不驚反怒,轉頭就像她母親那兒走去,嘟著嘴跟她母親說:媽咪,你看爹地啦,明知道在外面我不敢一個人睡,還要訂2間房啦。

我老婆一時傻眼反問道:你們感情什麼時候便這麼好了?

珊兒臉一紅,跺腳道:媽咪,連你也欺負我。

這時我趕緊摟著老婆,對珊兒說:好啦,跟你開個玩笑啦!一語雙關的對珊兒說: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著不管的。

這時老婆故意裝生氣說:哼,我就知道你疼小姍比疼我多。

這時換小姍急了,趕忙說:媽咪,才沒有呢,爹地剛剛還想把我支開咧。如果不是我耍個小脾氣這時老婆突然拉起珊兒的手說:小姍啊,我看我們兩母女乾脆放你爹地鴿子好了。然後兩母女轉頭就走往市集去,留我一個人呆在原地。

心想:你們母女到底再演哪一齣戲。

吃完飯後,我們又一起去幾個景點走走看看,直到晚飯時間,到了餐廳點完餐,珊兒突然說:媽咪,我們在喝點啤酒好不好?

我老婆笑著回答說:小姍啊,你真的被你爹地帶壞了,居然要找我喝酒。

珊兒連忙說:媽咪,平常在家你管的緊,難得出來,你就不要在念了嘛!(珊兒撒嬌道)。

其實在珊兒一說要點啤酒時,我就傻了,心想你到底在搞什麼把戲?連老婆再問我話我都閃神沒聽到。

老婆突然拍了我一下,問說:你在想什麼?都呆了。

我連忙說:老婆啊,我在想說,明天就要回家了,你就陪陪小姍小喝一下好了,畢竟跟我們一起,不會有事的。

老婆看我也同意後,瞪了我一掩對小姍說:好吧!不過你可不能喝太多,也不能在外面跟其他人喝,女孩子喝酒出事的話看怎麼辦。

珊兒饒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回答說:媽咪,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呵呵呵!

席間,天啊!這ㄚ頭居然灌了她媽咪2瓶多的啤酒,自己也喝了一瓶多,結論嘛!當然是我跟珊兒扶著老婆回旅館睡覺去。

躺在床上看著隔壁床的珊兒,一直再想今天所有事情的經過,得到一個結論,小姍今天是故意的,想到這裡,起身往隔壁床一躺,氣質秀麗的臉蛋,因為喝了一點酒而泛紅,紅嫩的嘴唇,讓人看了就想咬一口,我知道老婆今晚是不可能醒了,頭一低,就往珊兒的紅唇吻了下去,哇!……淡淡的酒味,用舌頭輕輕撬開小姍的牙齒,把舌頭伸進去,來個熱吻,見珊兒沒什麼反應,一隻手伸進去屬於她的豐滿輕輕的揉捏著,小乳頭有了刺激反應而站立了,轉而在度往下探去,嚇了我一跳,珊兒今晚居然沒有穿內褲(哇……啊你是打算這樣方便我玩摸摸樂喔^^)。

跟昨晚一樣,一撫摸到那一點小敏感,珊兒的身體就抖一下,在我輕柔的撫慰下,珊兒終於連續抖了幾下,只感覺到呼吸急促跟我一手的濕滑,當然,床單也濕了一小片。由於感官的刺激,小弟弟猛的擡起了頭,解除掉束縛後的堅硬,一跳一跳的,我解開珊兒睡裙的排扣,映入眼簾的是一對豐滿堅挺,愛不釋手的撫摸了一振,再用舌頭輕舔逗弄,小乳頭已經因為沖血而硬挺的立著,當我扶著我的堅硬分開珊兒的雙腿時,珊兒睜開眼睛用手阻擋著我的前進。

迷蒙水揉的眼神望著我問道:爹地,你真的愛我嗎?還是只是想佔有我的身體而已?

我一臉誠懇的回答說:我說過,不是你媽咪的話,我只會愛你一個,今天我也說過,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

珊兒一臉幸福的對我說:爹地,抱緊我可以嗎?

我不再說話,而是用行動來回應她,她又說:爹地,你可以對我說愛我嗎?

我毫不猶豫的在她耳邊輕柔的說:小姍,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這時小姍一臉幸福的笑著說:我終於聽到了,不枉我特意安排今晚,欺騙媽咪的愧疚感也值了。說著一滴清淚從臉龐滑落。

我低頭吻掉她的淚痕,輕聲的說,委屈你了。對不……小姍捂著我的最說:不要說那三個字,是我自願的,我要聽另外那三個字。

能再對我說一次嗎?

看著一臉期盼的眼神,我輕吻了她一下,含情默默的說:不要說一次,只要你願意,只要我活著,我一被子都會對你說,我愛你。

小姍聽了之後,輕生的啜泣著說:爹地,愛我吧,今晚小姍整個人整個心都是你的,永遠不會變。

我一臉珍惜的問到:你不後悔?

她堅定的回答我說:不會,永遠不會。錯過今晚我才會後悔。

聽完她的回答,我一臉疼惜的說:我要進來了,會痛要跟我說,好嗎?

一個簡單的回應,我便挺著我的堅硬前進,小姍眉頭一緊,雙手緊抱著我說,爹地,我真的好愛你。

這時小頭感覺遇到一層阻礙,是了,這就是小姍保存了15年的處女象徵。

感覺我停了下來,小姍睜開眼問道:怎麼了?

我感激的說:小姍,謝謝你給我你的全部,我會一輩子疼惜你的。

說完腰力一挺,一舉突破那一層薄膜,在小姍張開嘴嗯啊……好痛的一聲,也正式告別了女孩而進入女人的階段。

我溫柔的問說:小姍,很痛嗎?要不要我停下來?

她再度滑下兩行清淚,艱難的說,不用,我受得了,我好幸福,盡情的愛我吧,讓我感受到你除了疼惜以外的愛,給我擬全部的愛。

語畢,我不再遲疑,輕輕的挺動我的腰去帶動我的堅挺,小姍也配合的發出一陣陣呻吟聲,直到高潮2次之後,我告訴珊兒說:小姍,我要射了,我會拔出來射在你的大胸部,好嗎?

她因為初嘗雲雨再加上高潮2次,無力的跟我說:爹地,不要,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們的第一次,我要你全部射進去,把我的子宮灌滿你的精液,我又要來了,啊…啊…啊……爹地聽完我加速挺動著,腰眼一麻精關一松,全部灌了進去。

我只聽到氣若遊絲的小姍急促的說著:好燙…我感覺到了……好燙好舒服小姍興奮到虛脫的昏睡了過去。過了一會兒,小姍悠悠的醒了過來,看到我還壓在她身上,一臉幸福又害羞的撒嬌:你好壞,把人家弄到暈過去。你怎麼還壓在人家身上,快被你壓死了啦。

看著底下的小女人,我疼惜的抱著她說,我才捨不得把你壓死咧,這麼好又愛我的女人,對不對?

她滿臉通紅的說:就你嘴甜,我就是這樣被你騙去了。

我只能傻笑著呵呵呵!又說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去洗洗,要不然天一亮,老姐就要發現什麼了。

我答道:嗯!我要拔出來了。

在拔出來的瞬間,突發奇想跟珊兒說:小姍,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我們用相機拍下來好不好?

她瞪了我一眼說:你好壞耶,你不怕被媽咪發現喔?

我連忙跟她說:我的電腦跟東西,媽咪不會去動的。

在再三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小姍答應了。在拍了一些破處的照片跟兩人親密恩愛的裸照後,我扶著她進去浴室沖洗著身體。

很快清洗完後,我一樣上了這張床,她驚恐的問說:你幹麻還上來啦,老姐會發現的。

我溫柔的說:我只是想要疼惜的抱著哄你睡覺,我不會吃了你之後就丟你一個人。等會兒我就會過去那邊睡的,不要擔心。

聽我說完,珊兒紅了眼匡哭聲道:我真的沒有愛錯你,你會永遠都對我這麼好嗎?

我一個簡單的回答:嗯!!

小姍在我的懷裡很幸福很安穩的睡去。直到天亮。

老婆起床後,叫醒我跟珊兒,催促著一起去吃早餐,然後要趕回臺北,珊兒可能是昨晚的痛怕被母親發現,跟我老婆說:媽咪,我肚子有點痛,麻煩你去藥房幫我買個普拿疼好嗎?拜託!!

我老婆說:等會兒路上順便買不就好了,麻煩!!

我一聽連忙說:小靜啊,你就去幫她買好了,我就先把東西搬上車,麻煩你跑一趟咩。

老婆一聽不樂意道:哎呀,果然爹地比較疼女兒,都沒有心疼我這個做老婆的。哼~ 死沒良心的!!

我只能苦笑。

老婆出門後,珊兒坐起來叫了一聲:老公,抱抱!我笑著說:就知道你搞鬼,還痛嗎?

她一臉幸福的說:老公抱一個就不痛了。一一把東西搬上車再把珊兒扶上車之後,老婆也剛好回到車庫間,讓珊兒吃完藥後,便草草吃個簡便早餐,踏上歸途。

終於回到臺北,原本打算直接把車開到我老丈人家(女兒住在丈人家方便上學),先把珊兒送回去再回家休息。

到了小姍家樓下時,她突然對老婆說:媽咪,能不能麻煩爹地幫我拿旅行包順便扶我上去樓上?(我心想:可能珊兒因為昨天才被我開苞,還在隱隱做痛吧,老婆一臉擔心的問說:你藥也吃了,沒有好一點嗎?要不要先去看個醫生?

小姍急道:媽咪,大過年的我才不要去醫院咧!觸黴頭。

老婆笑駡著說:你什麼時候變這麼迷信了?你不是老說天大地大你最大的嗎? 哈哈哈!!

小姍臉色微紅的嘟起小嘴說:媽咪,你再笑我,我真翻臉了哦!!

這時我憋著笑趕緊出來打圓場說:老婆啊,你就別再糗她了,你在車上顧車,我把小姍帶上去,馬上就下來啦。順便跟爸媽說一下咩!

老婆這時候已經笑得說不出話,擡起手揮了兩下,繼續狂笑爬上三樓,珊兒拿出鑰匙打開門,喊了聲:外公、外婆我們回來了!

放下行李後,咦!怎麼沒有半個人在家?我到四處巡了一下,再廚房冰箱上貼了一張留言便條。寫著:小姍,我跟你姥姥還有你二舅、三舅她們兩家人臨時決定要去日本玩半個月,家裡就剩下你一個人了,如果你不敢一個人在家,就到你媽咪家去窩幾天,反正你也快開學了,收收心,準備好開學的事情,別老是等到最後一天才趕得像打火一樣。外公留。

珊兒看完後,露出開心的笑容問說:爹地,你覺得我是回家去窩好呢?還是待在這裡好?

挖?!!你一個人在家的話,你老媽咪肯定也會不放心,要不你乾脆跟我們一起回家算了。這樣我跟你媽咪也比較放心。

小姍一聽便不願意的說:爹地,我不想去你家,我想我一聽便搖頭說:不行啦,我後天要去台中勘查現場跟估價,我也不會在臺北。

珊兒一聽,眼睛亮起來興奮的說:爹地,你最疼我、愛我,對不對?

我—-當然啊!你不會是想要跟我一起下去吧?

賓果!爹地好聰明喔!

我想了一下問說:那你打算怎麼跟你媽咪說?爸媽不在家她肯定會知道的,她也一定會要你到家裡去啊。

你不說的話,到時候爸媽要是打電話去家裡問的話,你不就還要被罵到臭頭。珊兒低頭想了一下說:那我等會兒先跟你們回家去,我再跟媽咪說我後天要跟同學去南投玩,這樣好不好?

我想了一下問道:你一定要跟我下去嗎?我下去是工作的,又不是去玩的,你自己要想清楚哦!!

珊兒毫不考慮的回答說:人家就是想多跟你單獨相處嘛!趁這個機會多好,要不然我還要想方設法去灌老媽咪喝酒,多累啊!!而且也不好。

聽完後,我伸出一隻手輕撫著小姍的臉說:你未來該怎麼辦?就這樣跟著我嗎?

珊兒輕輕點著頭道:嗯!!

我憐惜的說:你真的好傻。

擡起珊兒的下巴吻了過去,突然電話響了起來,我心虛的接起手機(其實我跟珊兒都知道肯定是我老婆打上來的):喂!老婆幹嘛啊?聽筒傳來:什麼我幹嘛,我還想問你在幹嘛咧,怎麼那麼久?我便把狀況跟老婆說了一下(女兒假裝要去南投玩的事情我沒提),老婆便要我把電話轉給珊兒,兩母女說了幾句,變掛了電話。

珊兒對我說:走吧,回家去了。我明天再跟媽咪說我要去南投玩的事情。不過,要下樓之前,吻我。

語畢,兩張嘴便貼在一起,互相吸允著對方口中的津液。直到接不上氣。兩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我便又扶著珊兒往樓下走去。

回到家,吃完晚餐,我們三個人又看了一會兒電視,我便對老婆說:我後天要去台中的行李幫我準備一下,大概三天份。

老婆頓了一下說:對喔,你沒說我差點忘記了。

這時珊兒插口問說:爹地,你要去台中喔?那我又可以省下一筆車錢了。忽忽呵呵呵!!

我假裝一臉無辜又茫然的問說:你再說什麼,我怎麼有聽沒有懂?

老婆介面問道:小姍啊,你沒事去台中幹嘛?

珊兒笑嘻嘻的說:也沒什麼事啦,就是學校放假前,我住台中的同學有約我去她們家玩啦,在南投集集那兒。 老婆突然打岔道:等等!!是不是你說過的那個同學?是的話我可不答應,一個女孩家的,大過年的往男生家跑不太好吧!

珊兒搖著頭說:不是男的,是2個女生死黨啦。呵呵呵!!

老婆接著問說:那你有跟她們聯絡了嗎?

小姍說:明天早上再打電話跟我同學說,她們山上比較早睡。現在打過去怕不好意思。

老婆說:好吧!那明天看聯絡怎樣再跟我說。

小姍到:嗯!!那我要先去睡了。媽咪、爹地晚安!

嗯!!快去休息吧。

一夜無話我由於兩晚沒睡又開長途車,一躺上床後很快就沒知覺了,冥冥中,感覺好像有人用頭髮再搔弄我的鼻孔跟耳朵,掙開惺忪的睡眼,嚇了我一大跳,珊兒正半臥的躺再我身邊,一開口便問:現在是你跑到我的房間?還是我夢遊到你房間?

珊兒露出燦爛的笑容道:當然是……我跑到你房間,我正要教你起床呢!呵呵!!

我瞬間清醒,那你媽咪呢?

珊兒馬上一臉哀怨的說:她去市場買菜了啦。你怕什麼?我都說過我不會跟媽咪搶老公了,你還這樣……(小姍眼匡一紅)。

我馬上摟著她說:我也是怕你媽咪會感覺出什麼,她承受不了這種打擊啊,對不起啦!!我不想因為我們兩個的事情傷害到任何人啊!!

珊兒擦掉眼淚後,睜開我的懷抱轉頭就從門口走去,停在門口說:爹地,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我就是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愛你,我真的做不到啊!嗚嗚……嗚……,她小跑步的離開房間,只留下我一個還傻在我的床上。

起來梳洗乾淨後,剛下到客廳,老婆也剛好從市場回到家,一進門看到我便問:怎麼,你捨得起來了?快來幫我把東西拿到廚房去啦,累死我了!!

喔!來了。

老婆又問道:小姍呢?她起來了沒?

我茫然的回答:我阿知!!

老婆說:你去看看,順便問她跟她同學聯絡的怎樣。

嗯!我這就去。說完我便往2樓的房間走去。

摳摳摳,小姍你醒了嗎?媽咪回來了。我問道。

房間裡回了一聲:嗯!進來。

我一進門,珊兒馬上撲到我懷哩,哽咽的說:爹地,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亂發脾氣。我也知道這樣下去會傷害到媽咪,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啊!

說著說著又低下眼淚,我憐惜的把她摟在懷裡輕吻著她說:我都知道。別哭了,再哭就醜醜的,我可不愛你羅!!

姍兒一聽,馬上把眼淚擦乾擡頭說:姍兒不哭,爹地你不要丟下我、不愛我,姍兒以後會乖乖聽話,不亂發脾氣。 我伸出一隻手指貼著她的嘴唇道:別說這種傻話,我說過不會丟下你的,好嗎?

這時珊兒才露出一絲笑容。 對了,你媽咪問你說,你跟同學聯絡好了沒?你等會兒自己跟她說一下,還有,臉去洗一下吧,哭的跟只花貓似的。

嗯!爹地,你先下去,我一會就下來。

聞言,我便往客廳走去。

老公,小姍起來了嗎?老婆問道:嗯!起來了,她正在跟她同學講電話呢。

又過了一會兒,珊兒下來了,一看見我老婆便說:媽咪,我跟同學約好了,明天下午在台中碰面,她們會過來帶我上集集去。

老婆聞言道:哦!那你要帶什麼行李嗎?

珊兒答道:明天爹地麼時候下臺中?

老婆轉過頭來看著我說:問你爹地,我也不知道。

我想了一下道:大概中午左右出發吧。

珊兒接著說:媽咪,那明天早上10點我先麻煩爹地開車載我回家準備幾套衣服,然後就搭爹地的便車下去好了。

老婆道:嗯!這樣也好。對了,你身上還有錢夠用嗎?

珊兒笑著說:還有一些,不夠我再跟爹地敲竹槓就好了。

老婆聽了笑著說:她!算了吧,現金錢在我手上,還是我拿給你好了,一萬塊錢夠嗎?

我一聽便不樂意的抗議說:老婆啊,你也太偏心了吧,小姍出去玩幾天你給一萬,我出門去工作,你一毛都不給,你虐待勞工,我要上街抗議加罷工。

老婆狂笑道:抗議無效,你敢罷工我就開除你。哈哈哈!

我滿臉不悅的無言,兩母女笑成一團。 隔天一早,載著珊兒回家準備行李,停好車兩人一進門,珊兒便緊緊抱著我說:老公,我好開心喔,因為接下來這幾天就只屬於我們兩個了(一臉興奮又幸福的樣子)。

我說:是啊!!好了,趕快去準備準備,一會兒出發。要不然太晚。

珊兒說:嗯!那你也進來幫我。

說完便拉著我的手,往她的房間進去。

弄著弄著,小姍突然問說:老公,我穿這件衣服好不好?手上拿著一套亮麗的小洋裝。 我說:那你去換下來我看一下。

小姍聞言,嗯了一聲,便在我面前脫起衣服來了,我轉頭一看,挖?!!

小頭馬上起立,傻眼。

珊兒一看到我呆站在那哩,小臉馬上紅起來,嗲道:你不要這樣看啦,我會不好意思。

哇咧!!你會不好意思?那你還在我面前脫衣服?(說完我轉身便往門外走去),小姍跑過來從背後抱著我說:老公,抱抱我。吻我、愛我。

我再轉身,一把抱起珊兒,兩人變瘋狂失控的狂吻著對方,迅速的剝除彼此身上的一切束縛。

很快的,我拚命的挺進著,小姍則是亨著愉悅的呻吟,嗯……嗯……啊……啊……的一直到快要高朝前夕,珊兒突然說:老公,這一次你射在我的胸部上面好不好,聽到這種挑情的言語,我加快抽送的速度,整個房間裡只聽到兩具肉體碰撞的啪啪聲跟急速喘氣戴著歡愉的吟叫的聲,眼前再看著珊兒胸前的兩團肉球急速又規律得跳動刺激,腰眼一麻精關一松,趕快拔出珊兒的小穴,連射了四、五下才停下來。

低頭一看,全身泛紅、無力躺著的小姍,小臉跟大奶子,都被我射中。床鋪上靠近小穴的地方,也因為珊兒的潮吹而一片狼籍。

兩人稍事休息後,相擁進去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出來後,一起把房間、床上整理乾淨後,便驅車往台中出發。一路上我跟珊兒就像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甜蜜恩愛的在路上嬉鬧著,2個多小時的路程,真的一點也不累,反而更有精神了。

有一次我跟老婆帶著女兒珊兒一起去花蓮度假,由於是年假,訂不到飯店房間,只好拚命的找汽車旅館,終於讓我找到ㄧ家還有空房的旅館了,辦好手續付錢後,總算有落腳的地方了。

三個人一起出去吃飯(席間我故意要了3瓶啤酒)又走走逛逛後,回到旅館輪流洗完澡後,因為坐了一整天的車,她們兩個女人很快就進入沈睡狀態,而我則是因為將要實施我計畫已久的計畫,而興奮的睡不著覺。

因為只有一張大床,所以老婆睡在中間隔開我跟珊兒,在聽到老婆跟女兒發出勻稱的鼾聲後,我知道機會來了,我珊兒目前還在讀高一,年紀雖小身材可是好到爆,因為我在日本還有投資ㄧ些小生意,珊兒要我老婆叫我幫她帶些內衣回來,也因為這樣,我也才知道她的身材居然這麼火辣,平常看它包的緊緊的,居然有Ecap的內容實力,所以我才會計畫這次的花東之旅。

在我輕輕的搖了老婆幾下仍沒反應,我知道老婆沒有3個小時以上是不會醒過來的(因為喝了啤酒的關係),我又故意把老婆往珊兒那邊擠靠過去,我故意抓著老婆的手,往女兒身上搖幾下,心理的興奮度往上飆,一個疑問冒出來,難道珊兒跟老婆一樣,喝點小酒睡覺時會不省人事…(哈……)爽到了為了再確認一次,我再拿起老婆的手從珊兒的咪咪放上去,順勢在揉幾下,天啊……

果然還是沒反應。嘿嘿嘿~ 我總算放下心來,可以開始我的摸摸計畫了,我起先還不敢直接把老婆調位置,怕珊兒醒過來,所以先側個身面向老婆,把我的手整個伸過去放在珊兒的身上,哇……好細好嫩的觸感(因為睡熟她的衣服翻上來了些),先在小腹那裡柔摸了幾下,慢慢的往上移動,終於來到山腳下(咦!珊兒居然沒穿內衣!!哈!賺到了),正準備往山頭攻去時,珊兒突然嗯……了一聲,嚇我一大跳,我以為她醒過來了,我動也不動的等了一會兒,確認珊兒沒有醒過來後,繼續往山頭攻了上去,哇……小巧的乳頭,不錯的手感(整座山果然無法一手掌握)。

輕輕的揉捏了幾下,小乳頭終於在我的輕撫揉捏下變硬了。她也很配合,加快了喘息的速度,三不五時的發出了舒服的歎息聲,這種刺激,讓我的色心戰勝理智,繼續往下移動,往山下的溪谷前進。

經過一路長征,終於來到那一片青草地(^^珊兒的毛很稀疏),流連了一下繼續往下探去,一碰到小溪溝的時候,珊兒突然全身抖了一下,哇!~ 她的內褲已經濕透了(她穿的是睡裙,她也太相信我了吧),我想說都到這裡裡了,我也就不客氣了,撥開小褲褲進入到溪谷中,手上傳來的感覺,第一個念頭,她還是處女,因為整個陰部很平順,這時我把自己身體弓起來,清楚的看到珊兒的臉微紅,當我的手滑過小溝時,她就會抖一下嗯啊一聲,在我的耕耘下,小姨子連續抖了幾下,她的小褲褲濕透了,床單也遭受波及濕了一小片,(她居然會噴水,爽死了當下決定再弄一次,鐵了心之後,把我跟老婆的位置對調,一切就緒,當我在把手放到小溝時,忽然一隻手抓住我的手,驚嚇之於望向珊兒,她突然睜開眼睛看著我,又望向她母親,略帶哭因小聲的問我:爹地,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你要我怎麼面對媽咪!

哇咧……這時候當然得要使出三寸不爛之舌,拼了老命的懺悔灌迷湯了。當我說完後,珊兒緊緊的抱著我,小聲的跟我說,其實她早就很喜歡我了,只是因為我是父親,她不能跟她媽咪搶老公……之類的對我坦白她的情意。還說她本來就打算跟我們出來度完這個假留個甜蜜的回憶之後,就要接受她同學的交往,並且把這份情藏在心底最深處。

哇!……打蛇隨棍上,二話不說,把珊兒摟在懷裡吻了下去,另一隻手也開始撫摸她的胸部挑動她的情慾,珊兒這時也清醒了過來,避開我吻著她的嘴,問了一句:爹地,你是只要我的人還是要我的心?你愛我嗎?

這時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她:如果我先認識你,我一定只愛你一個,但是現在你媽咪是我的責任,我不能拋下她。

突然我從珊兒的眼底看到一絲複雜與堅定,對我說:爹地,吻我好嗎?但是,到這裡就好,可以嗎?

我裝著無奈的表情回答她:嗯!

我跟珊兒熱情擁吻直到天空一抹魚白,天啊!!我門兩個都沒睡,在不舍的心境下鬆開相擁的手,珊兒突然問我:爹地,我媽咪怎麼睡的這麼死?

我茫然的回過頭,告訴她說:你媽咪只要喝二、三杯啤酒,就算921地震,她也睡死的不會醒過來的。怎麼?

珊兒臉微紅的急說沒有啦,難怪你這麼大膽,敢對我使壞。

過了一會兒,老婆也醒了,梳洗一下,我們又往下一個行程–宜蘭前進。

今天就學聰明,一到宜蘭就先去找好旅館,唯一不同的是,我原本打算要間房的,珊兒一聽到連忙跑過來跟服務台小姐說,不用了,一間房就好,但是要有2張床的那種房間。

這時珊兒回過頭來小聲跟我說:爹地,我跟你們出來度假,你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另一個房間。我會害怕到睡不著耶,還說你會疼我,你騙人。

我一時急道:你媽咪在後面耶,你想害死我喔!

珊兒不驚反怒,轉頭就像她母親那兒走去,嘟著嘴跟她母親說:媽咪,你看爹地啦,明知道在外面我不敢一個人睡,還要訂2間房啦。

我老婆一時傻眼反問道:你們感情什麼時候便這麼好了?

珊兒臉一紅,跺腳道:媽咪,連你也欺負我。

這時我趕緊摟著老婆,對珊兒說:好啦,跟你開個玩笑啦!一語雙關的對珊兒說: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著不管的。

這時老婆故意裝生氣說:哼,我就知道你疼小姍比疼我多。

這時換小姍急了,趕忙說:媽咪,才沒有呢,爹地剛剛還想把我支開咧。如果不是我耍個小脾氣這時老婆突然拉起珊兒的手說:小姍啊,我看我們兩母女乾脆放你爹地鴿子好了。然後兩母女轉頭就走往市集去,留我一個人呆在原地。

心想:你們母女到底再演哪一齣戲。

吃完飯後,我們又一起去幾個景點走走看看,直到晚飯時間,到了餐廳點完餐,珊兒突然說:媽咪,我們在喝點啤酒好不好?

我老婆笑著回答說:小姍啊,你真的被你爹地帶壞了,居然要找我喝酒。

珊兒連忙說:媽咪,平常在家你管的緊,難得出來,你就不要在念了嘛!(珊兒撒嬌道)。

其實在珊兒一說要點啤酒時,我就傻了,心想你到底在搞什麼把戲?連老婆再問我話我都閃神沒聽到。

老婆突然拍了我一下,問說:你在想什麼?都呆了。

我連忙說:老婆啊,我在想說,明天就要回家了,你就陪陪小姍小喝一下好了,畢竟跟我們一起,不會有事的。

老婆看我也同意後,瞪了我一掩對小姍說:好吧!不過你可不能喝太多,也不能在外面跟其他人喝,女孩子喝酒出事的話看怎麼辦。

珊兒饒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回答說:媽咪,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呵呵呵!

席間,天啊!這ㄚ頭居然灌了她媽咪2瓶多的啤酒,自己也喝了一瓶多,結論嘛!當然是我跟珊兒扶著老婆回旅館睡覺去。

躺在床上看著隔壁床的珊兒,一直再想今天所有事情的經過,得到一個結論,小姍今天是故意的,想到這裡,起身往隔壁床一躺,氣質秀麗的臉蛋,因為喝了一點酒而泛紅,紅嫩的嘴唇,讓人看了就想咬一口,我知道老婆今晚是不可能醒了,頭一低,就往珊兒的紅唇吻了下去,哇!……淡淡的酒味,用舌頭輕輕撬開小姍的牙齒,把舌頭伸進去,來個熱吻,見珊兒沒什麼反應,一隻手伸進去屬於她的豐滿輕輕的揉捏著,小乳頭有了刺激反應而站立了,轉而在度往下探去,嚇了我一跳,珊兒今晚居然沒有穿內褲(哇……啊你是打算這樣方便我玩摸摸樂喔^^)。

跟昨晚一樣,一撫摸到那一點小敏感,珊兒的身體就抖一下,在我輕柔的撫慰下,珊兒終於連續抖了幾下,只感覺到呼吸急促跟我一手的濕滑,當然,床單也濕了一小片。由於感官的刺激,小弟弟猛的擡起了頭,解除掉束縛後的堅硬,一跳一跳的,我解開珊兒睡裙的排扣,映入眼簾的是一對豐滿堅挺,愛不釋手的撫摸了一振,再用舌頭輕舔逗弄,小乳頭已經因為沖血而硬挺的立著,當我扶著我的堅硬分開珊兒的雙腿時,珊兒睜開眼睛用手阻擋著我的前進。

迷蒙水揉的眼神望著我問道:爹地,你真的愛我嗎?還是只是想佔有我的身體而已?

我一臉誠懇的回答說:我說過,不是你媽咪的話,我只會愛你一個,今天我也說過,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

珊兒一臉幸福的對我說:爹地,抱緊我可以嗎?

我不再說話,而是用行動來回應她,她又說:爹地,你可以對我說愛我嗎?

我毫不猶豫的在她耳邊輕柔的說:小姍,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這時小姍一臉幸福的笑著說:我終於聽到了,不枉我特意安排今晚,欺騙媽咪的愧疚感也值了。說著一滴清淚從臉龐滑落。

我低頭吻掉她的淚痕,輕聲的說,委屈你了。對不……小姍捂著我的最說:不要說那三個字,是我自願的,我要聽另外那三個字。

能再對我說一次嗎?

看著一臉期盼的眼神,我輕吻了她一下,含情默默的說:不要說一次,只要你願意,只要我活著,我一被子都會對你說,我愛你。

小姍聽了之後,輕生的啜泣著說:爹地,愛我吧,今晚小姍整個人整個心都是你的,永遠不會變。

我一臉珍惜的問到:你不後悔?

她堅定的回答我說:不會,永遠不會。錯過今晚我才會後悔。

聽完她的回答,我一臉疼惜的說:我要進來了,會痛要跟我說,好嗎?

一個簡單的回應,我便挺著我的堅硬前進,小姍眉頭一緊,雙手緊抱著我說,爹地,我真的好愛你。

這時小頭感覺遇到一層阻礙,是了,這就是小姍保存了15年的處女象徵。

感覺我停了下來,小姍睜開眼問道:怎麼了?

我感激的說:小姍,謝謝你給我你的全部,我會一輩子疼惜你的。

說完腰力一挺,一舉突破那一層薄膜,在小姍張開嘴嗯啊……好痛的一聲,也正式告別了女孩而進入女人的階段。

我溫柔的問說:小姍,很痛嗎?要不要我停下來?

她再度滑下兩行清淚,艱難的說,不用,我受得了,我好幸福,盡情的愛我吧,讓我感受到你除了疼惜以外的愛,給我擬全部的愛。

語畢,我不再遲疑,輕輕的挺動我的腰去帶動我的堅挺,小姍也配合的發出一陣陣呻吟聲,直到高潮2次之後,我告訴珊兒說:小姍,我要射了,我會拔出來射在你的大胸部,好嗎?

她因為初嘗雲雨再加上高潮2次,無力的跟我說:爹地,不要,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們的第一次,我要你全部射進去,把我的子宮灌滿你的精液,我又要來了,啊…啊…啊……爹地聽完我加速挺動著,腰眼一麻精關一松,全部灌了進去。

我只聽到氣若遊絲的小姍急促的說著:好燙…我感覺到了……好燙好舒服小姍興奮到虛脫的昏睡了過去。過了一會兒,小姍悠悠的醒了過來,看到我還壓在她身上,一臉幸福又害羞的撒嬌:你好壞,把人家弄到暈過去。你怎麼還壓在人家身上,快被你壓死了啦。

看著底下的小女人,我疼惜的抱著她說,我才捨不得把你壓死咧,這麼好又愛我的女人,對不對?

她滿臉通紅的說:就你嘴甜,我就是這樣被你騙去了。

我只能傻笑著呵呵呵!又說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去洗洗,要不然天一亮,老姐就要發現什麼了。

我答道:嗯!我要拔出來了。

在拔出來的瞬間,突發奇想跟珊兒說:小姍,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我們用相機拍下來好不好?

她瞪了我一眼說:你好壞耶,你不怕被媽咪發現喔?

我連忙跟她說:我的電腦跟東西,媽咪不會去動的。

在再三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小姍答應了。在拍了一些破處的照片跟兩人親密恩愛的裸照後,我扶著她進去浴室沖洗著身體。

很快清洗完後,我一樣上了這張床,她驚恐的問說:你幹麻還上來啦,老姐會發現的。

我溫柔的說:我只是想要疼惜的抱著哄你睡覺,我不會吃了你之後就丟你一個人。等會兒我就會過去那邊睡的,不要擔心。

聽我說完,珊兒紅了眼匡哭聲道:我真的沒有愛錯你,你會永遠都對我這麼好嗎?

我一個簡單的回答:嗯!!

小姍在我的懷裡很幸福很安穩的睡去。直到天亮。

老婆起床後,叫醒我跟珊兒,催促著一起去吃早餐,然後要趕回臺北,珊兒可能是昨晚的痛怕被母親發現,跟我老婆說:媽咪,我肚子有點痛,麻煩你去藥房幫我買個普拿疼好嗎?拜託!!

我老婆說:等會兒路上順便買不就好了,麻煩!!

我一聽連忙說:小靜啊,你就去幫她買好了,我就先把東西搬上車,麻煩你跑一趟咩。

老婆一聽不樂意道:哎呀,果然爹地比較疼女兒,都沒有心疼我這個做老婆的。哼~ 死沒良心的!!

我只能苦笑。

老婆出門後,珊兒坐起來叫了一聲:老公,抱抱!我笑著說:就知道你搞鬼,還痛嗎?

她一臉幸福的說:老公抱一個就不痛了。一一把東西搬上車再把珊兒扶上車之後,老婆也剛好回到車庫間,讓珊兒吃完藥後,便草草吃個簡便早餐,踏上歸途。

終於回到臺北,原本打算直接把車開到我老丈人家(女兒住在丈人家方便上學),先把珊兒送回去再回家休息。

到了小姍家樓下時,她突然對老婆說:媽咪,能不能麻煩爹地幫我拿旅行包順便扶我上去樓上?(我心想:可能珊兒因為昨天才被我開苞,還在隱隱做痛吧,老婆一臉擔心的問說:你藥也吃了,沒有好一點嗎?要不要先去看個醫生?

小姍急道:媽咪,大過年的我才不要去醫院咧!觸黴頭。

老婆笑駡著說:你什麼時候變這麼迷信了?你不是老說天大地大你最大的嗎? 哈哈哈!!

小姍臉色微紅的嘟起小嘴說:媽咪,你再笑我,我真翻臉了哦!!

這時我憋著笑趕緊出來打圓場說:老婆啊,你就別再糗她了,你在車上顧車,我把小姍帶上去,馬上就下來啦。順便跟爸媽說一下咩!

老婆這時候已經笑得說不出話,擡起手揮了兩下,繼續狂笑爬上三樓,珊兒拿出鑰匙打開門,喊了聲:外公、外婆我們回來了!

放下行李後,咦!怎麼沒有半個人在家?我到四處巡了一下,再廚房冰箱上貼了一張留言便條。寫著:小姍,我跟你姥姥還有你二舅、三舅她們兩家人臨時決定要去日本玩半個月,家裡就剩下你一個人了,如果你不敢一個人在家,就到你媽咪家去窩幾天,反正你也快開學了,收收心,準備好開學的事情,別老是等到最後一天才趕得像打火一樣。外公留。

珊兒看完後,露出開心的笑容問說:爹地,你覺得我是回家去窩好呢?還是待在這裡好?

挖?!!你一個人在家的話,你老媽咪肯定也會不放心,要不你乾脆跟我們一起回家算了。這樣我跟你媽咪也比較放心。

小姍一聽便不願意的說:爹地,我不想去你家,我想我一聽便搖頭說:不行啦,我後天要去台中勘查現場跟估價,我也不會在臺北。

珊兒一聽,眼睛亮起來興奮的說:爹地,你最疼我、愛我,對不對?

我—-當然啊!你不會是想要跟我一起下去吧?

賓果!爹地好聰明喔!

我想了一下問說:那你打算怎麼跟你媽咪說?爸媽不在家她肯定會知道的,她也一定會要你到家裡去啊。

你不說的話,到時候爸媽要是打電話去家裡問的話,你不就還要被罵到臭頭。珊兒低頭想了一下說:那我等會兒先跟你們回家去,我再跟媽咪說我後天要跟同學去南投玩,這樣好不好?

我想了一下問道:你一定要跟我下去嗎?我下去是工作的,又不是去玩的,你自己要想清楚哦!!

珊兒毫不考慮的回答說:人家就是想多跟你單獨相處嘛!趁這個機會多好,要不然我還要想方設法去灌老媽咪喝酒,多累啊!!而且也不好。

聽完後,我伸出一隻手輕撫著小姍的臉說:你未來該怎麼辦?就這樣跟著我嗎?

珊兒輕輕點著頭道:嗯!!

我憐惜的說:你真的好傻。

擡起珊兒的下巴吻了過去,突然電話響了起來,我心虛的接起手機(其實我跟珊兒都知道肯定是我老婆打上來的):喂!老婆幹嘛啊?聽筒傳來:什麼我幹嘛,我還想問你在幹嘛咧,怎麼那麼久?我便把狀況跟老婆說了一下(女兒假裝要去南投玩的事情我沒提),老婆便要我把電話轉給珊兒,兩母女說了幾句,變掛了電話。

珊兒對我說:走吧,回家去了。我明天再跟媽咪說我要去南投玩的事情。不過,要下樓之前,吻我。

語畢,兩張嘴便貼在一起,互相吸允著對方口中的津液。直到接不上氣。兩人稍微整理了一下,我便又扶著珊兒往樓下走去。

回到家,吃完晚餐,我們三個人又看了一會兒電視,我便對老婆說:我後天要去台中的行李幫我準備一下,大概三天份。

老婆頓了一下說:對喔,你沒說我差點忘記了。

這時珊兒插口問說:爹地,你要去台中喔?那我又可以省下一筆車錢了。忽忽呵呵呵!!

我假裝一臉無辜又茫然的問說:你再說什麼,我怎麼有聽沒有懂?

老婆介面問道:小姍啊,你沒事去台中幹嘛?

珊兒笑嘻嘻的說:也沒什麼事啦,就是學校放假前,我住台中的同學有約我去她們家玩啦,在南投集集那兒。 老婆突然打岔道:等等!!是不是你說過的那個同學?是的話我可不答應,一個女孩家的,大過年的往男生家跑不太好吧!

珊兒搖著頭說:不是男的,是2個女生死黨啦。呵呵呵!!

老婆接著問說:那你有跟她們聯絡了嗎?

小姍說:明天早上再打電話跟我同學說,她們山上比較早睡。現在打過去怕不好意思。

老婆說:好吧!那明天看聯絡怎樣再跟我說。

小姍到:嗯!!那我要先去睡了。媽咪、爹地晚安!

嗯!!快去休息吧。

一夜無話我由於兩晚沒睡又開長途車,一躺上床後很快就沒知覺了,冥冥中,感覺好像有人用頭髮再搔弄我的鼻孔跟耳朵,掙開惺忪的睡眼,嚇了我一大跳,珊兒正半臥的躺再我身邊,一開口便問:現在是你跑到我的房間?還是我夢遊到你房間?

珊兒露出燦爛的笑容道:當然是……我跑到你房間,我正要教你起床呢!呵呵!!

我瞬間清醒,那你媽咪呢?

珊兒馬上一臉哀怨的說:她去市場買菜了啦。你怕什麼?我都說過我不會跟媽咪搶老公了,你還這樣……(小姍眼匡一紅)。

我馬上摟著她說:我也是怕你媽咪會感覺出什麼,她承受不了這種打擊啊,對不起啦!!我不想因為我們兩個的事情傷害到任何人啊!!

珊兒擦掉眼淚後,睜開我的懷抱轉頭就從門口走去,停在門口說:爹地,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嗎?我就是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愛你,我真的做不到啊!嗚嗚……嗚……,她小跑步的離開房間,只留下我一個還傻在我的床上。

起來梳洗乾淨後,剛下到客廳,老婆也剛好從市場回到家,一進門看到我便問:怎麼,你捨得起來了?快來幫我把東西拿到廚房去啦,累死我了!!

喔!來了。

老婆又問道:小姍呢?她起來了沒?

我茫然的回答:我阿知!!

老婆說:你去看看,順便問她跟她同學聯絡的怎樣。

嗯!我這就去。說完我便往2樓的房間走去。

摳摳摳,小姍你醒了嗎?媽咪回來了。我問道。

房間裡回了一聲:嗯!進來。

我一進門,珊兒馬上撲到我懷哩,哽咽的說:爹地,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亂發脾氣。我也知道這樣下去會傷害到媽咪,但是我真的沒辦法控制自己啊!

說著說著又低下眼淚,我憐惜的把她摟在懷裡輕吻著她說:我都知道。別哭了,再哭就醜醜的,我可不愛你羅!!

姍兒一聽,馬上把眼淚擦乾擡頭說:姍兒不哭,爹地你不要丟下我、不愛我,姍兒以後會乖乖聽話,不亂發脾氣。 我伸出一隻手指貼著她的嘴唇道:別說這種傻話,我說過不會丟下你的,好嗎?

這時珊兒才露出一絲笑容。 對了,你媽咪問你說,你跟同學聯絡好了沒?你等會兒自己跟她說一下,還有,臉去洗一下吧,哭的跟只花貓似的。

嗯!爹地,你先下去,我一會就下來。

聞言,我便往客廳走去。

老公,小姍起來了嗎?老婆問道:嗯!起來了,她正在跟她同學講電話呢。

又過了一會兒,珊兒下來了,一看見我老婆便說:媽咪,我跟同學約好了,明天下午在台中碰面,她們會過來帶我上集集去。

老婆聞言道:哦!那你要帶什麼行李嗎?

珊兒答道:明天爹地麼時候下臺中?

老婆轉過頭來看著我說:問你爹地,我也不知道。

我想了一下道:大概中午左右出發吧。

珊兒接著說:媽咪,那明天早上10點我先麻煩爹地開車載我回家準備幾套衣服,然後就搭爹地的便車下去好了。

老婆道:嗯!這樣也好。對了,你身上還有錢夠用嗎?

珊兒笑著說:還有一些,不夠我再跟爹地敲竹槓就好了。

老婆聽了笑著說:她!算了吧,現金錢在我手上,還是我拿給你好了,一萬塊錢夠嗎?

我一聽便不樂意的抗議說:老婆啊,你也太偏心了吧,小姍出去玩幾天你給一萬,我出門去工作,你一毛都不給,你虐待勞工,我要上街抗議加罷工。

老婆狂笑道:抗議無效,你敢罷工我就開除你。哈哈哈!

我滿臉不悅的無言,兩母女笑成一團。 隔天一早,載著珊兒回家準備行李,停好車兩人一進門,珊兒便緊緊抱著我說:老公,我好開心喔,因為接下來這幾天就只屬於我們兩個了(一臉興奮又幸福的樣子)。

我說:是啊!!好了,趕快去準備準備,一會兒出發。要不然太晚。

珊兒說:嗯!那你也進來幫我。

說完便拉著我的手,往她的房間進去。

弄著弄著,小姍突然問說:老公,我穿這件衣服好不好?手上拿著一套亮麗的小洋裝。 我說:那你去換下來我看一下。

小姍聞言,嗯了一聲,便在我面前脫起衣服來了,我轉頭一看,挖?!!

小頭馬上起立,傻眼。

珊兒一看到我呆站在那哩,小臉馬上紅起來,嗲道:你不要這樣看啦,我會不好意思。

哇咧!!你會不好意思?那你還在我面前脫衣服?(說完我轉身便往門外走去),小姍跑過來從背後抱著我說:老公,抱抱我。吻我、愛我。

我再轉身,一把抱起珊兒,兩人變瘋狂失控的狂吻著對方,迅速的剝除彼此身上的一切束縛。

很快的,我拚命的挺進著,小姍則是亨著愉悅的呻吟,嗯……嗯……啊……啊……的一直到快要高朝前夕,珊兒突然說:老公,這一次你射在我的胸部上面好不好,聽到這種挑情的言語,我加快抽送的速度,整個房間裡只聽到兩具肉體碰撞的啪啪聲跟急速喘氣戴著歡愉的吟叫的聲,眼前再看著珊兒胸前的兩團肉球急速又規律得跳動刺激,腰眼一麻精關一松,趕快拔出珊兒的小穴,連射了四、五下才停下來。

低頭一看,全身泛紅、無力躺著的小姍,小臉跟大奶子,都被我射中。床鋪上靠近小穴的地方,也因為珊兒的潮吹而一片狼籍。

兩人稍事休息後,相擁進去浴室,洗了個鴛鴦浴。出來後,一起把房間、床上整理乾淨後,便驅車往台中出發。一路上我跟珊兒就像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甜蜜恩愛的在路上嬉鬧著,2個多小時的路程,真的一點也不累,反而更有精神了。

广告合作:linzi7076@gmail.com

新: